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01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因為是這樣的敘事手法或許閱讀上會感到混亂,若是有這個問題可以告知我,我會收斂一點的(掩面)。

*背景: 彈丸眾人皆為就讀希望峰音樂學院的學生。學院以主修分成各個部門。

指揮部: 王馬、百田、江之島、狛枝 (學裁上帶過節奏的基本都被我歸到這裡,文中會不會出場不確定)

小提琴部: 最原 (單純私心想看他拉小提琴)

鋼琴部: 赤松 (無異議!)

其他的因為文中不會寫到就沒去想了,或許有人覺得誰很適合什麼樂器可以說說?其實我覺得思考這個還滿有趣的。

*另外文中可能會有過度誇張的能力表現,並且因為音樂知識淺薄的關係可能會有錯誤的情形,若是想糾正請鞭小力點……謝謝QAQ

*然後對不起我又開坑了,簡直無法停止腦洞的蔓延……明明都不知道填不填得起來的說……


---正文---

  弦被劃過了半分,隨著指尖的滑動輕輕顫起了振音,由自己牽起的旋律迴繞過凝結的空間,在這僅僅只有自己的舞台上……

  微張開雙眼,映入眼簾的只有那抹紫色,兩人對上了眼,感受到對方帶著笑意的眼神,最原也朝他回以淡笑。

  幾次的短暫推弓,頓音隨著節奏一點一滴的跳了起來,輕快卻憂穩的長奏取代了主題,隨之滑過、漾起,那是如水紋般規律卻又令人捉摸不定的旋律。

  ——啊啊,王馬君,聽到了嗎?這就是屬於我的表達情感的方式喔。

  一個轉音,再一次的頓點。最原放鬆了壓在琴板上的指尖,輕輕滑至下一個把位。

  抬音至高處後再猛然墜下,彷佛刀刃劃過了空氣,如電流顫慄了耳膜,再下一個小節沉入低靡。

  猶如水的沉穩。

  猶如風的隨意。

  在最後化作一促長調。

  最原持弓向上迅速一劃,終結了旋律瀰漫在空中的盤旋。

  台下猛地爆出了掌聲,看著下方人影的晃動,最原認真地彎身一鞠躬。

  ——王馬君,的確就如你所說的……

  旋律方逝,但是……


  一切的源頭大概是從那裡開始的。

  那是他們第一次的初遇,只不過卻沒有童話般那種輕鬆快樂的感覺。


  「最原……終一是吧?」學院長翻了翻桌上的資料,抬起頭看向全身緊繃的最原。

  學院長雙拳交握放至桌上,直視著最原一陣子後無奈地嘆了口氣。

  「我知道那件事情對你影響很大甚至也間接導致你近期的狀況低落,但是真的有必要申請轉部嗎?」

  「是、是的。」

  對於轉部這件事情最原其實考慮了許久,雖然下定了決心但真正被詢問時還是感到一絲慌亂。

  第一次以自己的意願拉開了熟悉樂器的距離,從過去到現在從來都沒有離手過的小提琴……或許之後都碰不著了,想想還是會覺得有些不捨,只不過……

  「學院長,請……請您允許我轉部,拜託了!」冷汗浸濕了背部,明明沒有劇烈運動卻能夠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咚咚咚地撞擊著鼓膜。

  或許自己潛意識還是不希望做這樣的決定吧?只不過這樣的抉擇才是最好的。

  「學院是不太會阻止學生轉部啦畢竟自己想要什麼自己才是最清楚的。只是,」學院長傾斜了身子,面色突然變得嚴肅,「最原同學,你真的不是為了逃避才轉部的嗎?」

  一時語塞。

  若說不是逃避的確是騙人的,但是更多的原因卻是因為如果繼續待在那裡,無法抑制的那個畫面會不斷侵蝕大腦,夾雜的情緒深深壓抑著自己……已經無法在那裡繼續前進了,倒不如換個新環境為好。

  其實考慮到日後的發展,混得不錯或許直接就這個道路走下去也是可以的。

  小提琴這項樂器從來都不缺乏人才,優柔、剛烈、輕快等不同風格的旋律可不單單只有自己一人能夠展現而已。既然還有那麼多人能使它發揮光芒,自己又何必得緊抓著不放呢?

  「學院長,我很抱歉……但是我想我還是希望能夠轉到指揮部去,或許換個跑道走也不錯不是嗎?」

  在一段短卻感覺漫長的沉默之後,學院長嘆了口氣把簽下的同意書交還給最原。

  「別太勉強了。如果過去後發現不適合想要轉回小提琴部的話我隨時候著。」

  「不、不會再打擾您的,真的很感謝您!」

  深深一鞠躬,最原抱緊著同意書離開了辦公室。

  而一打開門便看到了靠在門欄旁帶著深長意味笑容望著自己的紫眸少年。

  「不再多考慮一下嗎?」

  紫眸斜望了過來,微微歪頭的舉動看起來有些可愛,但是那彷佛看穿一切的言語卻讓人不舒服地想要避開。

  「你指的是什麼?」

  「還能指什麼嘛——當然是說轉部的事啊。」

  最原向後縮了縮身子,戒備地瞪視著那人,他可不記得自己有認識這麼一個輕浮的傢伙,而且自己要轉部的事情可沒有任何人知道才是。

  「尼嘻嘻,別這樣看我,我只不過是在外頭偶然聽到而已。」

  投以懷疑的眼神,最原當然無法輕易接受這樣的說法。為了讓學生們不用顧忌地練習樂器教室一般都有隔音,而處於高層的辦公室自然是不用說了。

  「完全就不相信我呢——嘻嘻,不過也是,畢竟的確是騙人的嘛——」紫眸幾次左右晃動了下,接著突然又沉澱了下來,「啊不過,真的不考慮一下嗎?我覺得和樂團指揮相比,你更適合拉小提琴唷!沉穩卻不失脫拍的節奏以及對於曲子情景的演示都令人永生難忘,若是那麼簡單就放棄的話也太可惜了呢——」

  「……抱歉,我想你恐怕是把我和其他什麼人弄錯了,先告辭了。」

  開口截斷了對方還打算繼續說下去的話,最原冷淡地掃了對方一眼後轉身離去。

  對於這樣一個突然冒出來指著自己說三道四的傢伙——老實說最原覺得非常感冒,他承認他是有些惱火的,那個人憑甚麼、憑甚麼來告訴他什麼東西更適合自己?還有那些讚賞的詞彙怎麼也不可能套用在他身上,簡直……簡直就像是在嘲笑如今已經一無是處的自己一樣!若是可以、若是可以的話他也不想……

  猛地停下,最原雙手摀住了臉,垂下的視野只剩下自己與地板的畫面。

  ——唉,希望到了指揮部後一切都能回歸正軌才好。


==================================

希望峰論壇》小提琴部》閒話家常》

【綜合討論】最原終一轉部了?!!!

作者: xxxazza (用臉滾鍵盤)

時間: 20XX-XX-XX

我的媽!今天同學和我說我還不相信,天啊竟然是那個偵探?那個小提琴拉得沉穩的偵探?!怎麼說我也沒辦法接受啊!!第一次聽他的演奏完全沒辦法想像他竟然是剛入學的新人,那種彷佛一步步跟著節奏破案的曲調風格讓我一秒就著迷了啊!為什麼他會轉部,誰轉部我都不會意外唯獨他啊啊啊啊啊!!!!!!!!

————————————

#1 waterblood (血血血) : ……從這一大長串的驚嘆號和哀嚎就可以知道擼主有多崩潰了。

#2 reArt (重啟的藝術) : 同感,只不過擼主是多久沒關注偵探終一了?怎麼現在才有這反應?

#3【樓主】xxxazza (用臉滾鍵盤) : 前段時間出國研讀近一年才回來的。聽ls講的,發生什麼事嗎?!!

#4 nisannnn (哥葛?) : 半年前偵探和超高校級的鋼琴家赤松楓合作過一場演奏,結果出意外了呢……

#5  Dondondon (咚!) : 欸欸欸!說好不再談的啊……總是戳人傷心事。

#6 stoneMu (石姆) : 擼主如果想知道原委的話可以去近期的校刊找找,我記得新聞社有一期是專門針對那起事件報導的。

==================================


  轉到指揮部後所有接觸的事物都有了變化……其實也不能說是新的體驗,接觸的東西依然還是那幾樣,樂譜、樂器、旋律、聲調等熟悉的知識,不過卻都得被迫換個角度思考才行。

  真要說的話比較像是自己熟悉的世界突然被扭開翻轉然後再鋪上一層表皮的感覺吧。

  以往只要專注於小提琴,現在卻得把各個樂器的位置配置和分部仔細塞入腦海裡,站上指揮的位置後在樂團的地位顯得更加重要,各項樂器聲調的融合變成了他必備的功課之一。

  需要學習的事物變多了起來,雖然每日都累得昏天暗地,但是卻能夠感受到一絲欣喜。或許照著這樣的狀態下去那些不斷困擾自己的記憶也會被一點一點地拋到腦後吧?懷著這樣沒有依據的期盼,最原在指揮部忙碌地度過了小半年。


==================================

希望峰論壇》習練交流》

【血淚控訴】泥馬的現在的新人到底都怎麼回事!!!

作者: kumaDave (戴夫熊是也)

時間: 20XX-XX-XX

如標題。

泥馬的一個王馬小吉不夠又來一個最原什麼鬼的,坑人啊這是!

你告訴我那個最原以前是學小提琴的?騙誰啊!有誰可以隨便看一個之前從沒學過的樂器樂譜就指出裡面印錯的音符啊?還有從來都沒碰過的樂器他也能夠調音???開玩笑的吧!

別跟我說他以前主修小提琴,去泥馬的他一定是萬能部來的

————————————

#1 initialwait (初始等待) : 擼主真激動(笑)

#2 backBad (迴壞) : 擼主這麼說就有些不對了,音樂系有雙主修副修不是很正常的事嗎?說不定人家副修是作曲啊。

#3 LOokwaVE (愛意波動) : 其實某種程度來說指揮部也算萬能了吧,什麼都要會一點……

#4 FuFaRaaa (我偏不) : 說到這個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有次跟到最原指揮的團,咱們合了幾次他看起來都不大滿意的樣子,提前休息後他走到某個長笛部的妹子面前,紅著臉略帶尷尬地問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若是不舒服就休息一次,狀況不好吹出來的音質不夠飽滿反而會壞了和諧。

#5 THing (進行式) : 在聲音混奏的情況下聽出指定人員的狀況也是絕了……

#6 coldeyesR (冷眼旁侍) : 覺得你們太過神化那傢伙了,這個只要音感強些的都能夠做到好嗎。

#7 tranALL (全部換光光) : ls我就想問問你有沒有絕對音感。

#8 HeatReal (中暑) : 其實他目前還是有很多缺點啦,像是太過執著一些很細節的東西……不知道是不是他耳朵太過靈敏還是怎樣,總感覺每次習練壓力都很大呢。

#9 Nanikochi (什麼這……) : 的確是太神化他了,不過入部才短短幾個月就能夠做到這樣的成績,我只想問在場的各位能夠做到嗎?至少以我來說,我就算現在申請轉指揮部恐怕也無法做到像他一樣。

#10 UmmmmU (鏡面) : 真心覺得能夠努力學習到這種程度也算是自虐狂了。

#11 MiniMax (小變大變小) : 是因為去年和赤松學姊合奏的那件事吧?總感覺沒看他放鬆下來過呢……

#12 HelpSuns (殺了后羿) : 嘛,遇到那種事情會受影響也是自然的吧……

#13 addLeft (填加了無用之物) : 懷疑他有一天會突然病倒。

#14 TomatoBomb (番茄革命) : 同ls

#15 MiuMiuNiu (猜你覺得我打錯字) : ……這帖不是抱怨帖嗎?你們這樣擼主作何感想?

#16【樓主】kumaDave (戴夫熊是也) : 別說了……我竟然開始心疼起那傢伙,泥馬的我開這帖到底為了什麼?!簡直懷疑人生!

==================================


  其實仔細細想下來,一開始的初遇並不算太糟,至少沒有之後多次見面時劍拔弩張的對峙氣氛。


  「喂,終一,你工作意願單填了嗎?」

  抬起頭看向來人,最原愣了下才想起來還有這件事情要做。

  「……抱歉,我現在馬上寫!」

  「啊啊不用了,我就是來跟你說這件事的,導師好像直接把你分配到匯報組了。」

  「……等等,什麼匯報組?!」

  二年級半學年即將迎來的文化祭,每個班級自然都為此忙碌起來,樂團習練、課後社團活動配合著停止運作,而最原也因此得以閒置下來。

  一個部包含三個年級,三個年級還分出許多班別,而這次的文化祭活動是以部為一個單位,相比過往一個班級搞一個節目來說算是比較宏大的題目,伴隨著這個要素才新建了個匯報組,簡單來說就是班級代表。主要任務顧名思義就是將參與各班集合的指揮部討論會議之後的結果匯報回班級上。

  雖然看起來是相比於籌備組或道具組來得簡單的工作,但是這對最原來說卻是有如擱淺沙灘上的魚類,非常傷腦筋的挑戰。

  苦於自己的交際能力,甚至有一瞬間懷疑導師選人的眼光,抱持著這樣錯綜復雜的情緒他拉開了會議室的門。

  「呀,又有人來了喔。」

  屋內的白髮青年轉頭朝另一人說道,最原順著對方的視線望過去頓時全身一僵。

  ——怎麼又是他?!

  像是為了回應最原的內心話,那人轉過頭來,兩人的視線在空氣中交會。

  「尼嘻嘻,沒想到你也是匯報組啊?」

  紫眸隨著笑意閃過了幾絲流光,最原不自覺地被吸引住,然後在短短幾秒的時間猛然驚醒般地撇開頭去。

  「你們認識啊?」

  「嘻嘻,差不多吧。」

  最原沉默地找了位置坐下,一般來說這種時候應該是和他們打個招呼才對,但是看著紫髮的那人就會想起之前的那件事情,逃避心理作祟下根本無法上前搭話。不過還好屋內的兩人見最原不太有對話的意願後也不怎麼在意,雙雙交談幾次後也開始各做各的事情了。

  時針在刻度上劃過了一小半的圓,好不容易等到會議結束時已經接近放學的時候,完全沒想到只是參與個會議會耗費那麼多精力和時間,或許以為這項工作比其他組簡單的想法本身就是錯的。

  整理好桌上的筆記後最原抱著文件站起身,轉身卻看到站在他身後不知多久的王馬。發現最原的視線後他露出了笑容,雙手貼在腦後隨意地問道。

  「要回去啦?」

  「……嗯。」

  「尼嘻嘻,反正也放學了,要不要一起去吃晚——」

  「我晚上有約了。」

  沒想到自己會直接打斷對方,看著對方因自己的唐突反應而張大的雙眼最原有一瞬間感到了歉意。

  晚上有約什麼的只是騙人而已,那是下意識的謊言,不知怎麼的自己對於此人的目光總是有想避開的衝動,並不是討厭的感覺,就是有些……不自在。

  雖然對於自己的舉動有些疑惑,但是最原表面上還是依舊的撲克表情,接續著這段話語應該有的反應他努力擠出了個歉意的笑,放緩語氣輕聲地再說了一遍。

  「真的很抱歉,我晚上有約了……」

  恐怕也是被最原的反應嚇到,王馬眨了眨眼後隨即露出了瞭然的神情。

  「啊是嗎是嗎,嘻嘻果然是我的邀約太過突然了呢!不然最原醬看哪天有空,我們約出來吃飯吧,嗯~我請客,就當作是上次惹你不高興的謝罪!」

  ——這人……太厚臉皮了吧。

  「不……我想……我恐怕都沒那個空閒。」

  下意識地又說謊了,最原像是卡殼般愣了下後只能硬著頭皮把話扯完,稍微抬眸卻發現對方正用一抹玩味的微笑望著自己。

  彷佛是在嘲笑這拙劣的謊言一般,他那微微彎起的嘴角漾起了淡淡的玩弄惡意,被看穿的困窘感令最原尷尬地低下了頭去。

  「最原醬不太擅長說謊呢——」

  「我、我並沒——」

  「不過也是,的確是我疏忽了。」他這麼說著,突然收起臉上的笑容,「對付你恐怕得用更激烈的手段才行,尼嘻嘻——不然這樣吧最原醬,我們對決一次。」

  「什、什麼?」最原錯愕地抬起頭,卻看到對方已經伸出了手。

  微揚的臉蛋帶著不容忽視的領袖氣質,一腳向後點地,王馬微蹲著朝最原擺出了禮儀式的邀請姿勢。

  「我,王馬小吉,誠心地向最原終一你發起鬥琴的挑戰。」

  最原瞪著滯空於自己胸前的手掌,在腦袋陷入停滯般的僵持後再次被同個聲音拉回了現實。

  「如何,接受嗎?最原醬。」

  那是第一次,最原仔細地頗析了他的聲調和語氣,然後猛然驚覺那是一個平時總是用假話偽裝自己玩弄他人的人所發出的——

  誠摯邀請。

tbc。

评论 ( 6 )
热度 ( 65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