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截斷的記憶 11

→→【章節目錄


---正文---

#11《搜查》

  刷——推門被拉了開,獄原收起放空的腦袋,一瞬間喜悅湧上心頭,他開心地站起身。

  「終於來了嗎——」直視前方卻沒看到半個人影,感覺到視野下方有什麼動靜,低下頭才發現矮了自己許多節的人,睹了過去,獄原面上卻掛上了疑惑。

  「咦?星君?」

  本來只是想確認看看而已,沒想到一開門竟然真的看到了人,而且……

  星在看清室內的人後黑了臉。

  「怎麼是你?」

  「咦?不、不能是昆太嗎?!」

  與其說不能是他,不如說根本沒想到會有人,星看著空蕩蕩的教室空間,除了壯漢之外就只有靜靜立在一旁的小型椅凳,這畫面不管怎麼看怎麼違和,不可能有人會閒著沒事待在一間什麼都沒有的教室發呆一個上午才對,星皺起眉直問道。

  「你在這裡幹嘛?等人嗎?」

  「呃,昆太確實是在等人……只不過好幾天了都沒等到……」苦惱地抓了下腦袋上那澎起來的厚重亂髮,獄原瞄了星一眼後突然想明白了什麼般地驚呼道:「啊!莫非星君就是這個社團的人?太好了——我還以為永遠都入不了社了。」

  看著獄原放鬆下來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星反而歎了口氣。

  「你說的是什麼社團。」

  「昆蟲研究社啊!前一段時間收到了邀請卡,昆太真的超高興的,好像是叫『Dice』什麼的……看起來是只會寄給對昆蟲有興趣的人!」一想到能夠和同好更進一步的觀察昆蟲獄原便漾起了笑,只不過很快又低沉了下來,「上面說集會地點在這裡所以昆太每天都來,但是卻總是撲了空……一定是昆太錯過了呢……想想就很沮喪,不過能夠遇到星君真是太好了!」

  聽著獄原霹靂啪啦把話說得沒完,表情也隨之變換了幾次,不知怎的星竟然有些同情眼前這個完全狀況外的人。

  「那個,你叫昆太是吧?方便給我看看你的邀請卡嗎?我好像也收到了,只不過……」頓了頓,星壓下了語調,「被最原拿走了。 」

  「……誒?」

***

  舊校舍二樓向上的樓梯是被封死的。

  最原仰望被鐵欄和木板狠狠密封住的出入口,一籌莫展著。

  順著走廊走到底後連接的是一個拐彎,很神奇的是除了一開始爬上來的那道階梯外就沒有其他能夠向下的樓梯了。

  轉角之後進入的另一棟建築物看起來並不是教學大樓,是由灰冷的水泥構成的,沒有絲毫修飾單純裸露灰色的場景,有點像是王馬當初帶最原到達的地下水道。

  從木製建築突然轉變為現代水泥映射了衝擊性,最原四處搜查了下,除了持續運轉不知道何種功用的機械外什麼東西也沒找到。

  再繼續走下去或許會錯過時間,最原看著遠處同樣幽暗的走道決定在此打住,先記一下位置或許之後還可以再來搜查。

  在柱牆上找了找,果然看到了樓層說明的牌子。

  「四樓……」

  目前處的位置是管理大樓四層,向下還有三個樓層以及地下空間。

  「……」

  回頭走回木製舊校舍,最原刻意注意了樓層表示編碼,接著低頭沉思著回到了教學大樓。

  為什麼明明沒有經過上下樓梯,編碼卻有那麼大幅度的改變呢?

  最原能夠確定自己在行進時也沒有走過斜坡或是任何更改樓層高度的路徑,也就是說三樓食堂、舊校捨一樓位於同個樓層,舊校舍二樓又連結了管理大樓四樓。那麼是不是可以理解為——教學大樓三樓、舊校捨一樓以及管理大樓三樓是位於同高度的樓層?

  ——既然如此,為何只有舊校舍的樓層編碼不太一樣?

  最原放下了思索時下意識捂在嘴唇上的手轉頭看向身後,有一瞬間感受到了被注視的感覺,只不過一閃而逝。

  左右看了看,這裡已經是學生平時活動的範圍了,因為才能培育的關係教學大樓基本上不管在哪個樓層都不太會有冷寂的現象。在踏入教學大樓後最原為了不引起注意在一開始便刻意把帽子壓低了些,沒想到還是被發現了嗎?

  不,其實想要發現應該也滿容易的吧,畢竟自己也沒有多做掩飾。

  會這個時間回來只是為了留有找人的時間,既然晚一點就能見到星龍馬不如就把這段時間用在收集獄原、星的情報上頭。

  「哈?獄原昆太嗎?那傢伙整天都沒帶過腦子,你找他幹嘛?」

  「星龍馬……呃,他平時很冷靜,冷靜得好像所有事情都置身事外呢。」

  「問這幹嘛,欸?你不就是那個偵探嗎!」

  「不……抱歉,我、我什麼都不知道!告辭了!」

  「咦?你是那天在食堂和犯案者對峙的那位嘛——哦哦!所以獄原君是那個總統的下一個目標囉?」

  慌忙搖著雙手否認,最原後退了幾步後急急忙忙轉身逃開。

  變得小有名氣後,想要低調調查就變得越加困難了,被認出來之後獲得的情報真實性會變得不純粹,在知道自己身份以及目的後對方有可能會刻意或者下意識地隱瞞、扭曲某些資訊。

  搜查難度提高了呢……或許這也是王馬的另一個目的?

  簡直就像是被他掐緊脖子掌握其中的感覺……最原垂下了肩膀,無奈地苦笑。

  只不過能夠慶幸的是並不是所有人都知道當時食堂發生的事情,當然有些或許會從同儕那裡聽聞到消息,但是卻不會因為面貌認得最原。

  「早上的時候時常看到他往置物區走呢,明明那邊只有空教室和置物櫃而已……」

  從一個以為最原是獄原朋友的學生獲得了消息後最原動身前往置物區,不過很巧的是在中途碰上了獄原。

  最原是被突然的肩膀拍擊嚇得扭頭過去的,因為身高高大的關係最原抬起頭後只看到獄原因逆光擋住光源而帶著陰影的臉孔。

  「啊果然是最原君!昆太找了你很久呢,太好了——」揚起了純粹的高興笑容,獄原認真地說了在各處到處拍肩膀認人的情況,說是每次都失敗的挫折下在最後終於找到了最原。

  最原對於這樣笨拙的找人技術感到無語,不過同時也好奇對方基於什麼原因想要找到自己。

  「最原君這樣是不對的!為了讓自己參加昆蟲交流會而拿走星君的邀請卡太不紳士了!」

  「……?」

  花了點時間終於消化掉了這些話,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是毫無意義的語句,代換掉裡頭的某些名詞後就變得不太一樣了。

  「呃,昆太君說的邀請卡是什麼呢?」順著他說的話接下這一句話,接著——

  「啊抱歉,昆太是個笨蛋,突然這麼說最原君一定搞不懂對吧?」照著最原所想的,獄原從內袋裡拿出卡片遞給了最原,「是這個,最原君還是好好把邀請卡還給星君吧?因為這樣不能參加社團星君也很困擾呢!」

  立即用身軀擋住了卡片,所幸獄原並沒有察覺到最原的異樣。接過卡片後最原掃了眼上頭的文字內容後藉著衣料包裹住它,並且迅速塞回獄原的上衣口袋裡。

  「誒?最、最原君?」看著邀請卡被放回了自己的口袋,獄原露出疑惑的神情。

  「昆太君,前幾天我有在玻璃製室看到昆蟲研究社的人在活動。」

  「咦,真的嗎!」

  「是的,好像是打算用玻璃製作一些昆蟲模型的樣子,今晚凌晨他們打算再去一趟那裡,不知昆太君會不會去呢?」

  本以為獄原會不假思索地答應,沒想到他卻躊躇了許久,面容因為苦惱而扭曲起來。

  「請問怎麼了嗎……如果不喜歡其實也——」

  「不、不是的!昆太非常想去!但是,但是已經答應星君要去鍛造教室了……」

  最原收斂起臉上的微笑,眼眸跟著沉澱了下來。

  看著獄原苦惱的模樣也不太像在說謊,只不過最原卻不太明白這其中的用意,如果一開始邀請最原是為了拿回卡片,那邀請獄原又是為了什麼?

  「其實不衝突的。」收起腦中還不太清晰的思緒,最原扯扯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鍛造教室離玻璃製室很近,或許可以兩邊兼顧也說不定?」

  一開始會扯這個謊也只是為了以防萬一而已,時間約定在晚上零點地點甚至是在較不會有人刻意前往的鍛造教室,擔心可能會有超出意料的發展才打算引獄原到附近的教室待命。只是沒想到星龍馬竟然做了和自己差不多的事情。

  「誒?好像可以?我到時候再問問看星君!」豁然開來,在知道自己或許不用錯過昆蟲研究社的活動後獄原高興地咧嘴笑了。

  「真是太好了。」最原也禮貌地回以笑容,「那麼我們晚上見了。」

  「好的!」

  解決晚餐後最原繼續在學院逛了逛,不經意地去了趟醫護室卻沒有看到百田的人影,看著時間回到宿舍,簡單洗漱後逼迫自己睡下。

  在與星龍馬約定的前半個小時最原醒了過來,伸手拿起櫃子上的鬧鐘,正好是在設定時間的前幾分鐘。擔心被等等即將響起的鬧鈴嚇到,最原關上了響鈴鈕,在床上閉眼後再度張開,意識差不多清晰了些。

  鍛造教室位於教學大樓外沿連結的一層建築,與玻璃製室以及各項需要熔爐、火燒工具的教室並排在一起,外觀上看來就像是由石堆構成的矮小房屋。

  抵達鍛造教室之前得先通過室外的一個小花園,抬起頭還能夠看到晚間閃爍的星點,今夜的雲層稀薄,星點旁甚至能夠看到明亮的月圓,若是懷著悠閒散步的心情或許會感到很放鬆吧?只不過現在卻不是能夠讓他停下腳步欣賞月色的時候。

  最原比對門牌上的標示終於找到了鍛造教室,很奇怪的是門和窗簾都是緊關著的,按下把手卻感覺有個阻力卡著。

  「咦?」

  鍛造教室應該是不會把門關上又用東西卡著吧?

  懷著疑惑最原再用力推了下,每每失敗讓他越發覺得不對勁。

  「星君在嗎?門卡住了,可以幫忙一下嗎?」拍了拍門扇,最原拔高了聲音朝裡頭喊了聲,可惜換來的是一片靜默。

  最原後退幾步後看向屋頂上頭,持續吐出黑煙的煙囪代表熔爐正在運轉著,但是若是熔爐開著是不可能把門關上的,這樣不僅會讓室內溫度升高,甚至在窗戶沒開的情況下會讓空氣無法正常流動。

  一想到現在的異況,一瞬間把當初發現白銀屍體前的情緒交疊在一起,最原慌忙地衝上前,用力撞擊門扇,在終於開出一道細縫後撞開了房門。

  「……王、王馬君?」

  映入眼簾的是血跡斑駁的景象,癱倒在一旁的獄原看起來陷入了昏迷,房間各處是濺滿紅液的絢麗,帶著濃烈鐵鏽的味道撲面而來,夾雜著一絲詭譎的香氣竄入了最原的嗅覺中。儘管畫面如此觸目驚心,站在血泊中央的那人卻沒有絲毫慌亂的感覺,他聽到最原的呼喚後微微轉動了身軀,轉為側面後雙手捧著的東西變得一覽無遺。

  然而,最原在看清對方手上的東西後瞳孔緊縮了縮。

  「你……你在幹什麼!」

  他抱著的是一顆頭顱,屬於星龍馬的……應該連接在星龍馬脖子上的……

  「啊啊,最原醬。」輕輕揚起頭朝最原露出了笑顏,王馬勾起的嘴角有一瞬間漾起了惡意,「你來遲了唷——」

tbc

评论
热度 ( 22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