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截斷的記憶 10

→→【章節目錄


---正文---

#10《搜查》

  發現白銀紬屍體的第二日最原起了個大早,去了趟樹林之後,想當然爾還是什麼新線索也沒有。

  苦惱於搜查無果,最原把目標放到了地下室入口,那是第一次見到白銀也是發現第一張卡片的地方,或許再去一趟能夠有什麼新發現?前往地下室會先經過食堂,順道去處理一下早餐的問題也是可以的。

  學院並沒有規定學生一定要到食堂用餐,最原想起昨日與春川交換情報的關係而錯過晚餐時間,回到宿舍後只能啃些之前儲存起來的乾糧安撫自己的胃,雖然對食物不怎麼講究,但是那還真的滿難下嚥的。

  食堂牆上的屏幕依舊照慣例播放,今日的早晨人數比較稀疏,或許是因為昨晚剛結束了第五次學級裁判吧,最原邊聽著牆屏裡學生們的對話邊隨意地拿了簡單的麵包和牛奶。為了盡快阻止王馬的行為,他並不打算浪費時間在吃飯上。

  『天海,你這是什麼意思?講得你很樂意發生自相殘殺的樣子!』

  突然的吼聲讓最原轉過頭去,螢幕裡同樣也待在食堂的五十二屆「彈丸論破」學生早就起了爭執。

  『我應該沒說錯吧?只要殺人就可以出去す,乾脆我們一起殺死一個人就可以全員脫逃了す。』

  『開甚麼玩笑!』

  畫面裡的男子氣得拎起天海的衣領,而到了這種時候天海的面上卻還是掛著令人不怎麼舒服的微笑。

  『快、快住手……』

  『為什麼要住手啊?現在看來天海君一副想殺人的樣子喔,OO君,直接把他殺掉吧。』

  『等等——殺了人OO君也會被處刑唷,XX桑冷靜下來吧?』

  『什麼啊?我很冷靜啊,反正被處刑又不是我,OO君你乾脆為了我們把這傢伙殺了吧。』

  『怎、怎麼可以……而且,你們不覺得奇怪嗎……天、天海君以前不是這樣的人吧……』

  『呵呵,這傢伙在想什麼誰知道?跟他比較熟的就只有赤松桑了吧?說不準現在的他才是真性情啊!』

  『XX妳唆使犯罪倒是很熱絡嘛?我可不打算殺了天海,因為這傢伙而被處刑也太虧了吧。』

  『哈哈哈——你們有辦法就把苗頭指向我す,反正最後你們還是得出手的不是嗎?還有啊XX桑,可別忘記一開始是妳害得某人當妳的替死鬼才會有接下來的自相殘殺す喔?』

  『你!』

  明顯被天海激怒的女子往前踏出一步,卻在這個時候被赤松擋了下來。

  『你們——真是的,你們夠了沒有?OO君也是、XX桑也是,還有天海君……你到底怎麼回事?』

  沉默了下來,看了看不發一語的三人,赤松面上雖有些膽怯但還是強壓下不安繼續說道:『昨天XX君才離開我們……我們還要為了這個吵起來嗎?我相信大家都是因為不安才會自亂陣腳,大家都冷靜下來後……我們一起找出大家都能平安離開的方法,好嗎?』

  沒意外的,赤松突然插入的調諧讓氣氛漸漸好轉,但是眾人看向天海的目光卻還是充滿敵意。

  第一個受不了的人離開後,也陸續離開了更多人。

  『天海君,我不知道你怎麼想的……但是這不像我認識的你……怎麼了嗎?』

  等到食堂只剩下兩人時赤松拉住了想要快一步離去的天海。

  天海嘴角還是微揚著,眼眸裡卻充滿了陰暗。

  『沒什麼,赤松桑,我覺得或許這段時間……我們分開行動會比較好す。』

  赤松定眼看了看天海,然後閉上眼沉重地說:『……好,但是天海君,我想我還是告訴你好了。雖然學裁上我懷疑了你,但是我考慮過了,我不認為你會是我們的敵人,我相信一直以來和我相處的天海君,所以我並沒有告訴任何人那些事情,請你……放心吧。』

  像是用盡了所有力氣說完,赤松低著頭快步離去,而站在她身後望著赤松背影的天海許久後才淡淡地自語。

  『赤松桑,有時候相信自己的直覺會比較好,對你對我都是す……』

  最原垂眸,提著午餐轉身離開食堂。

  這屆的黑幕太明顯了,是否只是個騙局?最原思索片刻然後推翻了方才的疑問,接續之後的猜測則是:這屆的黑幕心軟了。

  也就是說,身為黑幕的天海蘭太郎情感上放棄了黑幕的職責。不再視其他人為敵的情況下也不再偽裝自己,以此伴隨而來的便是黑幕自曝身份以及難得的學員獲勝,但是連帶的問題卻也會一併爆發出來——黑幕存亡以及下一屆生存者存在與否。

  如果黑幕打算讓其他人贏得遊戲,那他最後勢必得犧牲自己,到時候黑幕選擇的退場時機和理由也會成為最終裁判的結果,但是天海的打算還是未知數,僅僅知道他在刻意引導眾人敵視自己這點也無法推斷出什麼,總而來說變化還是太大了,最終的學級裁判到底會如何根本無從預測。

  思考的同時也順便解決了手中的食物,最原看了下時間,距離中午還有幾個小時,或許去一趟地下室回來後還可以找找獄原和星詢問看看有關卡片的情報。

  「等等,你是最原吧?」

  停下腳步,最原望向呼喚自己的那個人。

  「是的,請問你是?」

  「你好,我是星龍馬,我應該不用多做自我介紹了。」

  最原下意識打量了對方,當初在樹林泥地找到的兩種鞋印,依深淺度推測其中一人的體型較輕較小,而眼前的人正好符合當時其中一個鞋印的訊息,不過對於星龍馬正站在眼前冷靜望著自己這件事最原還是感到有些不真實——雖然找人是自己的強項,但是目標自己找上門還是頭一遭。

  「你好……」

  最原點了點頭,腦海裡組織著該從何問起的言語,而在這當下星龍馬卻直接開了口。

  「我就不廢話了,聽說我的東西在你那裡,因為顧慮到學院的某些因素,今晚零點到鍛造教室來吧。」

  還真是開門見山的直戳要點……最原呆然之餘緩緩地點了點頭。

  「真不好意思啊,沒顧慮到你的感受。」

  ——說的是他擅自訂了約定的時間吧?

  「不……沒關係的,我那個時間也——」

  停下後續要說的話,最原默默看著已經走得老遠的星龍馬,有一瞬間覺得自己剛剛應該點點頭當作回應就好。

  「……」

  重新回到原先計畫的目的地後,最原不由自主地回頭看了看身後,然後無奈地覺得自己有些小題大作了。自從得知自己被列為觀察目標之後時刻都會懷疑是否有人跟蹤自己,懷疑著懷疑著……連走個路也無法安心下來。

  地下室入口還是和之前一樣沒什麼變化,唯一的不同是上一次白銀遺留在地板上的卡片消失了。

  當初最原看過卡片後又放回了原位,為的是不介入事件發展,本打算隔日再回來看看情況卻被王馬打亂了計畫。如今看來那之後又有人來取走了卡片,但是卻也無法成為用來判斷嫌疑人的依據了。

  繼續在地上探了探,灰塵依舊存在且能夠發現人類走動過的痕跡,有幾處甚至還留有不太明顯的鞋印。

  「鞋印……」

  依照輪廓大小和紋路,與記憶中看到過的泥地痕跡比對過後,最原驚訝地發現這和昨晚樹林中與星龍馬同行離開的鞋印幾乎一致。

  ——竟然是同一個人嗎……?

  也就是說當初呼喚星龍馬的那個人也有可能是事件的相關者,或者……另有隱情?

  最原閉上眼重重地呼了口氣,看來今晚和星龍馬會面後又多了一件需要詢問的事情了。

  接著走到樓梯前,最原捂住嘴思考了起來,先往上還是往下?當初自己是躲在外頭轉角觀望的,白銀離去後他也只是約略下去地下室看了一下,因為擔心還會有人折回來所以也盡快離開了。

  地下室其實並沒有甚麼,單純就只是一些舊式體育器材,當時最原進去搜查的時候也沒有發現什麼異狀,恐怕白銀那個時候進來時也是差不多的情況吧。

  白銀從地下室上來後被發現她的真宮寺呼喚了一聲,當時的他是站在通往二樓的樓梯間。

  有些在意真宮寺站在那裡的原因,到二樓查查看吧。

  打定主意後最原毫不遲疑地爬上樓梯。

  舊校舍二樓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東西,除了棄置已久的教室空間,恐怕也只剩下一些當時沒有處理掉的教具了。因為樓梯正好在建築物最邊界的位置,所以一踏上樓層地板看到的一側是僅有一間教室連接一堵牆的路端,另一側則是長至通往其他處的舊木質走廊。

  最原走向走廊末端的教室,很罕見的是這間教室內部窗簾都被拉得緊實完全看不到裡面的狀況,一手搭上門把轉動了下,意外輕易地打開了。

  最原輕輕推開門扇,教室內的景象印入視野後頓時感受到一股壓抑,因密實遮掩住外頭照進來的陽光導致整間教室顯得陰沉,幾根獨立的燭火在木桿上輕晃著,充斥著古老風情的物件上頭,那駭然的圖樣在低靡中醞釀出另一種詭譎的氛圍。

  雖然有著這樣毛骨悚然的氣氛,但是卻沒有塵埃,明顯被精心打掃過的跡象呈現出不同於詭譎氣氛的景象,佈置整齊並放置珍貴古物的玻璃櫃也被擦拭得透明,很難想像這樣一個對比的矛盾竟然可以如此和諧地顯示於此。

  在裡頭逛了一圈,最原發現除了古文物之外更多的是特定地區的文化研究報告,書櫃上排滿的老舊文獻也多是記載有關民俗傳說或是神話,明明只是一處小小的教室最原卻彷佛體驗過了遍佈世界各地的民俗風情。

  都是些和白銀事件沒什麼關聯的文件,但是當最原意識到時已經把自己感興趣的文獻都翻閱了遍,趕緊抬頭看了下掛在教室上方的時鐘——還好並沒有浪費太多時間。

  默默退出教室關上門,最原好像有點明白真宮寺當時來這裡的原因了——恐怕只是為了來這間教室吧?之前好像有印象真宮寺對於一些民俗風情之類的文化很感興趣。

  轉身時正好看到掛在門上的生鏽門牌,最原瞇起眼睛,上頭寫著特殊文化教材室,應該是類似於給予學生們用來磨練自己才能的教室,只不過為什麼這間沒有移去新校舍呢?還是說為了營造氣氛感才故意繼續放在這裡……仔細想想還滿有可能的,頗像黑白熊會做的事情。

  走廊末端的教室搜查完畢,雖然獲得了與本次案件無關的情報,但是總得來說還是有點收穫,最原望向另一側通達遠處的長廊,緊張地壓低了帽子。

  接近正午,還有時間可以搜查。

  緩和了下因害怕而緊繃的身體,最原走進了陰暗的長廊中。

tbc。


這篇寫得好卡……可能之後會回來潤飾一下語句,現在有點疲憊看文字都覺得怪怪的。

然後我發現搜查篇真的有點無聊,但是又不能跳過,有點悲劇……

评论
热度 ( 25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