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截斷的記憶 08

→→【章節目錄


---正文---

#08《搜查》

  「最原君你好。昆太的目標是成為紳士、溫柔的紳士,所以絕對不是什麼可疑份子!」

  時間拉至稍早,最原抵達大樓外的樹林後,步伐不歇地走到食堂的正下方。

  雖然大致能夠預料得到,但真正看到下方的空無一物時的確是感到失望的。

  仔細尋了下卻也沒發現任何東西,就連血跡等難以清除的線索也被清理得一乾二淨,清理者、或者說是犯人看起來很不希望留下一絲蛛絲馬跡……嘛,這好像是正常的。

  「我沒有懷疑你的意思……」最原苦笑著安撫了急於解釋的獄原。

  「是嗎,不好意思,因為剛剛星君提醒我不要在這裡久留。」

  打算離開樹林時正好與獄原碰得正著,兩人在樹林對視了許久,當時的獄原透露著一絲不必要的驚慌。

  稍微聊過之後才知道原來只是擔心自己被當作犯人而已。

  最原看著獄原揚起的憨厚的笑容,裡頭參雜的幾乎狀況外的疑惑令最原完全無法把他和王馬的協助者畫上等號。

  「聽說發生了一些事,在這裡待著很容易被懷疑是壞蛋的。」

  簡而言之的確是這樣沒錯……不過這人還真是老實呢,和這所學院有種格格不入的感覺。

  類似的心緒浮出一角卻在下一秒警鈴大作,最原猛然回神,用力甩了甩頭。

  ——振作點啊最原終一,不是打算不再抱有期待了嗎?再這樣鬆懈下去就和以前一樣了喔!

  「最原君怎麼了嗎?是蟲先生弄癢了你的臉嗎?」 

  「……沒有。」最原乾笑了下,無力地垂下肩膀,「昆太君剛才……有在這裡發現什麼可疑的人嗎?」

  「可疑?」

  「啊不,請問有看到其他人經過這裡嗎?」

  「最原君,可疑的意思是?」

  「……呃,請忘掉那個詞吧。」轉移話題似的,最原指了指附近的草叢小路,「例如有人突然從草叢裡冒出來驚擾到你之類的……」

  獄原眼珠子向上轉了轉,發出了嗯——的思考氣音,然後眨了眨眼低頭望向最原。

  「今天一整天昆太只有遇見過星君和最原君兩人喔。」

  ——星君?方才好像也有聽他提到過,提醒他早點離開的也是這個人的樣子。

  「可以說說遇見星君的情況嗎?」

  「嗯……可能是昆太太過高大的關係,當時因為捉到了一隻觀察很久的蟲先生,高興之餘沒注意到就撞倒了他。」

  「撞……撞倒了?」

  「啊!昆太絕對不是故意的喔!當時星君好像也在思考著什麼……就連被我撞倒了也不怎麼擔憂自己的身體。」

  「意思是說他當時更在乎其他事情?」

  「嗯,他摸了摸褲子上的口袋後左右翻找了一陣子,接著要我趕快離開這裡、會被當作可疑人士之類的,然後又沿路折回去了。」獄原回憶起了當時的狀況,也確實感到不太對勁,「現在想想,他給我的感覺有點像遺失了什麼東西要趕緊回去找一樣。」

  ——在屍體從三樓掉落後來到樹林中,然而卻不小心丟了重要的東西……

  「就是這裡了。當時昆太是和星君在這裡撞到的,然後他是往那裡走回去。」

  看了看獄原指著的方向,最原又轉頭望向教學樓的位置。距離三樓食堂窗口的位置不遠,恐怕是真的要來查看屍體的,只不過還有一點令最原有些在意。

  「昆太君,你和星君認識嗎?」

  「誒?不認識呢……昆太是第一次見到他。」

  「那麼,星君的這個稱呼是怎麼來的?他告訴你的嗎?」

  「誒?!」獄原像是沒有想到這點似的也露出了驚愕的神情,隨後慢慢轉回平靜,「好像……有聽到聲音喊了星君的樣子。」

  ——聲音?

  「其實只是單方面的呼喚聲而已……這麼說我今天不只遇過兩個人囉?等等,那我稱呼他星君是對的嗎?!」

  獄原陷入了自我混亂當中,喃喃自語了好幾句話,莫名地糾結自己是否叫錯名字的這個事實上。

  最原感到頭痛卻又覺得有些好笑。

  「可以詳細說說聽到聲音時的事情嗎?」

  「昆太並沒有記得很清楚呢……但是因為那之前我都一直是趴在地上的,為了尋找蟲先生。」一提到昆蟲笑容又攀上了獄原的臉,「當時好像聽到了草叢另一邊有人走過的聲音,抬起頭卻只瞄到了星君的背影,然後更遠些有人喊了『星君,你怎麼會在這裡?』,之後就沒什麼印象了。」

  「沒有看見另一個人的樣貌嗎?」

  「呃……是的,昆太抬頭看了一眼後又繼續找蟲先生了……當時的想法只有原來那個人叫星啊的想法。」

  ——應該是因為不怎麼重要才忘記了吧?

  之後最原又問了其他問題卻沒有得到什麼實質上的情報。

  「那麼最後再問你一件事情。」最原放下捂著嘴的手,抬起頭輕聲地說:「當時的星君聽到了有人呼喚後的反應是?」

  獄原像是當機似地停頓了幾秒,然後有些不確定地開口:「不太清楚……沒去注意……啊,應該是一起行動了。因為當時還有聽到小聲的交談聲,應該是兩人在打招呼吧?」

  ——看來是沒有其它有用的情報了。

  與獄原告別後最原又繞了一遍方才獄原講述的地方。

  嚴格來說並沒有什麼發現,但是確實能夠找到有人踩踏過的痕跡,照獄原的說法那個名為星的人在聽到了呼喚聲後上前與對方打了招呼並一同行動,最原沿著土壤上的痕跡前進,接著卻走出了樹林。

  ——也就是說兩人會合後,直接離開了樹林?

  暫時還不太明白這其中的原由,或許得再湊齊別的線索才可以把一切串連起來。

  最原仔細搜查了鞋印路線的附近,最後終於在一處非常不明顯的地方找到了東西。

  被泥土還有樹葉埋蓋了起來,不仔細找還真容易漏掉,從位置和插入的半截來看應該是從上方掉落後順著重力及風速滑入了草叢下層。

  那是一張卡片,背面為黑白格子的圖樣,正面則有「Dice」的浮水印文字,與之前在地下室入口白銀拋出的是同一款裁紙。

  預警告可能遇險之人。

  注意做出多餘舉止者。

  重點關注因多餘舉止而被牽連之人。

  密切小心因多餘舉止而暗自行動之人。

  ——又是這個嗎……不過這次的內容風格變化很大啊。

  看似給予了明確的指示,細想下去卻又模稜兩可得難以辨別原意……還是說這是只有「Dice」的成員才能夠明白的暗號?

  ——暗號的話,不是應該藏得更隱密一點嗎?

  看著背面那色感反差十足的卡片,最原怎樣也無法相信這是一個組織之間互傳訊號的正確管道。

  總覺得……太多說不通的地方了。

  最原抱持著疑惑回到了教學樓層,明明應該只是離開了幾個小時卻彷佛時隔幾日的陌生。

  不時經過的學生看了自己一眼後變了臉色,看來早上在食堂發生的事情已經傳開了。

  輕輕嘆了口氣,最原不自在地越過眾多學生活動的教室,然而經過轉角時意外卻還是發生了。

  從轉角另一邊冒出來的女性狠狠撞開最原後揚長而去,最原抬眼只能看到對方閃進另一個拐彎的身影。

  面朝該處看了一會,最原轉頭繼續前進,邊走著,他抬手抽出放在口袋裡的卡片。

  剛剛那個人……應該是東條斬美。

  在學院裡藉由接受其他人的委託來尋找自己的才能,某種程度上還算滿有名的。

  停下腳步,最原抬頭望向天花板,越發覺得無奈。

  ——這樣的她……卻在剛剛,假裝以碰撞的方式來拿取我口袋裡的東西。

  要不是最原下意識側身按住口袋,恐怕真的會在毫不知情的情況下被對方得手。

  「唉。」簡直一事未平,一波又起。

  瞇眼盯著卡片上的文字,再一次仔細閱讀後,還是搞不清蘊含在裡頭的隱藏資訊。

  這個卡片一定藏著什麼秘密,不然為何與它牽扯上的人都和事件有一定程度的關係呢?

  就單單拿自己來說,拿到卡片也只是方才開始而已,短短時間之內就有人在打它的主意了……這張卡片,到底扮演著什麼樣的角色呢?

  ——與王馬君有關嗎?組織的行動是王馬君操作的嗎?還是從一開始就是錯的——其實兩者是敵對關係呢?

  疑惑在腦裡瘋狂旋攪著,揮之不去的膨脹感令最原困擾了許久,他盯著卡片上的字體發呆,有一瞬間眼花了以為看到文字扭曲地跳起舞來。

  「……」

  趕緊揉了揉眼睛,卻在這時從卡片上傳來了與自己反向的力道。

  一睜眼,就看到被捏皺的裁紙以及握在上頭的另一隻纖白的手。來不及發出驚呼,對方藉著力道壓下最原滯於半空中的手,並且趁機握住了已被捏成圓球形狀的卡片。

  發現東西被奪走的瞬間,最原趕緊抬頭,對上的是一雙刺目的紅瞳。

  「可能有監視者,我們得找個地方談談。」

  壓低音量,用著極近氣音的語調,春川魔姬在他的耳邊這麼說著。

tbc。


如前篇說的,其實這篇是上一篇的下半段,嗯……太長了所以分成兩篇。

字數爆了就爆了吧哈哈哈,直接PO上來這樣。

评论
热度 ( 21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