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截斷的記憶 07

→→【章節目錄


---正文---

#07《搜查》

  『這樣很有趣嗎? 』

  ——不悅的臉。

  『總是搞不懂你,唉算了,你沒事吧? 』

  ——無奈卻令人放不下手的神情。

  『王馬君,危險的事情做一兩次就夠了……太冒險了。 』

  ——擔憂、緊鎖著眉頭……

  『……夠了!夠了……不要了,才能什麼的,我不要了! 』

  ——潰堤……

  ……

  ……

  『最原醬——』

  『王馬君,讓我走吧。偵探與怪盜的遊戲應該結束了,恭喜你……是你贏了喔。』


  「喂!王馬,呿,性O能王馬!你還要不要理本大人啊?小心高/潮到腦袋空白變白/癡哈!」

  王馬眨眨眼,四周恢復了清晰,他扭頭望向一臉怒氣沖沖的入間的臉孔,腦袋微微傾斜。

  「尼嘻嘻,入間醬超希望我這樣對待妳的吧?畢竟是比任何人都還要下流的肉O器嘛——」

  「肉……肉O……」

  「但是啊,不管被怎麼玩弄,入間醬還是會像必曲一樣渴望不止呢,真是傷腦筋呢~」

  「必、必曲,渴渴望不止——咿呀——太……太過份了……」

  看著紅著臉喘出熱氣的入間,王馬撇過頭望向別處。

  ——嗯,目的達到了。

  「吶,說正事吧,叫我做什麼呢?ki坊那裡應該沒那麼快好吧?」

  「什麼沒那麼快好!你這是在質疑本大人的技術嗎!」

  ——照這口氣……應該是修理途中遇到什麼麻煩吧。

  「哦,抱歉抱歉,看來我想錯了呢,那就不打擾妳囉——」

  「等、等等!」

  王馬看著被緊緊抓住的手臂,笑著維持著站起身的姿勢。

  「欸——入間醬又有什麼事嗎?」

  「……什、什麼事情……維修的零件根、根本不夠用啊——啊!為什麼本大人要一副畏畏縮縮的樣子啊,一點也不符合本大人天才發明家的名號!」入間一巴掌拍向桌子,正氣凜然地說:「零件不夠啦,你要我做事情之前就不能把材料備齊嗎,你這個軟O蝦!」

  「說得也是耶——知道了!我立馬就去找找,只不過——」王馬手放置腦後,語調卻在下一刻急轉直下,「入間醬,越來越頻繁地把我當作免費勞工使喚——是不是有些過了呢?」

  感受到王馬散發出的危險氣息,原本氣勢磅礡的入間一下子又縮了回去。

  「咿——頻、頻繁……我我才沒有……說到底、說到底難道不是一直叫我做這做那的王馬的錯嗎!什麼排水式潛水面罩、什麼防干擾通訊裝置,沒事還要我幫忙攔截黑白熊的自相殘殺視頻……到、到底誰對誰才是使喚得最頻繁的啊!」

  「啊……確實如此。」王馬頭歪向一邊,隨後似翻書般迅速地換上了無比真誠的表情,「真是非常謝謝妳!有妳這個天才發明家真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事了!」

  聞言,入間的氣勢立刻由畏弱轉變為高傲。

  「hiyahiyahiya——那、那還用說,拜倒在本大人這天才的腦袋與美麗的容貌之下吧!」有如火箭垂直突破大氣層般高昂,情緒變化之快簡直可以比擬快速轉動的螺旋槳。

  好似已經習慣這個人的反覆態度,王馬拉了拉方才被抓皺的衣袖,平淡地開口。

  「湊齊材料後還需要多少時間才可以維修完?」

  他可不想多花時間與入間交流那些沒有意義的談話,現在最缺的就是時間,尤其是距離這屆「彈丸論破」接近終章的時候。

  「一天……」

  「哈?」

  「半、半天!」

  王馬眉毛微微挑起,其實他並沒有要對對方施壓的意思,但是恐怕入間誤會自己的反應了。

  不過這樣也不錯啦,就將錯就錯吧,王馬愉快地想。

  「那什麼噁心的笑,先告訴你啊,沒有零件本大人沒辦法繼續進行下去。零件倉那裡我已經拿太多了,到時候被起疑我可是會毫不猶豫地出賣你喔。」

  「尼嘻嘻,知道了。材料而已,沒問題~」接過入間遞過來的清單,王馬轉身戴上帽子。

  也就是說目前就只有材料不足的問題而已,另一邊雖然也出現了同樣的狀況,但是這並沒有超出自己的計畫範圍,畢竟在做這些之前都有事先預想過了。

  ——只不過,ki坊的出現的確不在當時的設想當中。

  「幹嘛戴那個帽子啊,簡直就像工口變態一樣。」

  王馬擺弄了下頭頂上的鴨舌帽,轉頭笑了笑。

  「啊,因為露臉了嘛——為了減少麻煩就加減用來遮掩一下囉。」

  語畢王馬像是回想起了什麼,單手放在帽檐上,擺出了個指認犯人的動作。

  「如何,像不像一個偵探啊。」

  「……土死了。」

  「妳這樣講最原醬會傷心的,這好歹是他送我的定情禮物耶。」

  入間斜眼看著那沒有品味的單調帽子,翻了翻白眼。

  「呿!反正一定又是你去偷的吧,以為本大人會信你這個軟O的話嗎?」

  「尼嘻嘻,這次還真不是說謊呢——」自動過濾掉入間那奇怪的形容詞,王馬推開房門,「的的確確是最原醬送我的——」

  像是想起了什麼好笑的事情,王馬揚起了為數不多的真切笑容。

  「紅著臉生氣甩給我的。」

  還依稀能夠聽見入間房間裡頭傳來的口無遮攔的話語,但是難得的王馬心情很好,至少平復了得知最原情況之後的情緒。

  輕鬆地晃入了機械庫,裡面也有幾名學生在物色工具或零件。

  拿的數量和類別最後都會登記到學院資料庫上,學院管理員好像隨時都會進行監測,登記拿取的物件過多甚至可能會被列入觀察名單,入間擔心的便是這件事情。

  王馬邊移動邊看了看上下幾排的收納屜,正巧撞上了身旁的學生。

  「啊——」

  東西灑了一地,王馬迅速歪下身陪同那名學生把東西整理起來。

  「哈哈,抱歉抱歉。因為想要找個東西太專注了,沒注意到有人。」

  學生好似有些被嚇著,連連擺手說沒事,站起身就抱著裝有零件的包跑到門口登記。

  王馬微微偏向側邊,暗自留意了學生的舉動,等到對方把登記完畢的包裝入後背包離開後才尾隨跟了過去。

  「同學,同、同學!」

  「是?!」

  王馬氣喘吁吁地撐著膝蓋,揚起頭朝對方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笑容。

  「那個,你好像拿到我剛剛找到的一些零件了……正巧機械庫裡的那些零件數量有點限制……」

  「啊……」學生愣了下,趕緊卸下身後的背包,打開包就發現了一些不是自己當時選取的材料,難怪當時會覺得包袱比自己想像得還來得沉重許多。

  「果然是和你的東西混在一起了啊,我剛剛還到處都找不到呢,太好了——」

  「不然這些還給你吧。」

  「啊,那我們回去重辦紀錄吧。」

  「不、不用了!」

  「欸~?」王馬勾起了嘴角,和自己預料的一樣。

  依方才挑選零件時會刻意多拿一些以及有些粗枝大葉的舉止看起來就是不會拘泥規定上細節的性格,而從這裡回到機械庫還要再走一段距離,來回又得花上不少時間,猜測他應該是會拒絕重新登記的。

  「太麻煩了……那只是給管理員知道機械庫少了什麼而已應該沒差吧。」

  「欸——是嗎,那就謝謝啦!」

  王馬掛著燦爛的笑容朝漸漸離去的學生揮手,待到對方背影消失後才收回表情,拿起清單在上頭打上幾個勾。

  ——OK,再來還剩什麼呢……

  「喂,快走啦,學級裁判開始了喔!」

  「繼隔空殺後現在又多來個飛刀流……這屆是馬戲團嗎?」

  「哈哈哈,快去食堂,用大螢幕看才夠刺激啊!」

  ——嗯~第五次學級裁判嗎——

  王馬停下了手邊的動作,筆端壓至唇上,半晌像是想到了什麼般淡淡勾起了嘴角。


  『嗚噗噗噗——令人心跳不已的學級裁判再開啦!你們這次也一樣要拚了命地找出犯人呀——』

  早上才吊著屍體,晚上食堂卻絲毫沒有任何影響般擠滿了人煙,王馬抬頭看了眼早上由自己親自炸斷的吊燈柱,有些感慨這所學院人們對於性命的冷漠。

  『……』

  『天、天海君?為什麼突然說到這個?』

  『噢,畢竟我們現在不是已經拐進死胡同了嗎,那乾脆換個角度想也是可以す?』

  王馬瞇起雙眼,轉正身體角度後認真地觀察螢幕裡名叫「天海蘭太郎」的人。

  『可是凶器放置的時間根本無從考據,根本沒辦法討論下去。』

  『如果是用木板固定住的話,或許可以從木板消失的時段下手す?』

  ——天海,不簡單啊。話題幾乎都是被他帶著走呢。

  『天海君……你……』

  『怎麼了嗎?赤松桑?』

  『嗯嗯——沒什麼。我們繼續討論吧!』

  ——不過就算隱藏得再好,跟他關係最親近的人也一定會發現什麼,看來赤松醬已經有所懷疑了呢。

  ——作為黑幕,與人太過接近可是一大敗筆喔,天海大哥哥。

  在赤松與天海的互相合作下眾人從獲得的細小線索中抓住了幾項重要證據,王馬看到這裡便離開了。

  雖然無趣,但是的確很有能力。王馬一哂,大抵知道這次那群人的學級裁判已經算是安全過關了。

  『沙沙——沙——』

  移動的途中耳裡的通訊裝置有了動靜,王馬偏了偏頭,單手按住耳後。

  「如何?」

  『和昆太同學接觸了一段時間,星龍馬的卡片在他身上。王馬先生,他的處境真的……』

  「……知道了。」王馬壓下了聲線,冷冽卻清晰,那是平時不太常使用的語調,「東條醬,委託恐怕還要繼續下去了。」

  『嗯,其實到了現在,就算您中途停止我也還是會繼續的。』

  「是嗎?果然拜託妳是正確的呢。」

  雙方切斷了通訊,王馬低著頭呆望著地板許久。安靜地像是雕像一般,冷漠的表情因為失神而遲遲沒有緩和起來。

tbc。


這章不小心寫太多,只好分段了……

另外,其實本來並沒有要寫小吉視角的,但是嗯⁢……寫著寫著就蹦出來了???

王馬君一定是嫌自己出場太少在我腦袋大爆炸了對吧( _ _)ノ|

评论 ( 4 )
热度 ( 23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