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彈丸論破v3/全員向】舞台劇就是要拿來搞事的啊!

*全員歡脫向

*OOC、OOC、OOC!

*本傳人格。

*遊戲中的「才能育成計畫」背景。才囚眾與1、2代同為希望峰學院學生,是晚一屆入學的學弟妹。

*內容: 希望峰學院即將舉辦文化祭,確定活動項目為舞台劇的才囚眾所上演的一段搞事事蹟。

*很莫名其妙的一篇文,一開始只是想看最原喊出中二台詞而已……


---以下正文---


  「吾乃黑之暗影魔王是也。」


  最原單手覆上額頭,四十五度仰角可以說是充滿傲氣。


  「如爾等螻蟻一般的存在是無法打敗吾的。」


  側身一甩披風,黑色劃破空氣捲起了一絲微風。


  「若是膽敢反抗之人,吾皆會給其最殘酷之處刑!」


  「……」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最原默默收回狂妄的姿態,低垂著頭耳根子已經紅得發燙。


  「赤、赤松桑……我想……我還是……」


  「什麼?我覺得你演得挺好的啊。」赤松看了眼捂著肚子已經笑到無法呼吸的王馬,無奈地搖了搖頭,「抽籤抽到了就不能反悔,這不是我們一開始就說好的嗎?」


  「是這樣沒錯啦……」


  「哈哈哈哈——哈、啊——」


  「碰!」


  「王、王馬君?!」


  看著因為笑得太誇張而向後摔了下去的王馬,最原苦的臉走下舞台。


  「沒事沒事——哈哈哈——」抹了抹眼角笑出來的淚水,王馬邊笑邊無力地爬起。


  「汝也笑得太誇張了吧。」


  「笑到整個人摔下椅子還在笑……也是奇葩了。」


  「這也沒辦法啊,最原醬剛剛那個樣子——哈哈哈——」


  想到了剛剛的畫面王馬嘴角又抽動了起來,表情是忍又忍不下去的扭曲。


  「百田,這台詞到底是怎麼回事,魔王台詞也太不正經了吧?」春川雙手抱胸看著一步一步走下舞台的最原轉頭問了句。


  「啊怎麼說呢……因為我也沒有寫過劇本,只能就地取材了。前段時間找了幾次田中前輩,獲得了不少靈感。」


  赤松看了看劇本裡的角色台詞,有些頭痛卻也沒辦法。


  「王馬君,下一個換你。」


  「欸——欸?換、換我嗎?!」本來還在極力忍笑的王馬瞬間垮了臉。


  「不是你還會是誰,快上台吧!」


  「……好。」


  王馬不情願地爬上階梯,站到舞台中央後,苦著臉把台詞唸了出來。


  「嗚嗚嗚,誰快來救我啊,我被邪惡的大魔王綁架了,難道就沒有人可以幫我嗎。」


  「……」


  最原雙手掩面,這捧讀的氣勢是怎麼回事,還有這羞恥的台詞又是怎麼回事!


  「王馬君,完全沒有灌注情感的台詞是會被扣分的!你不是一直很自豪自己的說謊演技嗎,騙過自己其實是一個優雅的公主也不難吧。」


  王馬露出委屈的哭臉,額頭黑青了一片。


  「嗚嗚嗚……誰快來救我啊~我被邪惡的大總統綁架了,難道就沒人來幫我嗎——」


  「王馬君……你再亂搞連台詞都念錯我到時候就叫白銀把你的衣服做成像迪士尼公主的粉色風格一樣繽紛閃瞎眾人眼睛!」


  「……哇啊啊啊啊,誰快來救我啊——我被邪惡的大魔王綁架了,難道就沒人來幫我嗎!」


  「嗯,很好。下一個,天海君上台吧!」


  「呦蘇。」


  王馬拖著步伐走下舞台,表情是一副生無可戀的模樣。


  最原內心默默幫他點了一根蠟燭,然後又想到方才那有如羞恥play的演技,臉紅得再次低下頭來。


  「嗯,OK。下一個,夢野桑。」


  「抗、抗議!為什麼天海君只是站著不動就過了?」


  「kibo君難道沒去看角色分配表嗎?天海君演的是一棵樹唷——」


  「……哈?」


  「廢鐵般的ki坊醬超沒用的啦——」


  「閉、閉嘴!迪士尼風格的公主君!」


  「……」


  難得看到王馬吃鱉的樣子,最原想了想還是伸手過去拍了拍他的背。


  「吶,最原醬,這裡是地獄嗎……」


  對這世界感到絕望……最原也是,簡直是惡夢。


  兩人沉默不語,卻都用被玩壞般絕望的眼神望著舞台上的夢野。


  「夢野桑,寶劍不是這樣拿的,而且妳剛剛的語氣完全沒有王子殿下的氣概。」


  「啊……真麻煩!咱要成為的是魔法師,這樣拿劍才是使用魔法的正確方法!」


  「這樣拿只會把手指割斷吧。」


  「百田君竟然吐槽了?」


  「喂!我就不能吐槽嗎?!」


  舞台上夢野還是堅持劍的拿法,而舞台下則是一臉傷腦筋的赤松以及鬧成一鍋粥的其他眾人。


  最原嘆了口氣,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感覺未來堪憂啊……


  「吶,最原醬。」


  「嗯?」感覺衣袖被拉了拉,最原疑惑地轉頭應了聲。


  「我們互換角色好不好?」紫色的眼瞳瞇起了孩童般的天真笑意。


  「……」


  再重複一次……

  這舞台劇,真的能辦好嗎?

  ……

  ……

  ……


  文化祭當天,舞台劇開演了。


  最原頂著狂狷的黑色魔王造型上了台,幾乎是把這一輩子的中二台詞次數念了個精光。


  而王馬則是每上台一次回來都會發現他的面色變得比上一次青黑,甚至還會有股錯覺等到了落幕之後就會移民非洲一樣。


  抽到負責光線布幕等配置的東條不知道用了什麼方法讓夢野乖乖拿好了劍,雖然姿勢還是有些詭譎,但可以說是沒有太大的問題。


  很快的,終於到了最後一幕。


  最後一幕的場景是在魔王城堡中。殺出一片血路的王子等人終於在魔王房間找到了公主,照著劇本上的劇情最後是王子刺死魔王,然後救出了公主從此過上幸福的生活。


  最原一想到終於快要可以擺脫身上這重得要死的裝備心情就愉悅了不少,布幕拉高後他拾起了魔王那視眾人如螻蟻的臉孔。


  「嗯嗯嗯哈哈哈——要打敗吾?真是可笑,以吾如此強大的魔力,爾等能夠傷到吾半分半豪嗎?」


  「根本不足畏懼!咱……我的一劍可是連黑暗的魔法都無法抵擋的!邪惡的魔王啊——就來看看汝……你有沒有那個能力擋下我的一劍了!」


  夢野幾乎是用著用力到臉色通紅的表情衝了出去,她揚起劍在空中一個橫甩。


  然後劍刃就飛出去了。


  「咦……?」


  最原錯愕地看著飛向後台插入木柱後還在抖動的劍刃,赤松、白銀以及還留在後台待命的其他人也都傻了眼。


  夢野顫抖著手看著只剩下劍柄的道具,一副快要哭了的模樣。


  慘了,這種時候該怎麼辦才好?魔王假裝被剛剛那個劍刃傷到倒地可以圓回來嗎?最原皺著眉思索著。


  「王、王子殿下!您的力量真是強大,竟然連寶劍也承受不了,沒問題的,我把您的劍刃帶回來了!咱們一起殺死魔王吧!」


  kibo一把拔下劍刃從後台衝了上去,話才剛說完卻一個踉蹌往前撲倒在地,而劍刃脫離了他的掌心,在空中劃出一個拋物線硬生生地插在夢野的腳前。


  ——士、士兵!kibo士兵你這是謀殺王子嗎!


  最原冒出一身冷汗,而同樣也嚇得半死的夢野顧不了那麼多,趕緊拔起劍刃。


  「尼嘻嘻,嘛哈哈哈哈——」


  就在這個時候王馬公主卻笑出了比魔王還要更加邪惡的笑聲。


  「你們都被騙了呢~那個寶劍其實在一開始就被我掉包了。嘛,會壞也是理所當然的唷!」


  ——王、王馬君!劇本不是這樣寫的啊!!!


  深怕自己其實才是那個看錯劇本的人,最原趕緊回頭望向後台的赤松等人,卻只見赤松正扶著額頭搖了搖頭。


  「可憐的王子殿下,一直以來這都是我策劃的一齣戲!當然被綁架也是唷,哈哈哈——」


  「什、什麼?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要毀滅世界啊!」


  ——等等等,那我呢?!那身為魔王的我的職責呢?!!!!


  最原一臉見到鬼的神情,不過很快地他就得到了解答。


  「魔王君做的這一切都是為了我喔!因為我們彼此相愛著啊,哈哈哈哈哈——」


  ——原來如此,所以是魔王為了公主打算毀滅世界的設定啊。


  「來吧,魔王君,把這可笑的王子殺了,然後我們一起讓這世界染上血腥絕望的顏色吧!」


  「我——」


  「魔王君!不要被公主殿下騙了!等到他的目的達成後絕對會拋棄你的!」kibo士兵露出了悲傷欲絕的神情,忍著痛苦抱住了最原的大腿。


  縱使千言萬語都沒辦法概括最原此時的內心,就好比在草原上飛奔過的千萬頭草尼馬,就好比愉悅攪拌蜂蜜罐的小熊維尼赫然發現裡面裝的不是蜂蜜而是屎一樣。


  這戲到底該怎麼演下去才好,攪也不是不攪也不是,誰來救救場啊?


  「請各位冷靜下來。」


  舞台上全員屏住了呼吸,頂著連走路都很困難的樹木造型的天海搖搖晃晃地移動到了前面。


  「我是被魔王的魔素汙染而進化的樹妖,公主殿下會變成現在這個模樣應該也是被魔素侵染了吧。魔王君,現在只要你把魔素都收回來,一切都會回復原狀了。」


  「哇哈哈哈——原來如此!那麼魔王君,乖乖把所有魔素給我吧!別聽樹妖說的,你不是愛著我嗎~」


  ——心、好、累……


  「吾,吾愛的是過去純真善良的公主君,真的很抱歉,讓汝變成了現在這個模樣。」


  ——看來只要假裝把魔素收回就可以迎接Happy End了,太好了。


  最原揚起手,作勢吸收魔力的樣子。


  「咚。」


  卻在這個時候腦袋被一個軟軟的物體砸了一下。


  「呃……?」


  「身為王子殿下怎麼會讓你這個魔王使用魔法呢!告訴你,咱……我剛剛已經轉、職、了!從劍士變成了魔法師。」


  ——魔法師王子殿下住手啊啊啊啊啊!


  「就用我最擅長的自爆魔法把你們這些帶有魔素的邪惡之人都毀滅吧!」


  「等等——我只是個士兵啊!」


  無視kibo虛弱的抗議,夢野在空中畫了幾個圓,接著擺出釋放魔力的姿勢。


  「喝——啊——啊——」


  「不——夢野桑,妳不可以為了那群男死犧牲自己啊——」


  不知什麼時候從另一邊後台衝出來的茶柱緊緊撲上了夢野,但是因為衝力過猛導致兩人都向前滾了出去。


  「哇啊——」


  被撞到的最原、kibo兩人也跟著倒向地板,最原傾倒的瞬間抓向一旁的佈置場景,接著場景像骨牌似的倒下,而身處骨牌中間的天海也被壓住了。


  「噗哈哈哈哈——不無聊了吧!這樣的話,我也能夠好好毀滅世界了啊——以公主的名義摧毀這沒有愛的世界!」


  赤松趕緊朝東條比了比手勢,布幕被迅速放下,赤松搶過屬於春川的麥克風,開口說出了臨時加上去的結尾旁白。


  「於是,在所有人都團滅而沒有人阻止的情況之下,公主殿下輕輕鬆鬆地毀滅了整個世界。」


  「……真是再好不過的結局了。」


  「……」


  「……」


  ——無語。


---Fin---


我到底寫了什麼啊啊啊啊啊啊——(尖叫)

评论 ( 8 )
热度 ( 89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