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截斷的記憶 06

→→【章節目錄


---正文---

#06《搜查》

  睜開眼時強烈的白光竄入瞳孔,刺眼感令最原瞇起雙眼,眼睛眨了好幾次後才慢慢適應屋內的光線。

  帶有淡淡消毒水的沉積氣味撩過了鼻尖,最原仰面望著天花板,花了一段時間才把斷續的記憶重新接回。

  為了趕緊到樹林裡尋找從三樓食堂摔下去的kibo、白銀兩人,最原幾乎是用生平為數不多的衝刺速度躍下樓梯,然而在踏上地面時腦袋一陣暈眩,可能是急切再加上身體狀況不佳的雙重壓迫,導致了在一瞬的血液衝上腦門後隨之而來的是眼前一黑——然後意識與世界隔絕。

  ——沒想到身子比想像中還來得差……

  他翻身面向床側的白漆牆壁,牆角擺置的是一個極簡的床頭櫃,上頭放著一朵孤伶且聞不到香味的玫瑰。

  從目前他待的地方來看應該是有人發現昏迷的他直接把人送來保健室的,簡單的床鋪、凝滯的白色空間以及淡淡的藥水氣息都證明了這點。

  或許是因為隔間簡陋的關係隔音功能並沒有做得非常好,閉上雙眼就能清楚地感受到隔壁空間的動靜。

  透過薄壁傳入耳裡的玻璃輕觸聲以及些許的物品置放聲能夠推估外頭有人正在找取藥罐,藥櫃門扇開闔了幾次,接著是腳步的挪移,由近而遠、最後是越來越靠近最原所在的位置。

  隔間門扇被打了開,外頭濃烈了些的藥味撲了進來與周圍的消毒氣體交融在一塊,成了一股對嗅覺不是很友善的氣味。

  「咦?你醒啦。」

  最原緩緩爬起身,抬頭看向由上俯看下來的人,他在腦中搜尋著有關該人的資訊——好像是之前在食堂最先衝出來制止春川的那名男性。

  「啊……抱歉,你應該不認識我才對,哈哈哈,我的名字叫百田解斗,目前比較突兀的才能是與外太空相關的知識,但是不太能確定是什麼的超高校級就是了。」可能是以為最原不是很喜歡與陌生人交談——事實上也確實是如此——百田率先打破了沉默。

  「你好。」最原禮貌地點點頭,「我是最原終一,是你帶我來這的?」

  百天咧嘴露出笑,大喇喇地揚起手臂在空中握緊拳頭。

  「雖然不知道你經歷了什麼,但是既然看到有人倒在那裡就不能放著不管。」百田朝最原豎起了拇指,接著揚起親切的笑,「況且你不是已經下定決心了嗎?要戰勝那個作亂的傢伙怎麼可以在一開始就Game Over呢!」

  ——看來他也聽到了我對王馬君下的戰帖了啊……

  「怎麼,幹嘛擺出這種表情?」

  「……沒、沒什麼。」最原露出了苦笑,「謝謝你把我帶來這裡,我好很多了,真的很謝謝你。」

  最原撐起身子往床邊移動,卻在雙腳快要碰到地板時被百田壓回了床頭。

  「呃,百田君?」

  百田認真盯了最原半晌,然後單手在腦後抓了抓。

  「我說啊,你是不是太勉強自己了啊?」

  ——勉強?

  最原愣了下,皺起眉思考至今為止自己的所作所為,卻沒發現有任何一滴點可以和勉強扯上關係的事情。

  「那個,百田君可能有所誤會,我並沒覺得自己勉強了什——」

  「不對!」

  最原被百田這突如其來的吼聲嚇了一跳,噤了口怔然地等待對方的下一句話。

  「你啊,知道現在身體狀況不好不是嗎?」

  「呃……嗯。」

  「身體不舒服就要多喝水休息你應該知道吧?」

  「嗯……是這樣的,我——」

  「但、是!你卻完全不打算愛惜自己的身體!」

  最原抿著唇,估計自己不管用多麼充足的理由恐怕都會被對方的一句身體不好就該休息來駁回。

  「終一,嗯直接叫你終一應該沒關係吧。」也不等最原的回應,百田直直走到床側的矮櫃前,單手插著腰,「你知道你發燒了嗎?」

  或許是有感覺全身熱得不太尋常,但也沒去多想……就只是有點酸痛而已。

  最原垂著眼搖了搖頭。

  百田無奈地聳肩,轉身把方才放在櫃上的退燒藥和溫水遞了過去。

  「啊……謝謝你……」最原笨拙地接過,掃了眼躺在掌心上的藥丸後閉氣把它吞了下去。

  「本來還以為偵探應該是更可靠一點的生物呢,沒想到意外的軟弱啊。」百田嘆了口氣。

  竟然被歸類成另一種生物了嗎?不過也沒辦法反駁什麼,最原只能朝對方揚起歉意的笑。

  百田想了想好像也覺得剛剛那句話講得有點過分,「吶,我說——」開口才想解釋時卻被突來的聲音打斷了。

  保健室的拉門被刷的拉開,從走廊走進保健室的人並沒有中止一路上的交談。

  「安潔……咱真的……」

  「喵哈哈,別去想別去想,放輕鬆就好了,神大人也是這麼說的唷~」

  「可是——」

  聲音嘎然停滯,過了會才聽到兩人緩步靠近休息隔間的腳步聲。

  「哇啦啦,是你們啊——」歪身從隔間外探頭進來,夜長安潔指了指百田又指了指最原,「是要被轟上天的人和冒充的偵探先生呢~」

  還沒等最原反應過來,百田直接爆氣反論。

  「什麼東西啊,誰跟妳被轟上天!」

  「嘛嘛,別在意唷——」

  「嘿咻——欸……爾等是誰?」從狹窄的門窗鑽進來,夢野秘密子也跟著擺起居高臨下的姿態指著房間內的兩人,只可惜慵懶的矛盾語調把氣勢削弱了許多。

  「我說妳們……這裡是公共場合誰來都沒關係吧?一副我們不該在這裡的反應是怎樣!」百田炸毛似地朝門口的兩人吼道,而被怒懟的兩人卻沒受到什麼影響。

  「因為神大人說今天應該沒人的說——」

  「……咱並不想浪費魔力與外人接觸,極度耗魔會讓身體軟趴趴的。」

  「簡單來說就是嫌麻煩嘛。」

  「……汝的觀察力或許可以與咱的魔法一決高下。」

  「喵哈哈——神大人睡著了呢,沒辦法處理現在的突發狀況~」

  最原看著持續與百田言論對決的兩人,他並不認識夜長安潔,但是卻稍微知道夢野秘密子。

  才剛展露身手就被以「超高校級的魔術師」的名號響遍全學院,創下了最短找回自己才能的紀錄,甚至還有謠言傳出她獲選下一屆遊戲參與者的機率頗高,只不過這些卻都不是最原在意的。

  ——她的才能發現時間。

  這才是最原真正注意到她的主因。

  她是在最原確認了自身才能之後入學的,隨後的幾個月王馬出現於此,緊接著便是有關夢野的超高校級才能的謠言散播。

  要問這與王馬有沒有關係最原不敢保證,但是就是因為時間太過恰巧才會令他耿耿於懷。

  思緒停頓於此,最原看了看被兩人捉弄到現在都還沒停止的百田,認真考慮該不該幫忙一下。

  「妳們有完沒完,來這裡到底有什麼事啊!」

  終於是受不了被一冷一熱的語言夾擊,百田冒著青筋朝門口的兩人吼道。

  或許是因為這次是真的動怒,原本還嬉笑胡鬧什麼的兩人止了音,動作也僵得像是失去牽線的人偶。

  夢野隱約露出了慌亂的神情,而夜長卻在那之後掛上了令人不太舒服的微笑。

  「嗯——是什麼呢,啊對了對了,神大人說要一罐福馬林~所以來找找看唷——」

  「福、福馬林?」百田瞠目,連字音都差點咬不清楚。

  「……請問妳要那個做什麼呢?」最原沉住呼吸,疑惑地問。

  「不是安潔要的,是神大人要的喔!」夜長朝最原比劃了下,隨後用食指在空中畫了個形狀,「嗯——你的體格有點難度呢——」這句話卻是對著百田說的。

  「哈?」

  沒頭沒尾的,甚至可以說沒有任何邏輯聯繫,不只是百田,就連最原也一頭霧水地歪了歪頭。

  「喵哈哈,其實安潔我呀——剛剛是開玩笑的。」感受到衣袖被夢野扯了扯,夜長話鋒突然一轉,「其實是安潔房間的肥皂沒啦,想來這邊找找看,然後就哇——的碰上你們了。」

  「……」

  已經不知道她是開玩笑還是認真的了,最原和百田對看了眼,都從對方臉上看到相同的想法。

  「果然沒有咱的魔法爾等就什麼都不懂呢。咱來告訴爾等吧——咱們在找肥皂!」

  整個空間沉默地令人難受,氣氛尷尬不已,而百田終於從驚呆的狀態恢復後無奈地開口。

  「……我記得保健室好像有一盒的樣子。」百田看起來是被折騰得累了,連走出休息室的步伐都恍恍惚惚的。

  「哇嗚——幫大忙了!這樣神大人的任務也完成了呢——」安潔雙手合十擺在胸前,側著身子笑道。

  「那個什麼神的不是說要找福馬林嗎怎麼現在又變肥皂了?」

  從休息室外頭傳來了百田忍不下去的吐槽。

  「汝沒聽到那是安潔開玩笑的嗎,啊真麻煩……」夢野邊反駁邊跟著走出隔間。

  休息室內只剩下最原與夜長兩人,本以為夜長也會跟著另外兩人一道出去,卻沒想到她連動身的念頭都沒有,只是在休息室內左晃來右晃去的。

  兩人誰都沒有開口,夜長的目光甚至連瞄都都沒瞄到最原身上過,看起來也不像故意留下來要與最原對談的樣子。

  「……那個,妳不跟著他們去找嗎?」忍不住低迷氣氛的最原指了指出入的房門處,恰巧這時傳來了外頭兩人不小心翻倒什麼的聲響。

  「啊,汝所做為何事,早知就用咱的魔法就好了。」

  「妳倒是給我用啊!」

  默默收回手指,最原尷尬地笑了笑,那兩個人還真是毫不掩飾的真性情啊。

  夜長手指堵著唇思考了片刻,斜著頭揚起可愛的笑容。

  「嗯——說得也是捏——還是出去幫忙好的說。」邊說著夜長邊轉身走到了門前,然而卻在中途停了下來,「啊,偵探先生,結果怎樣了呢?」

  輕飄飄的語氣轉折變化,添加了之前沒有的平穩。

  「什麼結果?」

  「食堂的殺人案件呀~」夜長手扶著門扇,最原只能從她的側臉知道對方正在微笑著。

  總覺得氣氛有點怪怪的,但是最原還是老實地答道:「……抱歉,我還什麼都沒開始調查。」

  「呀——這樣啊,不過也看不出什麼對吧。」

  ——看……不出……?

  夜長轉身走到最原面前,前傾的身子越來越靠近對方,最後停在了兩人都能夠感受到對方鼻息的距離,而她撐在床上的手掌正有意無意地摩擦著被單上的皺摺。

  最原下意識地抬頭望著對方的臉,這樣近距離一看才發現夜長那灰藍的眼瞳在深色皮膚下清晰卻又不失色調上的突兀,每當夜長眨一次眼,灰藍都會隨著映入的光澤變得更淡或更深些。

  「喵哈哈,當然就算偵探先生再怎麼努力也不會贏就是了,神大人也是這麼說的唷~」語氣又變回了不正經的輕浮,夜長展露出看似天真無邪的笑後,像是什麼都沒發生般轉身走了出去。

  這句話與其說是不信任最原的能力,更像是站在與最原對面立場的忠告。

  察覺到這一層面的意思,最原收斂了方才的茫然。

  「等等!」盯著被叫住女性的背影,最原一字一句毅然地問:「妳和王馬君是什麼關係?」

  「嗯欸——是什麼關係呢?會是什麼關係呢?」夜長左右晃著身子,背朝著最原以至於根本看不到她的表情。

  只是,這樣敷衍帶過的態度在最原看來簡直和說著謊的王馬沒什麼分別。

  「……」

  無法溝通,在對方完全不想透露其他資訊的前提下再多說什麼都毫無意義。

  「不過吶,偵探先生就繼續保持這樣也是挺好的唷。」

  夜長側身掃了眼最原,然後哼著奇怪的音調蹦蹦跳跳地走了出去。

  「啊……安潔,這是飛上天之人所找到的。」

  「喂!差不多該給我換個稱呼了吧,我的名字叫做百田解斗,給我記住了啊!」

  「還要記名字……真麻煩。」

  「欸~要被轟上天的人意外的對這裡很熟悉呢。」

  「囉……囉嗦!妳要的肥皂,拿到了就趕緊回去!」

  「哇啊——神大人非常高興唷——」

  從外頭傳來三人的對話,雖然是普通得再普通的對話,最原的心緒卻怎麼也靜不下來。

  保健室拉門再次被拉開,百田對莫名其妙的兩人又炸毛了幾句話後才終於送走了她們。

  「真是的……明明一天都還沒過我怎麼就感覺特別累呢……」

  手捂著後腦,百田抱怨似地走了進來,正好看到站在床側整理衣服的最原。

  「哦,要離開啦。」

  「……嗯。」最原側身拾起床邊的鴨舌帽,遲疑了會才把帽子戴上。

  「看你這樣子,就算我要你留下來休息你也是聽不進去了吧。」

  沉重地點了頭,最原想了想還是補了句:「謝謝你把我送過來……還找藥給我吃。」

  「嘛——這沒什麼吧。」百田撇開頭望向空無一物的牆角,「勉強自己終究不太好,身體會搞壞的。」

  最原慎重地點了點頭,不知為何心裡感到一絲溫暖。

  「雖然自稱是偵探,但是也別太較真囉,能力不及的事本來就不是你的錯,可別把那些悲劇放在心裡當作懲罰自己的依據。」

  聞言,最原佇足於門口,轉頭笑了笑。

  「嗯,謝——」

  「畢竟這也為了參加『彈丸論破』所做的準備啊。」

  笑容僵在了臉上,一瞬間甚至忘記了怎麼呼吸。

  「怎麼了嗎?」百田看了眼最原不太自然的表情,奇怪地又問了一次,「你的臉色怎麼好像更差了?」

  「沒、沒事,只是有點疑惑怎麼會突然說到那個。」

  「什麼那個啊?『彈丸論破』不就是大家夢寐以求的希望嗎?財富、地位、錢,只要成功從遊戲存活出來這些根本不是問題啊……你不就是為了這點才謊稱偵探的嗎?」

  「說的……也是……」

  「對吧,總之你也好好養精蓄銳,我這次一定會入選的,到時候咱們撞見了也不用手下留情喔!」

  百田擺出了招牌笑容,精力旺盛的模樣看得出是滿滿的正能量,但是最原卻只感覺到連太陽都無法緩解的冰冷。

  「百、百田君!謝謝你,我……我該走了。」

  「喲!好好努力啊!」

  沒有回應百田的最後一句話,最原抓著帽檐低頭快步離開,或許是想盡快遠離所有人類,一到轉角他就往最沒有人煙的方向鑽。

  不知走了多久,急切的步伐逐漸減緩,繼續走了幾步後才停了下來。

  看著由燈光打出的屬於自己的影子,最原面色麻木地盯著地板上的花紋,看起來應該是水泥構成被打磨過的圖樣。

  「……」

  最原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平常遇到這種情況只要撫撫胸口安慰自己就沒事了,真的難受得受不了時也只是深呼吸幾次告訴自己這個學院本身就存在異樣。

  但是這次他卻怎樣也無法平復自己的情緒,或許是感冒的緣故,也或許是事件的接連衝擊讓自己沒辦法適時調適回來。

  是他大意了,竟然降下警戒到了這種地步,不能去怪百田,本來就是抱有期待的自己的錯,就連王馬的事情他也——

  「滴。」

  最原看著手背上的液體,突然意識到了什麼觸電般地用衣袖用力抹了抹眼眶。

  至少視線還沒有模糊,他安慰自己。

  ——得趕緊把一切結束才行。

  拾起堅毅的神情,最原朝著一開始沒有去成的樹林方向移動。


***

  漆黑的空間只剩檯燈一閃一暗的照明,坐在椅子上的人手撐著臉腮望著看不到的黑色發呆。

  「啊啊——最原醬哭了呢。」平淡的語氣就像是對什麼都不感興趣似的。

  『還不是你害的?』桌上的無線通訊裝置傳出了夾雜雜訊的語音。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安慰安慰我嗎?真是冷血耶。」王馬趴上桌子,手指無聊地擺弄著通訊裝置。

  『趕緊完成計劃吧,拖太久我也怕會吃不消。』

  聳聳肩,王馬摘下臉上的護目鏡,眼眶下的黑眼圈一覽無遺。

  「那也要等入間醬把你修好吧。」

tbc。


有時候會思考為什麼自己要作死寫這東西呢。・゚・(つд`゚)・゚・

评论 ( 4 )
热度 ( 36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