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10 (完)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


碎碎念: 

我、我終於寫完了(大哭),媽呀這篇我寫好久,本來估計六七千字,結果一路爆爆爆爆到一萬多字w。

這篇還沒有潤稿,只不過我目前有點文字疲乏了,可能之後才會上來修一下語句或詞彙。

此文會在CWT49,這個八月中的場次出本,實體本會附特典番外,想問問這裡的人有沒有打算收的,如果真的有人想收我再試試開這裡的通販,大概就是這樣(呃,想收的在留言打個字讓我知道一下這樣)。

旋律正篇基本上在此完結,
謝謝看到這裡、還有點愛心推薦留言鼓勵我的你們<(_ _)>

以上。



---正文---


  文化祭的第一日。

  有別平時內斂的氣氛,在放晴的藍天與坦露的陽光底下,學院各處都添上了一股鮮活的氣息。

  煙花佈滿頭頂,彩帶飄揚於高空,與熱絡的人群一起,最原也一同享受了雙簧管與打擊樂器部合作演出的文化祭開幕。

  指揮部的活動在隔日,最原今天的時間都是無事的狀態,本來已經做好王馬會趁機跑來找自己胡鬧的心理準備,卻沒想到王馬真的如昨日所說的把休息的時間留給了彼此。

  雖然有些意外,不過最原也終於得以放鬆一下。

  開幕表演從校門涵蓋到學院中央的廣場上,這是一次大規模的演奏,最原並不打算跟著人潮繞行整個場地,在經過靠近後方偏僻小徑的時候便悄悄退了出來。早晨到中午的時段是由學院隨機抽到的部所準備的開幕表演時間,而鋼琴部的無間斷演奏則是中午過後才開始。

  最原草草吃過午飯後直接前往演藝廳,節目還沒開始,但是一打開門就聽到了裡頭傳來的柔和琴聲。廳內或坐或站著的人並沒有想像中來得多,台下圍著一圈主辦人員像是在討論什麼,台上幾位學生正在與主控室的人通話,應該是在檢查待會需要用到的舞臺設備。

  台側的三角鋼琴前坐著一位女性,琴蓋掀起後被放上了樂譜,琴鍵上流連出來的音符有些猶豫,不過這依然不減她琴聲的風雅,最原思考到此也有些感嘆,因為曲目很湊巧的是那首《月光》。

  「最原君真的恢復不少了呢,至少身子沒有像以前那樣僵硬了。」

  身後傳來了赤松的聲音,最原轉過身來,隨後掛上了尷尬的笑。

  「雖然還是有些不自在,不過我想的確如妳說的,恢復不少了。」最原轉頭又看了臺上一眼,有些苦惱地抓了抓自己的後腦,「我其實也沒想到一進來會聽到最熟悉的曲子,一時還有點慌張呢。」

  感覺到最原那和昔日相差無幾的性格和反應,赤松漾出了笑意。

  「剛剛的最原君讓我想到了剛認識的時候呢。啊對了,昨天真對不起啊,讓你陪我到那麼晚。」

  愣了愣,最原反應過來後連忙搖了搖頭。

  「不會的,這樣也讓我放心許多。至少我確定赤松桑的手已經完全康復了。」

  「看來,昨天我的努力值得了呢!」撫著胸口,赤松苦笑著吐了吐舌頭,「最原君……其實也有發現吧?」

  垂下眼眸,最原無聲地點點頭。赤松轉身靠向牆壁,像是鬆了口氣般長呼口氣。

  「果然還是瞞不過對聲音特別敏銳的最原君呢。雖然還沒回到去年的狀態,不過我很快就會追上來的。」

  「……好。」

  一段時間兩人都沒有說話,赤松直盯著遠處那名正在彈奏《月光》的女孩,而最原也像是被感染似的把目光移向舞臺上的人。

  「學妹的琴藝很厲害吧?」

  那是赤松稍微隨意的語氣,最原望著前方,緩緩地點了點頭。

  「是的,有很高的水準。」

  「今天的活動是由她開場的,在這之前她一直都有些緊張……應該是想藉由反覆在臺上彈琴來讓自己冷靜下來吧。偵探君覺得如何呢?」

  聞言,最原有些彆扭地傾了傾自己的腦袋。

  輕聲笑了笑,赤松調皮地眨了下眼,「哈哈,看你那慌張的臉——」

  手抬起後才發現鴨舌帽早已被自己摘下,停在半空中的手僵了僵,過了會最原發出了不知所措的低吟。

  「……我想,和赤松桑的感覺還是有差的,畢竟每個人的風格都不同。之前和王馬君鬥琴時他的《月光》也是如此,雖然是變奏曲——」最原回憶起那時從王馬指間裡流竄出來、節奏緩慢卻能夠使人窒息的曲調,然後像是驚覺什麼般揚起了苦笑,「現在想想王馬君還真是花費很大的心思啊,那首曲子……他還故意模仿了赤松桑的彈琴習慣。」

  聞言赤松眼神向一旁微飄了飄,接著連忙擺出了元氣的手勢。

  「那麼,下一次就換我彈奏《月光》吧!」

  「是、是?!」下意識回應後最原錯愕地望向赤松,「怎麼突然說起這個?」

  「去年共演沒有讓最原君欣賞到最後的月光,我想要把它還給你。」

  看著雙手握拳舉在兩側開朗地笑著的赤松,最原緩緩閉上雙眼。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我也一起吧。」邊說著最原勾起了一抹溫和的笑,「等赤松桑的手感熟練了些後,我們再合奏一次吧,把去年沒完成的共演完結。」

  語畢,兩人對看了一眼,然後都露出了笑。

  

  那之後鋼琴部的無間斷演奏開始了,赤松和最原道別,留下了最原還待在觀眾席裡。

  燈光漸漸暗了下來,整個演藝廳聚集不少的人潮,毫無懸念的,畢竟是排列前幾名的熱門主修樂器,對於這個在外界能見度較高的領域,大家都想著一探風采吧。

  而鋼琴部自然維持著那教人驚嘆的水準,單人演奏、雙人的四手聯彈或是雙臺的鋼琴合奏,每一次每一次的交接和轉調都成功地博得現場觀眾的掌聲。

  又是一段完美的曲目交棒,最原不自覺地抬起雙手,頓了頓,卻又放了下來。本來有點擔心自己的掌聲會影響到接續的人,不過看著臺上演奏者依然持著穩健台風演奏著,反而讓最原暗自責備自己真的是多慮了。

  時間從下午延續到了晚上,最原看了看手腕上的手錶,然後轉身離開演藝廳。

  

  接近夜間的學院廣場上牽起了一絲弦音,由小提琴部主導的夜晚饗宴,配合著光線和水舞交融,文化祭第一日的最後旋律被撥散開來。

  最原站在觀眾最後方的階梯上,心境隨著夜晚的琴聲慢慢沉澱下來。

  月下無光的這裡,不會被任何人發現。

  唯一眾人目光焦距之處的那裡光線正衝出水池向上直射出一道細絲,水柱伴隨著光線衝得越高,旋律也顫動得越是高昂。細弦牽動光圈匯集成面,套住了水柱激起了水花,水牆被劃開了一刀,彷彿掀開了簾,閃出了更多五彩且透明的圓。

  小提琴部塑造了靠著旋律控制光水的音樂藝術,光線在最後向外四散,水線在空中跳躍了一段又一段的,最原的眼瞳印著那黑暗中散發著的明亮光芒,閃爍著的同時,內心也浮出了一個念頭。

  ——若是當時沒轉部,現在是否也能夠像臺側的小提琴手們一樣,一同奏出牽動在場觀眾情緒的樂曲呢?

  「媽媽,我要學小提琴!我長大後也要像他們那麼厲害!」

  耳畔傳來了孩童稚嫩的聲音,旁邊的男童拉著母親的手指著臺側彷彿能夠施展出水與光交織的魔法的提琴手們,男童認真的模樣讓最原想起了第一次觸摸小提琴時的回憶。

  初次拉出單音的興奮感,至今回想起來胸口依然有著澎湃的感觸。

  思緒浸入了潮湧中,這段時間的壓力一口氣浮了上來,單手撐住自己的額頭,最原漸漸覺得有些——

  後悔。

  『嗡——嗡——』

  口袋手機的震動把最原拉回了現實,心還微微抽痛的感覺頓時消散不少,低頭看了下,是王馬傳來的訊息。對於螢幕上那令人不知道該做何反應的字句,最原眉頭皺起,嘴角卻不自覺地上揚。

  用拇指簡單按了幾個單字回傳後,最原揉了揉有些發酸的雙眼,轉身離去。

  

  

==================================

希望峰論壇》八卦專區》

【閒聊】有人要來打賭明天哪部的節目最吸眾人目光嗎?

作者: qpworrydb (翻轉憂慮)

時間: 20XX-XX-XX

汝題♡

————————————

#1 draw00to01 (從零畫起):指揮部。

#2 xofolder (低調文件夾):指揮部。

#3 soso5183 (還好):指揮部。

#4 officeOmega (O的off):指揮部。

#5 RWuian (紅池園):很顯然的,擼主發了個廢文啊!

#6【樓主】qpworrydb (翻轉憂慮):一面倒的結論,你們就不擔心期望落空嗎?小心飛得越高摔得越痛啊!

#7 LuQis717 (盧Qs):很顯然的,擼主是來開戰的啊!

#8 Omg (老天):很想吐槽擼主的句子。

#9【樓主】qpworrydb (翻轉憂慮):啊,我沒在嘲諷,請別誤會!

#10 shower (溼答答的演出者):等期望落空了再來發文也不遲吧?

#11 guruguru (滾下來):認真說的話,除了指揮部的全學院接力演奏,我還有點期待晚場的小號鳴幻之夜。

#12 viaVoice73 (73號聲道):哦,樓上我懂。鳴幻之夜做的宣傳真的很吸引人,這次好像還加上了魔術表演,看到都忍不住想去觀賞觀賞了!

#13 OOAS (ooas):指揮部敢搞那麼大應該會花費更多心血吧,你當真以為指揮部的人都是吃素的?

#14 Oodxd0 (表符才是正義):小號部這次的宣傳真的做得不錯ఠ_ఠ

#15 TOMB (立於眼前):期待指揮部是無庸置疑啦,要問我明天的節目還期待什麼應該是中午的薩克斯風染息吧,當然也難保還有其他批黑馬啦((聳肩

#16 B2ikachu (變種黃色老鼠):嘿嘿,大家讓我對明天充滿期待(≧∇≦)/

#17【樓主】qpworrydb (翻轉憂慮):整個串已經偏離我的初衷了……嘛,算了。

#18 wikid1s (迅速維基編輯):有人有找出指揮部接力演奏最佳的觀賞路線嗎?我之前試著畫過追蹤圖,結果一直失敗!

#19 sRainzone (思雨石):借個串問一下,長笛部的演出是在什麼時候?

#20 UmmmmU (鏡面):我也畫過(〒︿〒),好幾次都因為繞不過人群阻塞的區域放棄……

#21 clutch9872Eggs (一窩蛋的數量):看著擼主被眾人無視,只能浮出水面謝謝開這串娛樂了我的擼主wwww

#22 MitoFa (無黑鍵):19樓,是在後天喔,你沒看節目表?

#23 wikid1s (迅速維基編輯):人潮太多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跟著棒次聽完完整的曲子。聽說這次的接力曲也是他們調整過的,我這個學作曲的沒聽到完整版很難受啊!

#24 linkORleak (繫或斷):樓上,反正之後指揮部也會釋出現場錄影吧?想聽完整版只能靠那個了。

#25 THing (進行式):@思雨石,論壇置頂處有一篇文化祭節目的整理串,可以去那邊看看。

#26 sRainzone (思雨石):啊啊……好的,謝謝你們。

==================================

  

  

  

  「糟糕,我都開始有點緊張了。」

  三樓突出的校舍陽台,正眼望去,底下是學院中央的演奏廣場,右側則是學習大樓五樓連接後方行政樓層的露天走廊。

  「百田君,你這麼一說也讓我有點……」

  這裡是最原與王馬等等接棒的場地,屬於大提琴合奏組別的百田自然與這處沒有任何交集,只不過這一看就是高調突兀的演出地點,對於一直都走低調路線的最原來說著實是有些衝擊的,一想到這點本來沒什麼感覺的百田也不免跟著緊張了起來。

  「好吧!沒辦法了終一,我只能把我的獨傳秘方告訴你了。」百田一副忍痛割愛般,朝最原沉重地拍了幾下肩膀,「緊張的時候狂吞自己口水就可以了!我每次指揮都是這麼做的!」

  遲疑了會,最原苦笑著點點頭。

  「嗯。」

  和百田勘查一遍場地,檢查附近的設備和環境沒有問題後,兩人在分別前再次對了下手上的時間。

  上午九時五十三,距離開始還有七分鐘。

  百田估算了下,也該是回去他的組別的時候了。雖然還有些放心不下,不過比起擔憂,他更崇尚的是相信對方的能力。

  「終一,別輸了啊!來,我們一起吶喊——喔喔喔——對對,就是這樣,喔——!」

  雖然不知道百田指的是什麼,不過最原也反射性地配合他舉起拳頭,和百田朝天喊了好幾聲無意義的單音之後,百田才瀟灑地離開。

  望著百田的背影,最原苦笑著揮著手。其實他還是不太明白剛剛自己到底在幹甚麼,不過朝天吼了幾次後精神確實提升了不少,這麼想的同時褲子的口袋傳來了手機靜音後的震動。

  『喔喔喔——喔——!』

  『……王馬君,別鬧了。』

  『誒——我看最原醬喊得蠻愉快的呀!』

  瞬間有股羞恥感。

  深吸口氣,最原側臉斜瞄了下五樓的露天走廊,接著像是驚嚇的貓一樣連忙轉身背對那裡。

  不用細看也可以感覺得到王馬正撐著臉頰笑嘻嘻望過來的目光,蘊含深意的、灼熱的,彷彿能夠被燙著。

  強逼自己不再想下去,為了緩解這樣的不自在,最原把視線放回了手機螢幕上。

  『王馬君你,難道一點都不緊張嗎?』

  『哇嗚,怎麼會!當然是緊張死了啊!尤其是還要從厲害的小提琴師那裡接過旋律,我緊張得差點土下座了喔,不是騙人的喔!』

  『……是說謊的吧。』

  『尼嘻嘻——』

  兩人的對話很快就中止了,餘三分鐘,指揮部全員一同收到了群組發送過來的時間倒數。

  最原收起手機,拿過一旁已經準備好的小提琴,可能是緊張的緣故,抱著提琴的手一次又一次無視主人的意願撫過琴面,最原深呼吸了幾次,最後像是想到什麼猛吞了幾口口水。

  餘一分半,最原轉頭望向底下的廣場,圍觀人群早就層層包圍四周。

  那裡是序幕也是終章,接力從廣場開始延伸至主要的學院大樓,繞過各部後依著圍牆轉回廣場結束。

  路線雖是如此,沒有多複雜,但是若要全程跟著卻還是有些難度。而活動需要的場地過大,自然也影響到了其他場地的部節目,對此被干擾到的部自然是提出了相對的抗議,不過慶幸的是這一切都在協調過後獲得了理解。

  餘三十秒,指揮部的學生早已都就定位。

  佇立於廣場高臺上的那台三角鋼琴,是落下開場第一個音符的先鋒。

  拖住琴頸的少女與手持銅管的少年眼神交會,嘴抵在木管吹口上的學員斜眼瞄了下後方抓著鼓棒的同學。全員交流的小動作,無聲似是屏住了呼吸,時間在這凝神的瞬間被拉得漫長。

  餘十秒,最原架琴放到了肩膀上,弓壓在弦上進入待命狀態。

  秒針移動至最後一格,時針停在了數字十的位置,分針喀地垂直指向上方。

  那一秒黑白鍵的音符落下,各處轟地炸開了聲響。接續撼鳴之後,是敘述性質的奏鳴曲式。

  高音掛起的熱烈陽炎,跳躍於電線的活潑麻雀,管聲低鳴而過的列車,沉悶笛音延伸至高架橋的車道——旋律架構出了人來人往的都市,那是第一樂章奏曲的主題。

  最原所屬的第一小提琴組接續在管弦組之後,起始音符是在第一樂章第一部分結束前的剎那,沒有指揮的突入是很冒險的,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才更有考驗的價值。

  被稱作呈示部的第一部分奏章即將結束,最原與散落在各處的提琴手們一同拉下了弓,第一小提琴組適時地切入弦音——此為呈示部變奏曲調,屬於奏章第二部分的發展部。

  祥和的旋律起了變化,城市的上空布上烏雲,雨嘩地陣陣落下浸濕了整座城市。電線上鳥群一哄而散,火車因雨水反射了光,地面積起的水窪隨著水滴答答答地落下並濺起了片片水花。

  然後旋律反轉,轉回與呈示部相仿的第三部分——再現部。

  大雨沖刷過後的城市變得清新,屋簷聚集一粒水滴後落入水灘裡,水灘掀起的漣漪圈擴邊際,水鏡反射著被遮蔽的灰天,漸漸隨著烏雲消退映出了乾淨的藍。

  世界再度鮮活了起來,列車駛進車站,小鳥跳上緩緩靜止的車頂,清脆的鳴叫顯得格外悅耳,站中等待的旅客各自進了車廂,數秒後列車再度緩緩啟動。

  笛鳴響起,低音連綿,高音一上一下竄過,列車起步後滾輪逐漸轉動,越轉越快、越轉越急,起步的風景開始向後捲動。

  第一樂章駛入尾聲,最原一頓一頓壓弓拉下,數把樂器的旋律交錯共鳴,在最後一段的小節,最原迅速推上了弓。

  尖銳的音劃破天際,時間陷入靜默,直到最原收音牽出如絲的弦。彷彿迎來另一個世界般,白光閃爍後恢復了視野。

  列車駛入了銜接階段的上半段。

  這是最原的獨奏,現場唯一的琴聲與顯眼的位置很快成為了焦點。感受到眾人聚集過來的目光,最原輕闔上眼。

  列車通向何處?銜接階段的上半個段落便是對聽眾們提出質疑。

  滑向第二把位用無止息的八分音符快速地抖弓,躍上音譜上的休止符後,停頓,一聲長音揉弦。

  列車通往何處?

  是能夠忘卻一切的花田?

  還是能夠逃避過往的森山?

  或許是沒有任何人生活的荒原,也可能是沒有任何熟人的另一個城市。

  出題後,列出選項,然後由王馬給予回答。

  列車駛向何方?

  交接階段,王馬的音進入了最原的領域,接著緩緩攀附上提問的旋律。

  駛出隧道,是排放白煙的工業區。

  兩人的旋律交會,最原柔聲向上,如徐徐升起的白煙,一段三連音後漸弱音,白煙升至高空後潛於純粹的藍天。

  王馬抬弓一劃一劃拉下,如雨後的涼爽氣息拍打於高速移動的鐵塊,縱向切換音符,似鐵塊急速衝刺下撞散了瀰漫至軌道的灰霧。

  交接完畢,最原退出了共奏,放下琴抬頭望著還在持續拉奏的王馬身影。

  列車駛出了工業區,來到逐漸低矮的住宅區。

  與都市相差甚遠的樓層建築密密麻麻地排列在街旁,未乾的泥石壁附上了一層深色,啪噠啪噠地從窗景中橫向劃了過去。

  第二小提琴組在此時加入演奏,如顏料般暈開了旋律,離開住宅區後,是一片翠綠的遼原。

  列車駛於現在。

  把主旋律轉交給第二小提琴組後,王馬也退出了演奏,轉頭對上了下方看自己看得出神的最原目光,果不其然換來了對方不知所措的反應。

  王馬笑嘻嘻地朝最原比了個勝利的手勢,最原猶豫了片刻才遲疑地也抬起手當作回應。

  而這樣的回應換來的是王馬一秒變調的表情,從原來單純的笑瞬間扭曲裂嘴。這不妙的結果讓最原明顯愣了下,然後在驚覺王馬又打算做些什麼後強行把自己拉回神來。

  然而,王馬已經站上了走廊的矮牆。

  最原驚慌地跑到陽臺邊緣,也就在此時王馬從高處跳了過來。

  「王馬君!」

  在空中逐漸向下墜落,王馬看準時機掏出槍型道具,朝校舍的上方按下發射鈕,繩索啪地射了出去,撞上鐵杆後張爪鎖地。

  藉著繩索擺盪到陽台上方跳了下來,正好落到最原的眼前。就著蹲地的姿勢,王馬轉頭朝最原露出一抹得瑟的笑。

  「將將~最原醬,有沒有嚇到啊——」

  最原摀著胸口,被嚇得連一絲指責的力氣也提不上來,對此王馬還故意幸災樂禍地湊到最原的眼前左右探了探臉。

  「誒?真的嚇傻了?吶吶——最原醬不會就這麼簡單被嚇到了吧?尼嘻嘻,還好吧?吶吶——」

  也是知道王馬喜歡捉弄人的個性,最原左右搖了搖頭,緩和下來後才給了句「我應該是沒事的」的回覆。

  「既然最原醬覺得沒事了,那我們就可以出發了呢!」

  「咦?等、等等——」

  話都還沒說完就被王馬一把抓著往走廊上跑,最原用手扳了扳被王馬緊扣住的手腕,卻只感覺到手腕處的位置被捏得更加用力,瞪著自己被握住的手,在確定一切都徒勞後也只能乖乖地跟在後頭。

  「很好很好,最原醬,再來往這裡唷——」

  離開走廊後兩人開始往一些隱密小徑前進,先是拐入了窄道、越過欄杆,又是匍匐前進,然後爬上逃生用的鐵梯。

  「王馬君,我們到底在做什麼啊……」

  雖然這麼問著,最原還是繼續向上爬了一格階梯,已經爬至頂端的王馬趴在上方探頭看了下來,對於最原的詢問只是漾出了更燦爛的笑而不回應。

  伸手抓住王馬伸下來的手,王馬一個用力把最原拉了上去。

  上層是一處兩棟校舍相交的閣樓,一側有著沒有加窗的窗口,向下能夠看到指揮部還在持續進行的接力演出,那管弦交響聲也一覽無遺地撞入了耳膜裡。

  「還在第二樂章,看來有趕上呢——」王馬走到了最原的跟前,雙手插腰愉快地說道。

  「王馬君把我帶來這裡,就是為了這個?」

  「尼嘻嘻,難得我們指揮部的樂曲——不好好享受豈不是太無趣了嗎?」

  一同望著下方正在交融著的長笛組與弦琴組的合奏,一陣風吹過,撩起了兩人的髮,旋律正巧是柔和且舒服的長調,配合遠眺的景致,身心都放鬆了許多。

  第二樂章後半是列車經過山間湖畔的描述,有著山林氣味的涼風匍匐於水面上,捲起一小水波又輾轉淹滅,橘紅的落葉浮在一旁,微微晃動了下。

  當列車經過時,又捲起了新的一陣涼風,音符循環著、撥弄著,接著繼續向前挪移。

  「要轉移場地了,最原醬。」

  「嗯,走吧。」

  同行於旋律一側,他們爬上了屋簷,跳向另一個邊緣,側身穿過間隙的小道。

  「王馬君。」

  「嗯?」

  「……沒事。」

  兩人短暫在一處轉角駐足,王馬收回了關注下方情況的目光,斜望向最原,笑嘻嘻地歪了下腦袋。

  「怎麼?被牽動情緒了?」

  無聲地搖了搖頭,最原看向又變回單一旋律的交接位置。

  「進入第三樂章了。」

  也不打算戳破最原這拙劣的轉移話題方式,王馬雙手擺在腦後,順著最原的話隨意地回道:「那就準備往回跑囉!」

  從長調轉為快板,第三樂章的行徑路線變得急促了起來。兩人彷彿被列車追趕著,轉過好幾個彎道、穿過幾處長廊都無法停歇。

  駛離山間的列車還在持續前進,在交叉的鐵軌上過彎,在橫越的鐵橋上加速,嗡嗡嗡的鳴笛聲撼動了耳膜,令人忍不住緊張了起來。

  「我、哈……我、我還是第一次被旋律這樣追著跑——」

  「不覺得超有趣的嗎——嘻嘻——」

  兩人趁著旋律進入轉速的小節時停下緩口氣,接著在臨時加快的段落前又快跑向前,繞過了各部樓層,就像與列車一起經過各處景色,然後,一同撞入了終樂章的交接區。

  一簇鳴響,樂曲被向後拉扯,漸緩。

  「哈……哈……哈……」

  「最原、醬,嘻嘻,我、我就說、不無聊吧——」

  「王、王馬君明明自己也、也喘到說不出話來……」

  「我才不、累唷!」

  「……少、少騙人了!」

  累到連偽證及辯駁都下降不少等級的兩人雙手撐膝喘著氣,趁著這個休息的空檔,滯於空中盤旋的聲音還在訴說著樂曲。

  列車駛過的風速把提示看板推轉了幾圈,繞過各處的列車最終還是回到了這個曾經被大雨沖刷過的城市。

  接續的是輕快活潑的曲調,與第三樂章的匆促不同,但與第一樂章的風格極為相似;有著歡活的氣息,卻又帶點清爽的悠閒。

  終樂章採用了古交響曲制定的終章曲式,相異於第一樂章有著階段劇情概念的奏鳴曲式,迴旋曲式是一種會多次重複同段旋律的樂曲格式。

  反覆響起的副歌浸染了整個空間,插入的間奏短暫,之後又被旋律覆蓋,那重覆的旋律是第一樂章主旋律的變奏版。

  王馬和最原恢復體力後也踏著旋律的軌道跟著,平緩的速度是即將靠站的列車,在車頭抵達終點後噴出團團濃霧,接著停止了齒輪的運轉。

  管弦組在此刻奏鳴,接回第一樂章時熱烈陽炎的都市街景。

  「終樂章前半段結束了。」

  中提琴組與長號組的音色隱晦,敘述著雲層散佈到都市上空的情節。王馬內心評估著接下來曲調的發展,視線掃到場中的鋼琴時停留了一會,接著轉頭朝最原眨了眨眼。

  「我們下去吧。」

  「好。」

  離開的前一秒,最原奇怪地瞄了下剛剛王馬停頓目光的位置,然後轉身下了樓梯。

  

  終樂章是相應第一樂章卻又獨立的一個曲式,樂器分部雖然和第一樂章有所重疊,但是也加入了其它的樂器,並且最後的結束是交由鋼琴來完結,有著呼應第一樂章鋼琴起手的含意。

  演出之前最原有看過終樂章的樂譜,但是卻沒有實際參與終樂章的排練,因為自身是第一樂章小提琴組的接棒人員,所以當時較多的專注是放在自己負責的部分上,不過至少,最終完結段落的樂器分配他還是知道的。

  然而,明明應該是扮演末段旋律演奏的鋼琴前,卻沒有人坐在那裡。

  

  走到一樓後,兩人離開了行政大樓,廣場外圍擠滿了人,他們勉強擠了擠才擠到了靠近演奏中心的邊緣,順著邊緣他們進入指揮部人員的專用道。

  走在前頭,王馬有意無意瞄了瞄從下樓開始就若有所思的最原,趁著旋律還在間奏的時候,王馬用手肘撞了下對方,看著最原一怔一愣地抬起頭,王馬輕佻地笑了笑。

  「最原醬,跟著旋律遊繞的感覺如何啊?」

  最原灰金的眸轉動了下,隨後才意識到這句話的原意。

  「……指揮部的各位都非常厲害,彷彿真的身歷其境。」就在這時銅管組的幽鳴繞入耳裡,最原眼神跟著勾向遠方,然後又斂下了眼簾,「列車開過各種區景,沉靜的雨水、湖泊的落葉、急促的列車都生動地讓人驚嘆,我很榮幸能夠參與這樣的演出……」

  抿著嘴,最原沒再說下去,不過一看就知道最原還有甚麼話窩在嘴邊沒說出口。

  明白這點的王馬輕闔上了眼。

  「行駛於軌道的列車,在繞過各處後又回到了一開始的城市。最原醬有想過為什麼最後是由鋼琴來終結嗎?」

  最原摀住了嘴,思考片刻。

  「一個樂曲的結構,呼應前文吧,我想沒有比鋼琴更好的樂器擔當了。」

  「是的,不過——尼嘻嘻,這是以樂曲體裁為標準的答案對吧?我想知道的不是課本上的答案,而是最原醬你自己的見解。」

  「自己的……見解……」

  曲調離開迴旋曲的插部後再度回到副歌的部分,弦琴組接下了主軸旋律,雲層集中後是不堪重量滴滴落下的雨水,空氣帶了些許濕氣,樂曲都透出了涼意。

  看著最原皺眉陷入了沉思的神情,王馬把視線移向廣場正中央的三角鋼琴,開口拉回最原的思緒。

  「時間到了。」

  「……嗯。」

  「看來最原醬早就猜到了嘛。」

  「我只是還在懷疑……王馬君和司儀的交易,我只能想到這些。」

  「尼嘻嘻,真不愧是偵探呀!那麼即使到了最後,最原醬也請好好享受吧。」突然湊到了最原耳畔輕聲說著,趁著最原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後退一步,然後王馬勾起了笑,「這是我對最終末鋼琴獨奏的見解,最原醬也可以把這當作是本總統為了你的演奏喔——」

  話落,王馬轉身走向舞台。

  

  接續在落雨的樂曲之後,王馬的鋼琴旋律悠悠響起,穿透了雲霧融入了街景。不同於鬥琴時月光的冷清,那是屬於王馬小吉獨特的烈陽。第一樂章被烏雲削弱光輝的陽光,在最終樂章由王馬重現。

  音符一彈一落隱含著對最原的喊話——烈陽綻放著光輝、天空透著純粹的藍,陰雨過後的晴天依然不會有任何瑕疵。

  若是旋律能夠表達自身的情感,那麼自我的展現,牽動他人的思緒也許就是必然。這一曲,王馬小吉說,是為了最原終一所演奏的。

  ——所以請仔細聽吧。

  ——我,王馬小吉,把這曲傳達給你。

  王馬那敲擊著琴鍵的手指透露了恣意,狂妄般把他的思緒都灌了過來。

  什麼最終由鋼琴完結曲子的見解,只不過是為了更容易傳遞話語罷了。

  最原愣愣地呆望對方。

  有那麼一剎那,最原產生了想要站在王馬身旁的衝動。不僅僅是讓他為了自己演奏,同時也想與他一同用旋律詮釋彼此對對方的心意。

  接受著他的音符,傳遞著對他的情感,那是一瞬間最原過去從沒有產生過的強烈慾望。

  曲目在輕抬起的手上終了,不知不覺王馬已經結束了演奏。王馬站起身與身後所有的指揮部學生們齊齊向現場的觀眾鞠躬,而最原卻忘記了自己身為指揮部一份子的身份,在一片掌聲中恍神如行屍般走上表演台,直到站到了王馬面前最原才些微回過神來。

  「尼嘻嘻,怎麼啦最原醬?」

  沒有回答他的問句,又或者說根本不知道該如何回應,最原慢慢地垂下頭,最後額頭直接靠在了王馬的肩膀上。

  「對不起,就這樣……一會兒就好。」

  有點擔心對方會把自己推開,不過王馬卻像是哄小孩般輕輕拍了拍最原的背。

  「OK的喔~雖然很多人在看,不過大方如我可是一點也不介意被最原醬吃豆腐喔!就——算最原醬現在緊緊地抱住我也沒問題的唷!」

  「王馬君……真是的。」刻意放低了音量,接下來的話只有離自己最近的那個人才能夠接收得到。

  不經意地蹭了下腦袋,額頭上傳來了些微摩擦的感覺,最原的臉微微竄起了熱度。

  「我想……我想轉回小提琴部了。」

  「嗯?嗯。」

  「我想,和你共演一次。」

  「尼嘻嘻,好唷。」

  「我和赤松桑約好,等她恢復去年的狀態後會再和她演奏一次《月光》。」

  「哦哦,我知道唷!」

  聞言,最原驚訝地抬起頭。

  「你、你知道?」

  「赤松醬告訴我的,她還問我要不要一起來聽呢!」

  「啊……這樣嗎?我、我的確也是想邀請王馬君一起來聽的……」

  「會去聽喔!畢竟這是對於最原醬來說一個很重要的過程嘛。」

  「呃……嗯。」

  從王馬的肩膀上移開後,最原微偏過臉,面上帶著複雜的表情——

  有些苦惱,卻也有些靦腆。

  「我想,或許我對王馬君也有著什麼……情感。」

  「哦——我可以把這句話當作是告白嗎?」

  「呃?慢、慢著!我我我還不確定——」

  「尼嘻嘻,都忘記對付最原醬需要更激烈的手段了呢!」

  王馬笑嘻嘻抬頭對上了最原依然透露著慌亂的灰金眼眸,他一腳向後點地,彎下身朝對方擺出了熟悉的邀請手勢。

  就如同當初對著對方提出鬥琴的邀約。

  就如同在頂樓時邀請對方一起躍下月夜。

  也就好比現在,詢問著對方是否一同迎向未來。

  「我,王馬小吉,在此向最原終一提出邀請。」王馬掌心向上伸至對方的眼前,「願意和我交往嗎?」

  

  

  一曲終了後,那圍繞在你周身的餘韻及氛圍,猶如扣人心弦的景致。

  就如同旋律消散之時,我那強烈的情感依然不會就此消逝。

  

  

  第一次,最原接下了對決的邀請。

  第二次,最原握上了他的手心。

  而這一次,最原也依然會認真地點點頭,並且給予回應。

  

  

  ——王馬君,的確就如你所說的。

  旋律方逝,但是景致猶存。


Fin。

评论 ( 37 )
热度 ( 44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