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截斷的記憶 02

→→【章節目錄


---正文---

#02《日常》

  緊接著,又傳來了一連串東西倒地的聲音,事發位置附近的學生群都識相地退了開,而不明所以的好事群眾則一臉看好戲地望向那裡。

  弄倒桌椅的是一名女性,黑髮紅眼且有著冷冽銳利的氣場,最原搜尋腦中的記憶想起來她應該是那個赫赫有名的「超高校級的暗殺者」——春川魔姬。

  「你這是做什麼,當著大家的面打算殺了我嗎?」與春川對峙的是一個看起來不怎麼起眼的人,最原沒看過他,可能是不同樓層的同學,他的音調拔高得尖銳,幾乎蓋過周遭的雜語,刺入了最原的耳膜。

  春川並沒有回應對方的話,只是冷冷地瞪著眼前的人,而那人被這樣瞪視或許是因為害怕想逞強竟然直接抓起一旁的東西砸了過去。

  「碰!」

  春川一個迴旋踢把東西踢回去,硬生生擊中那個同學的肚子。無視他痛苦彎下腰的模樣,春川快步走上前,抬手劈了下去。

  「喂,住手!」

  並沒有如料想般劈下,不知道什麼時候跑到春川後方的百田解鬥拉住她的手臂,下一秒快速地擋到兩人的中間。

  「妳想殺人啊?」像是沒有感覺到春川越來越濃烈的殺氣,百田一臉無害地說。

  「讓開。」

  「我讓妳就放過他?」

  「……我再說一次,讓開。」

  「不讓!我說啊,螢幕裡面已經夠熱鬧了。」百田指了指正在直播『彈丸論破』的非日常畫面,無奈地說:「別連這裡也鬧起來吧?」

  整個場合沒有一個人敢開口說話,春川看著百田許久後冷著臉轉身走開,附近圍觀的群眾嚇得立馬讓出一條道路,而處在圍觀人群中央的百田則微微呼了口氣。

  情況看來並沒有變得太糟,最原也放下了心,然後轉頭想要繼續剛剛與白銀的話題,卻怎麼也找不到她的踪影,而更沒想到的是在這個時候剛剛那名惹怒春川的同學竟然又跳了出來,口氣充滿挑釁。

  「別以為嚇唬了下別人就會怕妳!誰不知道妳想幹什麼?不就是想要在這裡弄個事件來吸引黑白熊的注意嘛!」

  「……喂、喂!」站在前方的百田也傻了眼,趕緊回頭示意對方住嘴,可惜並沒有什麼用。

  「也是啦,身為超高校級的暗殺者,也只有殺人這個方法可以展露才能了不是嗎?」顯然是完全惱羞昏頭,說了這些話後竟然又補上了一句:「反正像妳這種專門帶來死亡的才能,就是要趕緊進去『彈丸論破』被處刑啦!」

  鴉雀無聲,整個現場陷入了靜默,春川冷冷地轉過身來,黑著臉緩緩壓低身子,然後下一秒消失在原地。

  最原緊張地向前踏出一步,視野前方卻撞進了一旁也衝了出來的另一個人影,而比人影更快的是離那名學生更近的沉穩女子,她推開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百田,轉身先朝那名學生一記猛擊,再來直接拍向對方的額頭。

  「唔……東條妳……」那名同學話都還沒講完就暈了過去。

  護在昏厥過去的學生前面,東條斬美看向近在眼前不到兩尺的春川說道:「揍他一拳當作是抵消了,就這樣算了吧。」

  接著兩人都沒再開口了。

  她們的視線在空氣中交會,或許是在打量對方,也或許是在較量著彼此,一時間竟無人有其他舉動,好似時間停止了般令人窒息。

  「簡直……蠢到家了。」

  就在最原以為兩人都不想退讓時,春川冷淡地開了口,然後站直身子,收斂了四周壓迫的氣場。

  食堂裡氣氛再次恢復了往常的熱度,最原目送著消失在食堂門口的春川背影,手壓著帽檐沉思了會,然後把視線收了回來。

  方才擋到自己前方的那個人影令他有些在意,既然白銀已經離開,想要詢問她說的話也沒辦法了,那就先從眼下的這件事上著手。

  最原環顧四周,視線在一處餐桌前停頓了下,方才在春川衝出去時那個人也即時跑了過去,從當時那人的舉動來看應該是想救下那名學生的,只不過東條比他早了點,而在發現學生無事後則是低下頭默默退回人群裡,像是希望沒有人注意到他似的。

  若是單單只是這樣最原還不會有所在意,只不過當時那人的手掌處好像不太一樣,雖然他掩飾的很好,但最原還是有註意到……那應該是機械的手吧?

  退回人群後那人又戴回了手套,看來平時的他並不會擅自把手套栽下才對,他好像不是很擅長應付與人交談的場合,幾次被人搭話都顯得緊張,走出人群後也在刻意避開他人的注意,左顧右盼確定沒有人發現自己後才默默離開食堂。

  最原想了想,最後還是跟了過去。

  其實最原也搞不懂自己現在的行為,若是換做以前他應該是不會想去做這樣的事的,每天光是被周遭異常的氣氛弄得筋疲力竭外也只有把自己關在圖書室裡才能冷靜下來,根本不會有餘力去懷疑旁人的一舉一動。

  這麼想來一切變化都是從遇見王馬小吉開始的,而直指王馬有問題的白銀紬也好像知道些什麼。

  ——王馬君,你到底……

***

  最原跟著那人走了一段距離,也不知道是那人太沒戒心還是最原自身的跟踪技巧不錯,竟然到了那人走到目的地停下時都沒被發現到。

  原本在那人走入宿舍走廊時最原就有些懷疑,而直到他停在某間房間門口後最原終於能夠肯定對方想找的人是王馬小吉。

  前一陣子搜查有關王馬的情報時最原自然也查到了他的宿舍位置,他的房間和最原一樣是單人房而且也是位於走廊盡頭的角落,最原來過幾次才知道王馬回宿舍休息的次數幾乎沒有過,每次都落空後便放棄從這裡找起了,只不過沒想到除了自己也有其他人在找他?王馬小吉到底還牽連了多少人呢?真是越來越搞不明白了。

  最原躲在轉角後看著那人按了按房門旁的門鈴,不知為何也有些好奇這次的門會不會如願打開,畢竟幾次碰壁的情況下也令最原有些沮喪。

  而如預期般的房門並沒有被打開,那人顯然也猜到了結果而垂下肩膀,看起來有些無助,最原內心默默地同情他起來,畢竟對於這點來說他們應該算是同病相憐的關係……吧?

  「嗯……看來真的沒有人呢。」

  從耳後傳來了旁人的聲音,聽著這樣的話最原不自覺地點了點頭,然後瞬間反應過來,嚇得從角落跳了出來。

  「啊!王、王馬君?」

  「尼嘻嘻,最原醬還是老樣子總是會做一些讓人覺得有趣的舉動呢!」

  「你……你怎麼會在這裡?」最原一想到之前怎麼都找不到的人現在卻突然冒了出來就有些心情複雜。

  「嗯……可能是因為走在路上正好看到最原醬鬼鬼祟祟的模樣很稀奇所以也跟過來了,結果竟然還被嫌棄,嗚哇——真是超過份的——」

  「不,我沒有……」

  所以剛才的情況是自己跟蹤了某人,而自己後方又跟著另一個人? !

  這也太……最原無力地撫額,一整個不知道該說什麼。

  「沒有對吧,我就知道最原醬怎麼可能會嫌棄我呢,畢竟你都打算拋棄我去跟蹤ki坊了呀~」

  「等——」毫無預警被拆穿自己跟踪別人的最原紅了臉,而顯然早就注意到這裡的kibo也聽到了這句話。

  「跟蹤?」歪了歪頭,kibo看了眼最原又看了看王馬,突然恍然大悟道:「最原先生真是太過份了!竟然跟蹤我?」

  「……」

  「嘻嘻,說到底都是被跟踪的人不對呀,明明是機器人捏~」

  「什、什麼?!這是我的錯嗎?機器人也是有偵查失誤的時候,怎麼可以這樣雙重標準!」

  「喂……」最原有些頭痛地制止了兩人的對話,然後無奈地說:「你們兩個認識?」

  「對的喔,就像你看到的,ki坊是我的同伴。」說完王馬還一手搭上kibo的肩一副兩人很熟的樣子。

  「誰、誰跟你是同夥!我才不會和絕望殘黨有任何合作關係!」一把抓開王馬的手,kibo退後一步進入戒備模式。

  「哦——」聽到這話後王馬勾起了笑,只不過這個笑卻沒什麼溫度,反而有些危險的感覺。

  面對這樣氣質完全不一樣的王馬,最原有些意外,好像是挖掘到了王馬的另一面,卻又無來由地理解這也是屬於王馬小吉的一部分。

  沒有過多的猜疑,甚至自然而然地接受這樣的他,想到這裡最原猛然回過神來。

  這種感覺又來了……

  就好像明明不是同伴卻莫名信任著對方……?

  「說得也是捏——誰叫我是超高校級的總統呢,尼嘻嘻。」

  「……王馬君?」

  「最原先生請別太過相信他,他可是絕望殘黨!」

  「是啊是啊,那麼未來機關的ki坊來找我這個絕望殘黨有什麼事呢?」

  「什麼事……竟然問我什麼事!你應該知道我進來的目的吧,既然這樣就別來搞亂!」

  「什麼搞亂,明明我的做法都比你們來得有效率多了,對吧最原醬。」

  突然被點名的最原一臉錯愕,然後卻看到kibo正用一臉複雜情緒的表情望著自己。

  「嘻,好了ki坊,再欺負最原醬的話連我都要生氣囉。」

  「誰欺負他了,剛剛到底是誰一直嚷嚷不讓人說話的!」

  無視kibo虛弱的抗議,王馬一派輕鬆地走到了最原身後,開口道。

  「不然這樣吧,反正我們目的差不多,乾脆合作也行唷——」

  「你、你在開玩笑嗎?」

  「不然你可以問一問內心的聲音啊,說不定他們會同意呢。」

  「這……這……」

  看著面色有些猶豫的kibo,最原有股衝動想告訴他剛剛提醒別人不要太相信王馬的就是他自己,可惜並沒有等到最原開口,因為就在kibo呈現放空狀態時王馬一把抓住了最原的手,然後再次像之前一樣把人拉著跑開。

  「等等,王馬君,這次又怎麼了!」

  莫名其妙被第二次拉著跑的最原還是一臉疑惑,雖然沒有上次那麼抗拒了,但還是有些不適應。

  「怎,你們怎麼可以逃走!」回過神的kibo發現兩人逃逸成一個小點的背影,連忙使出渾身解數也衝了過去。

  然後三人的追逐戰就此展開了。

  「為什麼我要跟著你跑啊?他追的不是你嗎?!」最原忍不住大吼,只不過一回頭就看到了kibo怒氣沖衝奔了過來的畫面,那帶著驚悚、充滿猙獰表情的畫面嚇得最原也不敢停下來,跑得一次比一次賣力。

  「最、最原醬就別說這種見外的話了,我們倆早就是同一艘船上的了。」說完他看了下腦後,臉色也變得可怕,「快跑!會被殺掉的!」

  最原被王馬拉著左拐右彎,爬上樓又跳下階,簡直比跑百米還來得累人,他甚至有股錯覺可能下一秒就會昏厥身亡。

  兩人最後跑到了頂樓,是一個死胡同。

  完了,最原絕望地心想,然而這時王馬握著最原的手卻加重了力道。

  「最原醬,準備好了嗎?」

  「什麼?」

  「衝吧!」

  「什、什麼啊啊啊啊——」

  王馬拉著最原直接跳過了頂樓的鐵欄,然後躍上了高空,彷彿在這刻時間緩速轉動,最原感覺到自己的腳踩在無形的空氣中,隨著時間流逝開始下墜,然後迅速跌出這整個世界。

  失重感並沒有持續太久也沒有像最原所想的撞擊地面變成肉泥,而是意外地墜入水中。

  「噗——哈——」

  從高處撞至水面的疼痛感提醒著最原目前自己身處的糟糕狀況,簡直慘不忍睹,怎麼他好好的一個人會跑去跳樓呢?最原忍不住吐槽了自己,而在此時從水面下也浮起了另一道人影。

  「哈——哈哈,最原醬,超有趣對吧!」

  「……」

  「但是別太早鬆懈喔,快潛下去,不然被ki坊發現就不好了。」

  最原下意識抬頭看了看方才他們站著的樓頂,然後也跟著潛入水中。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3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