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王最】怪盜與記者

*王馬小吉 x  最原終一

*短篇。

*私慾的產物,有模糊地帶或是bug。

*後續,可能性很低w


---正文---


  這個國家的氣候一直都是這副德性,沉重陰鬱的灰白覆蓋了整個天空,沒有下雨的空氣依然帶著濕冷。

  最原穿著帶有休閒氣息的正裝,手臂掛著折成長條的外衣,胸前的相機隨著移動左右晃動著,待到會館門前的通道關卡才停了下來。

  門口的守衛遠遠的就看到了最原靠近的身影,等著最原站在眼前時才冷冷地開口:「報上身份和邀請函。」

  「你好,我是NIC報社派遣過來的記者,最原終一。」

  說著,最原便把手上的名片和邀請函一併遞了過去。

  守衛看了下邀請函再翻了翻手上的名片,掃了最原一眼後挑起了眉。

  「記者?哼,希望你是真的只是單純想報導展覽會而已。」

  露出苦笑,最原連忙搖了搖自己的手。

  「真的只是報導珍寶而已,我也不敢報導其它可能會危及生命的事情。」

  「呵,進去吧。」

  不再去注意守衛那鄙視的眼神,最原朝對方微彎了下身子,然後轉身直接進入會場。

  這場為期七日的展示會是皇室家族每年一次主辦的活動,活動內容除了展示家族內令人瞠目結舌的收藏外,就在今晚也會舉辦高價競標的拍賣會,而就在日前主辦方卻收到了預告信。

  名為《Dice》的怪盜組織,洋洋灑灑地對著這個國家最有權威的家族發起了盜竊宣言,這無疑是狠狠賞了主辦方一記耳光。

  很快的消息便在不知如何洩漏出去的情況下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傳遍了整個國度。

  覺得受到挑釁的皇室家族自然是氣得宣告一定會逮捕這個不法之徒,而也就在同個時間最原從信箱中拿到了那日展示會的邀請函以及信件。

  身為記者,最原自然是寫過幾則關於《Dice》怪盜的新聞,然而這次收到的信卻明確告知只需要規規矩矩報導展示會珍寶就好,看著這信函內容,最原只能無奈地笑了笑。

  因為預告信的緣故,會場內少了各個家族炫富的交流氣氛,反而多了警備森嚴的蕭然。

  到處都是談論怪盜行徑的竊竊私語。

  最原踏在應該是高級毛編織而成的紅地毯上感到些許的不自在,他拉了拉自己的白色衣領,被衣物勒住的脖子稍微透了點氣。

  「先生,需要來點飲品嗎?」

  「呃,不用了,謝謝。」

  望著托著托盤離去的服務生,倏然僵硬的最原又慢慢地鬆下肩膀。

  雖說是工作,但是這樣奢華的空間還真是教人退卻……

  這麼想著,最原拿起相機開始自己的工作。

  輝煌的架高天花板以及中央垂落下來的水鑽吊飾。

  延伸至高處的絢麗玻璃窗戶以及下方供人觀賞展示美術品的二樓開放式平臺。

  裝飾得光輝亮麗、應該是給貴族觀賞舞臺最佳視野的三樓觀臺包廂。

  穿著體面的達官貴人在華麗的會館內互動寒暄,男性擺出了紳士般的姿態、女性拿著攤開的羽毛扇子放在臉前,高貴得不可輕攀,點綴自身富貴的昂貴飾品有意無意地從他們的身上顯露出來,各自面帶微笑,卻彷彿面具一般情緒不流於外。

  會場最前方是高於一人身高的舞臺,想必待會的拍賣會便是在那舉行,最原對焦好鏡頭,按下了快門,身後卻在此時傳來了某個人的聲音。

  「小哥,你是記者嗎?」

  緩緩從相機的視景窗移開,最原轉過頭望向來人。

  黑色頭髮被整齊地梳至腦後綁了個小馬尾,舉手投足都流露出一種高於眾人的風度,微彎的髮端卻又在這樣的氣質下透露出些許調皮,那人身穿正統的西裝,脖子上卻沒有應該打上的領帶。

  「……你好,我是NIC報社的記者,最原終一。」最原收斂了下方才的表情,微鞠了躬後開口:「請問你是?」

  收下名片後對方顯然對最原的疑問感到很有意思,他勾起了笑,正要開口時卻被遠處的呼喚聲打斷。

  「看來我的那群好友又想玩些什麼有趣的遊戲了。」

  他轉過身側臉看了眼最原,嘴角弧度依然不變。

  「我是薩哈亞,至於姓……別看我這樣,其實我只是個平民而已。」看了看遠處一直朝自己招手的友人,他轉頭對最原眨了眨帶有藍色色澤的眼瞳,「我們待會再聊吧。」

  最原無奈地搖了搖頭,把視線移回方才擷取景象的位置,然後舉起相機繼續他的拍攝。


  時間很快到了晚間。

  拍賣會近在咫尺,貴族們先後離場前往包廂,場內各處都是濃烈的期待氛圍,最原走到了靠近出口的角落,背貼著牆長呼口氣。

  「各位先生女士,歡迎蒞臨我們霍德克家族的展覽會場,緊接著便是我們一年一度的拍賣會,這次的拍賣會有別以往,壓軸保證會讓各位耳目一新,請大家拭目以待!」

  「開場白說得那麼吊人胃口——深怕不是想告訴大家趕快來偷嘛。」

  主持人話剛落,耳邊就傳來了那個人的話語。

  露出無奈的笑,最原偏過頭看向不知何時站在自己身旁的人。

  「薩哈亞先生真是風趣,難不成比起皇室家族,您更支持怪盜組織?」

  「哇嗚……記者小哥這真是冤枉我了,怎麽說我的友人也是有霍德克家族的人呀!」對方露出了痛心疾首的誇張表情,下一秒又立即恢復回原本的微笑,「這次警方倒是做得不錯,我覺得可以給予讚賞。」

  最原看了眼各個地區的警備人員都暗地增多了人手,角落的監視器也能夠感覺得到後方多雙眼睛在緊盯著獵物上門。

  「你這次的身份應該沒有那麼高的權威才對。」

  「……記者小哥懷疑我的能力?」

  最原嘆了口氣,抬眼看著時針前進了最關鍵的一格。

  「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問題剛出口,整個會場的燈光便隨著拍賣會的開幕暗了下來。

  舞臺被打上了聚光,主持人拿著麥克風開始高聲介紹第一樣拍賣品。

  「你覺得是什麼?」

  「我不覺得怪盜會突然把目標移到皇室家族上,之前的各項事件雖然都是盜竊卻都有其目的,而最近《Dice》的行事作風明顯和過去不同。」

  「尼嘻嘻,最原醬的推測真是有趣。」

  「……不演了嗎?」

  最原在昏暗的燈光下轉頭望向同樣也回望著自己的那人,只見眼前的人氣場隨著時間慢慢地變化,雖然還保持那得體的氣質,嘴上的笑卻多了幾分恣意。

  「演戲也是會累的呀,最原醬還真是沒良心。吶吶,我為了接近你可是跟那群人說我對你有意思耶,最原醬的回應呢?」

  無視對方這看似玩笑的話,最原把臉轉回舞臺上,第一個競標已經結束,所有人都震驚於得標的金額,此起彼落的掌聲響徹了整個空間。

  「你們的計畫是什麼?」

  「最原醬覺得呢?」

  開始進入第二項拍賣品的介紹,主持人口沫橫飛地讚揚著拍賣品,抬起了眾人越來越高漲的情緒。

  「我只是個記者。」

  「尼嘻嘻,我也只是個貴族陪襯。」

  「……王馬君到底知道了多少?」

  「最原醬對於我們,又查到了多少?」

  競標的聲響越是拔高,現場的情緒越是熱烈,然而就在一名貴族舉牌喊出天價數字時,包括舞臺以及整個會場些微照明的燈火全被熄滅。

  「怎麽回事?」

  「怪盜?怪盜行動了嗎!」

  「不是吧,警備不是加派人員了嗎?!」

  「誰,怪盜是誰!快出來!」

  「什麼……什,啊啊——啊啊啊啊——」

  燈光在下一秒恢復照明,舞臺上的拍賣品被斬成碎片,而原本位於皇室家族的觀眾席的位置此時被紅布關得緊實,整個會場亂成一團,警備人員邊拿著對講機邊對著在場所有人喊著冷靜、待在原地別驚慌等命令,然而卻依然壓不下眾人驚慌的情緒。

  「這不會是《Dice》做的。」

  最原冷靜地下了這樣的推論。

  「皇室成員有人被殺了。」

  王馬沉默了片刻後開口說出了方才得到的消息,然後轉頭望向最原。

  「最原醬被勾起興致了嗎?」

  「……」

  王馬站到了最原眼前,笑嘻嘻地歪了下腦袋。

  「我得先走了,警方很快就要開始搜索場內民眾,我這邊獲得了不錯的情報,尼嘻嘻——最原醬有興趣的話,就來找我吧!你知道是哪個地方的。」

  垂著頭沒有回應,最原感覺到人影在眼前晃動了下後離去,用手抹了下臉,最原低語喃喃了句。

  「事態真是越來越麻煩了……」

Fin。


後語: 

我想應該滿明顯的,王馬和最原兩人的對話其實都有其深意在裡頭,而他們的每一句話其實都有透露出一些我沒有明說的事實。

這應該屬於伏筆或暗線?雖然還滿淺顯的……

其實主要是想和讀者互動,大家不妨可以猜猜看,留言推測之類的,雖然我想應該不會有人理我。喔對了,在噗浪已經知道答案的朋友希望不要說,如果沒人猜的話我應該也不會說明了,畢竟讓讀者自己遐想好像也不錯(?)

以上。

评论 ( 14 )
热度 ( 41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