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06 (上)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因為是這樣的敘事手法或許閱讀上會感到混亂,若是有這個問題可以告知我,我會收斂一點的(掩面)。


碎碎念: 其實我寫到一半有點懷疑自己真的是在寫音樂對決嗎www,為什麼搞得好像武俠劇(大笑),而且我覺得自己超容易詞窮的,這篇貼上來真是忐忑啊……


---正文---


  以抽籤的方式決定好出題與解題者的兩人回到了屬於自己的位置上。

  最原偏頭夾上小提琴,雖然刻意不去在意,但是腦中還是一直閃過方才王馬說的那句話。

  『在未來的日子裡最原醬每當遇到狀況時能夠選擇的就只剩下相信我了。』

  搞不懂王馬為什麼要在最後說出這樣莫名其妙的句子,只能相信他?在未來?他並不相信未來還會和王馬有類似這樣的情況發生,若是真的有應該也不會像這次被牽著鼻子走才對。

  思及此最原還是忍不住用眼角瞄了下王馬,而果不其然王馬也同樣正朝著這裡看過來。

  抽到黑子的是王馬,或許是因為如此王馬看起來心情異常地好,在一開始就掌握了鬥琴主導權的他不知為何全身透出來的愉悅氛圍令最原感到心慌。

  「……王馬君,我準備好了。」

  「嗯?好唷,那就開始吧。」

  一絲異樣感撩過心頭。

  最原疑惑地轉頭卻立刻被王馬的舉動吸引注意,伴隨著即將而來的鬥琴所產生的緊張感攀上全身,在確定王馬坐下後方才那段疑惑也隨著情緒的擾動拋至腦後。

  和對弈一樣,出題者必須先演奏一小段落來讓解題者找到插入共奏的時機點,最原卯起精神看著對方輕抬起手,時間彷彿被拉長似地陷入凝滯,手在空中緩速落下最後落至琴鍵上,最原忍不住憋住了呼吸。

  王馬會丟出怎樣難解的題呢?是霸道的爆發性連彈?還是刻意放緩節奏卻在下一秒狡黠突變的複雜旋律?

  不自覺地閉上雙眼,最原翻覆著思緒揣測王馬的意圖,然而腦袋卻在聽到王馬拋來的第一個音節時陷入了僵直。

  最原不可置信地睜開眼,只見王馬輕鬆地單手敲著琴鍵,仰面揚起了嘲諷的笑。

  那是簡單到令人難以忍受的單音,連和弦也沒有,僅僅只有一個一個音符的單音,這是最初階入門的練習曲,同時也是在鬥琴場上最容易吸引仇恨的挑釁。

  就像是雙手插在口袋裡輕佻地踏上決鬥場、就像是在面對即將迎至眼前的劍尖時還在耍玩著劍刃一樣絲毫不把敵手放在眼裡。

  這是刻意告訴圍觀群眾兩人水平的差距,而高出敵手好幾個檔次的那人自然不用拿出真實力。

  蔑視——赤裸裸的蔑視。

  壓下心中頻頻湧起的不滿,最原想請對方停止這樣幼稚的行為卻在兩人視線對上時表態不出任何能夠指責對方的言行。

  『怎麼?這麼簡單的題目也無法解了嗎?』

  王馬無聲的嘴型開闔了幾次,在明白這唇語的意思後最原的太陽穴冒出了青筋。

  ——王馬君,別太小瞧人了!

  直接抬手拉音突入連停頓點都還沒到的鋼琴單音,藉著小提琴天生容易蓋過鋼琴音調的優勢給予對方一連串的突刺,而突刺的目標自然是出題者的寶座。

  或許是沒料到最原會突然怒攻過來,這麼強勢的一面讓王馬明顯愣了一愣,不過很快的他也沒有那個閒情逸致了,為了把局面拉回自己的掌控之中王馬另一隻閒置的手也移回琴面上。

  被逼得不得不用雙手應對雖然不是王馬的本意但是也正因為最原的反撲激起了他想要更加征服對方的慾望。

  只有在兩人都放手一搏的情況下才算是真正意義上的征服,懷著這樣的思緒王馬把注意力放回了與最原的博弈上。

  鋼琴能夠在短時間發出比小提琴更多的琴聲,短暫、跳耀卻足夠爆發出鼓動的音,藉著這樣的優勢在小提琴拉長音弦時奏出複雜具有強烈主導性的旋律、在對方拋出一連串單音的長矛時用雙手的合彈轉為厚盾壓制。

  很顯然的,在王馬認真反饋之後兩人的旋律份量化為相當,主旋律一下被王馬帶著走一下卻又被最原拉著跑,局面的天秤左右傾倒卻不見一個停留。從一開始的序幕到了現在,兩人針鋒相對的琴音彷彿是遇見了什麼不可饒恕的大敵一樣……絲毫沒有緩解的跡象。

  然而,鋼琴聲卻在這時突然轉入弔詭,最原警覺地放慢推弓速度,思索片刻後擺正弓位,依循節奏劃出一絲孤冷顫慄的滑音。

  屬於最原小提琴的細絲音調徘徊在整個空間中,配上王馬帶有狩獵意味的不和諧旋律……就像是數朵無止盡灑下的黑百合,在飄落一陣子後落入了遍佈泥地的紫色荊棘叢中。

  最原閉眼感受著這個氣氛,輕輕一個後退便能感覺到落地後的黑色花瓣與泥土接觸時的摩擦感,往旁躲開王馬射來的小刀卻不小心擦過荊棘的尖刺,被割破的褲管微露出肌膚,接著滲出血滴。

  最原壓低身子拉開長弓,預想對方下一秒的方位後放開箭矢,那是回敬王馬轉調後先發制人的一擊。

  音弦振動得劇烈,箭高速劃破空氣後射向因為剛丟出攻擊而來不及站穩的王馬,本以為這次能夠成功擊中卻沒想到鋼琴聲一串滑音上去被對方後翻閃過。

  王馬的腳尖離地後帶起了片片已經變得殘破不堪的黑花瓣,隨著身體攪擾空氣的流動讓花瓣的碎片隨風亂舞,接著一陣懸空後輕輕落回了土壤中。

  反射著紫色光芒的刀刃在這時被最原一撥插入泥地,雖然有想過王馬會趁著閃避的空檔再拋來一刀卻沒想到是這麼一個簡單的三音合彈,視線不經意地掃了下王馬的位置,卻發現王馬也正巧抬起了頭。

  兩人視線對上後卻迅速撇開,一來一往雙琴對峙的過招數次,最後在一段激昂的鋼琴掃蕩中穿出一剎小提琴高鳴,最原瞇起雙眼,在下一秒突然收起攻勢,黑百合飄落的速度陷入凝滯,而王馬也在這時迅速轉入慢拍的平緩曲調。

  難得的緩速合奏正好可以當作是冷靜整裝的平復時間,而不負眾望的兩人的確都陷入自己的思緒當中。

  王馬沒想到最原的反應能力那麼厲害,或許他真的是太小瞧他了也說不定,十疊音符的合音竟然被對方用三和弦破解、交雜主旋律的複合式連彈竟然被對方用單純卻尖銳的推弓蓋過,簡直無法想像最原是如何在一瞬間變換琴弦又不失突兀地讓旋律接續下去。

  合奏狀態下的最原還是能夠對王馬突然的音律轉調給予反應,很明顯的最原即便進入平復時間也絲毫沒有打算鬆懈下來。這讓王馬內心湧起了前所未有的挑戰心理,若是能夠把對方馴服……彷彿能夠想像最後那種大大的慾望滿足感……

  不過這樣一個念頭在剛萌芽之初就立刻被王馬掐滅了。

  不行的。

  雖然很想和最原廝殺到最後,但是最首要的事情還是得照著計畫走才行,王馬暗地自嘲了下,望了還在沉思的最原一眼,抬手敲下幾個琴鍵當作是下一段對決開始的提醒。

  同時間最原內心的驚訝程度也不輸給王馬,一直以來對於鋼琴的印象只有赤松楓編織出來的優柔旋律,卻沒想到只是換了個演奏者樂器給人的感覺竟然會差那麼多。

  針對性十足的侵略性意圖,若是一個鬆懈馬上就會被對方趁虛而入,只要一個小失誤就會被對方藉機掌控……這樣從來沒有過的體驗令最原感到了一絲新奇,而在接收到王馬提醒的琴音後最原馬上收起思緒。

  ……暫時想不到能夠突破王馬守備的方法。

  最原壓弓拉出幾個音當作回覆,看來目前只能先集中精神應對王馬送來的難題了。

  同時有所動作,接續方才的曲調兩人再次回到被紫色荊棘與黑百合花瓣渲染的世界裡。凝滯的黑百合逐漸快轉進入時間流逝的墜落當中;由暖入寒,稀雲漸漸遮蔽了眾星閃爍的天際,荊棘在冷系色調的覆蓋下顯得陰暗許多。

  詭譎的旋律捻出一絲透冷的藍,在這樣的曲調中帶出了冷冷清泉的憂鬱。

  最原不太明白王馬突然融入這種氛圍的用意,不過這樣的冷寒令他有些難受,拉開琴弦,最原奏起一片螢草想減少暗度……卻突然被王馬的荊棘貫穿。

  最原駭然地後跳閃過突然劇增的帶刺植物,對於王馬的唐突舉動最原感到非常訝異,在前半段的鬥琴中兩人有的只是用自己的琴音去攻擊或防守,並不曾做過打斷對方演奏這樣的事情;然而王馬卻在方才用鋼琴的烈響截斷了最原的琴聲,硬是逼著最原聽從自己的旋律。

  斟酌片刻,為了揮別王馬的壓迫最原起音帶起流風,流風隨著節奏的速度逐漸捲起,可惜雲層卻在這時依著王馬的意識消散了開——

  一道朦朧的月光疏疏淡淡地灑落下來。

  ——什、什麼……

  驚覺曲調裡暗藏的某段旋律,最原的眼前突然一黑,流風一消而散,小提琴的鳴奏間斷了。

  穩住差點站不住的身子,最原猛然抬頭瞪向鋼琴前的那個罪魁禍首。

  你這什麼意思的話語還沒說出口卻抿上了唇,最原發現王馬並沒有立即停下演奏宣告自己的勝利,而是回望最原,眼眸閃爍著冷絕的紫焰……

  鬥琴還沒有結束。

  按在指板上的手指用力了幾分,最原把弓抵上琴弦後長呼一口氣。

  在月光沐浴下的荊棘變得些微透明,小提琴的細音溜了過去,然後漸漸與緩流的冷泉相融為一,黑色花瓣落下後漂浮於水面,載浮載沉似是給人搖籃般的寧靜。

  王馬在藍夜的旋律中夾雜了一緩一慢的《月光》變奏曲,而最原則在努力壓下逃避的衝動以及想要把鬥琴比完的堅持下用琴聲點綴了夜色中最美麗的景。

  紫色荊棘攀至溪旁後便凝結成霜,黑百合在月光的沁染下隨著泉水繼續漂流,輕巧的鋼琴與小提琴的共奏曲遊走四方,夜色所帶起的沉寂給了落幕最好的一個結局。

  鬥琴在月光變奏的尾音消逝後結束,最原放下小提琴,面上因呆滯而顯得失去生氣,王馬偏頭斜望了望最原,難得安靜地沒有開口說話。

  結束後的兩人並沒有歷屆敵我該有的反應,缺少了對峙也缺少了激勵,最原回過神後身子僵硬了下,臉上露出了難堪的神情,緊咬著的唇都快要滲出血液,不過到了最後卻像是累了一樣垂下肩膀。

  「是我輸了。」

  最原用著差點發不出的聲音說道,接著轉身收好小提琴,然後頭也沒回地離開教室。

  而王馬只是面無表情地望著被關上的門,從頭到尾都沒有給予任何回應。

tbc。

评论 ( 8 )
热度 ( 42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