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彈丸論破v3/全員向】桌遊的那檔子事——v3終章後

*全員歡樂

*OOC、桌遊規則雖然有構思,但是並沒有很嚴謹。

*說明: 「彈丸論破」為一款電子桌上遊戲,黑白熊是遊戲AI裁判(不過是屬於黑幕陣營的),此篇為v3終章之後,因為只是遊戲,所以原作中的死亡只不過是遊戲退場而已。

*注意: 連小學生都不如的文筆,有不合理之規則、黑白熊AI,然後這篇是混更的,全篇由對話構成,相對小說更像是腦洞雜記吧……可能會有後續,不過要看情況寫,畢竟最近三次元真的有些忙w……

*碎碎念: 寫這篇主要是想看王馬和最原的角色對調會如何,結果就跑出了這些設定了(汗顏)。桌遊規則和回合順序之後有空會整理一篇放上來,不過主要還是會先把另外還在連載的兩篇文寫完啦,不然還有好多想寫的都被延滯了www。

另外最近除了上班外還多了考駕照等等的事情,所以寫文的時間越來越短了!雖然還是會盡量一週更一篇,但是有時候沒趕上時間可能就等到下週了,這樣的情況應該會持續到考完駕照結束w……然後我就不多放公告了啦。


---正文---

  六章處刑結束後,桌面上的燈光暗了下來,接著就聽到了——

  「碰!」

  白銀整張臉撞向桌面,抵著桌面抬起的臉孔看起來是一副生無可戀。

  「有你們這麼玩遊戲的嗎……」

  「尼嘻嘻,什麼嘛黑幕醬,妳明明也超作弊的呀!」

  「黑幕牌不就是一張作弊的角色牌嗎!好不容易抽到一次,我還以為可以贏的……」

  「唉……」

  「最原君,罪魁禍首就不要嘆氣了!第一次看到有人六章用這種破解法贏遊戲的,簡直大開眼界啊!」

  最原按了按從遊戲開始到現在一直都緊鎖著的眉心,聞言又深深地吐了口濁氣。

  「抱歉,但是我當時手上的牌……只能想到這種方式逆轉了。」

  「這局太誇張了啦,主角牌和翅膀牌都在終一手上,好幾張技能牌根本可以無限制放大絕。」

  「喵哈哈——因為楓在一章就把主角牌轉讓給終一啦——」

  發現眾人都望了過來,赤松只能苦笑了下。

  「沒辦法啊……因為事件回合的時候我放的陷阱卡被天海君觸發了嘛,還好當時有抽到角色轉讓卡,不然你們這局沒有主角很多卡牌特殊技都不能用喔!而且說到這個——」赤松無奈地轉頭望向白銀,「白銀桑太過份了吧!竟然用暗箱讓我以為真的是我殺死天海君的。」

  「這個我才想抱怨好嗎!」白銀無力地轉向遊戲桌正中央的黑白熊AI,「一章的動機為什麼連黑幕也坑啊?我們不是一個陣營的嗎?」

  「嗚噗噗噗,這樣才會有趣呀——」

  「……」白銀面如死灰,轉正視線後緩緩地開口:「下一局我絕對不做黑幕了,有個雷隊友就算角色牌再逆天也贏不了啊!」

  「啊啦啦啦,五章的時候如果最原醬順著我的計畫走,也不用多玩一次學級裁判呀。」

  被點名的最原抬眼瞪向對方,不說這個他還不會計較,現在提起根本是想讓他和王馬算總帳。

  「王馬君遊戲結束了還要繼續扮演攪屎棍的角色嗎?我當時不破解你的計畫現在贏的就只有你了。」

  「尼嘻嘻,被發現啦?」

  「誒?終一,你說什麼呢?當時王馬有對我放坦承牌,說的應該都是實話才對啊。」坐在最原旁邊的百田疑惑地看了看還在用暗流對瞪的兩人。

  「他說了實話,但是那卻連目的的一角都不是。」

  「啊……真不愧是王馬呢。」夢野半闔著眼,半個身子都趴在了桌面上。

  「真的假的……喂!王馬,你現在把陣營牌翻過來給我看!」

  遊戲結束後有些人的隱藏情報還是沒公開的,所以像這樣結束後的討論其實也算平常,而到了這種時候隱藏情報也已經沒意義了。

  王馬輕笑了聲,抬手翻開了陣營卡,只見上頭印著的電子字體:「獨立陣營:學級裁判無效化。」。

  「喀喀喀——這勝利條件很有難度呢。」真宮寺看清上頭的內容後愉悅地低笑了起來,恐怕是因為剛剛那局在動機回合時被強制成為攻擊者導致的後遺症吧。

  「對吧,我當時還真傷腦筋呢。」說著說著王馬望向最原,托著臉腮揚起了笑,「不過雖然五章沒成功,但是六章最原醬還是有達到這個條件。所以系統也判斷我贏囉——」

  「難怪當時勝利人員的列表裡也有王馬,終一如果不說的話我還以為他也是表陣營呢。」百田抓了抓後腦勺,一整局都沒辦法跟上狀況的腦袋到了現在還是像被水泥絆住的僵硬無法轉動。

  「也就是說這局贏的有兩個陣營嗎?」春川想起五章時被王馬擺了一道臉也跟著黑了起來。

  東條看了眼螢幕上一長串的勝利方名單後不太確定的說:「應該除了白銀飾演的黑幕外,大家都是勝利方了吧?」

  「不。」

  這樣的一字論破讓全員立刻望了過去,突然變成全場焦點的天海明顯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地又恢復了一開始那溫和的笑。

  「我也是獨立陣營。」拿起自己的陣營卡後翻過來秀給大家看,只見上頭寫著大大的「獨自找出黑幕身份」的電子字體,對於自己能夠拿到那麼累人的勝利條件天海只能皺著眉苦笑了。

  「等等,照這樣講……剛剛那局也太可怕了吧!四個陣營?!」茶柱發出了她的經典訝異聲,表情是不能再更誇張的駭然。

  把捂在嘴上的手放下,最原閉上眼緩緩地說:「恐怕還得加上事件回合成為犯人的陣營……」

  「我的媽呀,到底什麼機率可以弄成這樣啊!」

  「喵哈哈——神大人一定也參與了遊戲囉!大混戰唷——!」

  「什麼神大人啊……」

  「夢野桑可以直接無視這種無意義的話喔!」

  「為什麼剛剛那局我會那麼辛苦啊!明明主角不是我啊!」

  「因為ki坊不知道自己抽到叛徒牌呀尼嘻嘻——」

  「……連現在也要機差嗎!黑幕連我都陰是怎麼回事,白銀桑你歧視機器人嗎?!」

  「唉,過去就過去吧……心好累……」

  看著頭上都長了陰暗蘑菇的白銀最原好似也被感染到那種絕望,無奈地跟著嘆了口氣。

  Kibo抽到叛徒角色牌卻完全狀況外以及黑幕無法透漏給叛徒知道的情況——只可能是一開始Kibo抽到叛徒角色後又緊接著抽到陣營翻轉卡,身為黑幕的白銀在黑白熊告知情報之後只能無奈捨棄自己的隊友,不過在六章時拿來嚇唬主角陣營這招真的滿有用就是了。

  「沒人性!遊戲內外都不尊重我,一章身為叛徒被黑幕捨棄,六章被最原拿來當主角陣亡的防守道具,太過分了呀你們!」

  被這麼一講好像對他真有點太過分了……

  最原低下頭反省了下自己。

  不過當時若沒有讓主角牌交替在另外三人身上恐怕主角就會退場,這樣很多主角限定的卡牌技能都不能用了……

  「你們真吵。」

  「哈哈哈,春卷要問問剛剛那局的其他疑點嗎?」

  「……沒。」

  「其實剛剛那局還是頗精彩的呢,尤其是最原君的表現。」雖然一章赤松就和天海退場了,不過也因為退場後成了有上帝視角的「觀眾」,所以基本上所有玩家的私底下舉動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

  「呃……嗯。」被赤松稱讚的最原感到有些不好意思,臉頰浮起了淡紅目光擺到一旁用著只有自己才聽得到的聲音說了句「謝謝」,然後頭就不敢轉回赤松的方向了。

  「尼嘻嘻,我只看到黑幕醬從頭臉黑到尾。」

  「我……不對啊!王馬君明明到了五章都還不知道我的身份好嗎!」

  「尼嘻嘻,因為我說謊了呀。」

  「騙人!」

  「果然……很吵。」

  獄原看著場上還在持續吵鬧的眾人,轉頭朝對面難得沒有加入吵雜討論的入間美兔。

  「那個,入間桑……剛剛那局真不好意思。」

  「哈?你說什麼?」看來是從自己的腦內活動回到現實,入間奇怪地看了獄原一眼。

  「就是剛剛四章的時候昆太不小心把妳殺掉了……」

  「哈,這也沒辦法吧?當時動機回合你抽到被影響牌了對吧,哼!我也沒有做好準備就強攻了王馬那傢伙,下一局一定要狠狠懟他。」

  「尼嘻嘻——我聽到了唷——入間醬你說要懟誰呀?」

  「咿……吼!我才不是怕你啊,告訴你,我下一局絕對把你懟到死!」

  「欸——可是萬一我們是同陣營的怎麼辦呢,還是說——尼嘻嘻,妳想當攪屎棍?」

  「才、才不要!可惡你這個軟O王馬,不要用那種色瞇瞇的眼神看著我!」

  「哎呀?色瞇瞇啊——入間醬果然很希望別人這麼對妳吧——」

  看著王馬和入間展開了互吐口水對戰,獄原雖然被曬在一旁,但卻覺得兩人果然都是很好的好人。

  「好了好了,都停一下。」終於是從吵鬧中抽身出來,百田站起身拍掌了幾下把眾人的注意力都拉了過來,「既然沒人想繼續討論剛剛那一局的事了,那我們要不要再開一局呢?」

  幾個人左看右看然後點點頭表示同意,最原壓了壓帽檐沒什麼意見,而東條則是看了下掛在牆上的時鐘說:「應該能再一局,玩完差不多就到就寢時間了。」

  「我我——」夜長活力地抬起手,對於再開一局很是開心的樣子,「安潔剛剛被是清殺掉了唷,這次想當黑幕的說——」

  「呿,妳以為說想當就能當啊?本大人也想當啊,還不是到現在都沒抽到過!」

  「像這種需要動腦筋的角色就不需要單細胞生物了啦,尼嘻嘻——還是讓我來吧!」

  「閉、閉嘴!你上一局不是裝黑幕裝得很開心嗎!」

  「安潔覺得啊,黑幕果然是要由可以知道一切真相的神大人來當才可以呢。」

  「啊……真是麻煩……怎樣都好,希望這次也可以抽到不需要動腦的角色。」

  「轉子我也會追隨夢野桑的喔!」

  「我這次一定要抽到主角,對吧終一!」

  看著朝自己比起拇指的百田,最原勾起了淡淡的笑,嗯的一聲按下遊戲準備就緒的按鈕。

  桌臺上的燈光由暗轉明,向外散射出淡淡冷色系的光束後黑白熊的AI玩偶從下方升了上來。

  「嗚噗噗噗,那麼『彈丸論破v4』開局囉,首先進入角色抽牌回合。」

  照著指示眾人抬手抽出自己的角色牌,百田抽過後輪到最原,憑著感覺最原隨手挑了張順眼的卡反面壓在桌上。

  「你們這群傢伙,接著是陣營抽牌回合啦,嗚噗噗噗——」

  所有人都抽完角色牌後緊接著是定義角色牌的陣營卡,最原再次抬手抽出一張。

  定義角色牌的陣營卡只對於攪屎棍、???以及叛徒牌有用,其他角色抽到的則是賦予角色特殊技能的卡牌。

  全員分配完畢後電子螢幕上開始了倒數時間,隨著數字3、2、1閃過之後,眾人一同翻開卡牌——

  「……」

  「是說,這次誰是主角啊?」

  「嗚噗噗噗,主角現牌。」黑白熊那帶有欠扁的狡猾音調從遊戲音響中傳出。

  「看來這場會非常有趣呢~」邊說著王馬笑嘻嘻地翻開了自己的角色牌。

  ——主角(表陣營)。

  「靠……我開始同情黑幕了。」

  「完蛋了,就算是表陣營我也不想跟他一起啊。」

  「主角是邪惡總統呢!」

  「這局其實是走主角反派路線對吧?」

  「是說終一你臉色怎麼那麼難看?」

  「……沒什麼。」

  最原低頭再度確認自己的角色牌……

  ——攪屎棍(?陣營)。

  然後再看一次自己方才抽到的陣營卡……

  ——獨立陣營:消滅主角與黑幕。

  有必要那麼刺激嗎?還有這到底是什麼高難度的勝利條件?!

  最原頓時感到一陣……心塞。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43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