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05 (上)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因為是這樣的敘事手法或許閱讀上會感到混亂,若是有這個問題可以告知我,我會收斂一點的(掩面)。


碎碎念: 論壇真的很容易爆字數,因為非常多重複的詞彙……不過下篇終於能夠寫到鬥琴了,期待又怕寫壞的矛盾心理


---正文---


==================================

希望峰論壇》學院怪談》經驗分享》

【嚴重警告】絕對不要惹怒最原終一

作者: seriousCFS (認真搞亂!)

時間: 20XX-XX-XX

這是咱家學弟惹到最原後目前持續悲劇ing的遭遇,說來給各位聽聽。

男人嘛,總是會有一兩次失戀的時候,咱學弟上週被他女友狠狠甩了之後每天心情很是鬱卒,跑來問我失眠了該怎麼辦……

小弟我其實也滿同情對方的,他那女友分手就分手,竟然還順便把他的樂器給砸了?!

我想能夠那麼衰運的人也是怪可憐的,記得那句成語嗎?「物極必反」!

咱就想啊《霉落》這首歌那麼致鬱,越聽越霉落,或許就可以負負得正變為幸運,於是就推薦給他了。

沒想到啊沒想到,就在昨日,咱看到他就像是被擰爛的破抹布一樣。一問之下才知道,學弟他在連續播了五天的《霉落》之後,怪事接連發生了——!

沒錯,我有理由懷疑最原,就是咱們稱呼的那位偵探小提琴手,他恐怕私底下另有玄機。

————————————

#1 supiaLALA (拉拉) : ……???然後呢?擼主你不厚道啊,斷在這裡是想急死誰?

#2【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哈哈哈哈,抱歉抱歉,剛剛一個不小心按到發送了。

#3 Amer (阿門):擼主別瞎混了,快說下去啦!偵探私底下另有玄機是怎麼回事?!

#4【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大概就是,咱學弟發現了,或許最原終一——他可能私底下是混黑的!

#5 supiaLALA (拉拉) : ……擼主,你在開玩笑?

#6 shower (溼答答的演出者):瞧擼主說得跟真的似的……總要拿出證據吧?

#7 miasura (米亞蘇拉):你跟我說總統是黑道我還比較相信,最原混黑的?!哈哈哈哈哈——

#8【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呵呵,我就知道你們是這個反應,不過除了這點之外,或許還有另一個可能——他暗地裡是養小鬼擅長作法詛咒別人的道士!!!

#9 addLeft (填加了無用之物):散了散了,大家都散了吧,擼主這唬爛數值點得太低連我都看不下去了。

#10 weekdie (虛脫至死):其實我滿好奇這結論怎麼得出來的。難道就沒有人在意擼主學弟發生什麼事了嗎?

#11 Plankton (微觀漂浮):ls,這個板一直都是釣魚居多,別看得太認真了。擼主你這次真的是大失敗,誰的不說偏偏要拿最原開刀,他可是大家公認認真守序的學生,這腦洞說出去真的會笑死人。

#12 【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你們不相信我也沒辦法,反正我就繼續講啦!順便告訴你們最好別去惹最原終一,要嘛不是他的後台非常硬要嘛就是他真的是一個狠辣的人!這點從咱家學弟為了向偵探問清楚卻總是在那之前被整得更慘就看得出來了。

#13 leavelife (離開人世間):我還是無法相信偵探會是這樣的人,而且怎麼個整法?又是黑道又是養小鬼的,這邏輯跳痛到讓我懷疑其真實性。

#14 pandaKaGo (パンダのかご):贊同樓上!!!

#15【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回13樓,會推測這兩項是因為能夠做到這些事情,一不是有許多人幫忙二就是那些是屬於不被科學規範的東西;能夠在短時間一次召集人手只為了整一個人只有混黑的了吧?如果不是混黑的,那就只剩下養小鬼作法這招了。

#16 clolclolc (如窗字):擼主想像力豐富,在下甘拜下風。

#17【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啊我說到哪啦?喔喔,那麼繼續!

#18【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連續播放五天《霉落》的隔日晚上學弟一回來就看到站在門口一臉躊躇的偵探,偵探好聲好氣勸誡了下學弟,大概說的就是曲子太過鬱悶他有些受不了,能不能不要再放之類的話。

#19【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不過呢~偵探的好脾氣誰不知道啊?學弟為了減緩失眠也沒怎麼放在心上,當天晚上繼續播了下去。結果你們知道嗎!隔日學弟開始頻繁撞鬼啦!

#20 Nanikochi (什麼這……):為什麼聽擼主這語氣好像滿幸災樂禍的?

#21 THing (進行式):Ls,你不是一個人。

#22【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咳咳!don't mind don't mind,咱的口氣就是這樣。

#23 I11I111I0 (排列?):其實看著看著,開始好奇擼主可以扯出什麼鬼蛋來了。

#24 walkerXL (大型人):LS+1

#25 B2ikachu (變種黃色老鼠):趕上直播了,+1+1!!

#26【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學弟啊早餐吃到被湯潑,午餐吃到上吐下瀉,好不容易拉完已經是晚餐時段了,咱看他慘成這樣就拉著他去食堂,沒想到還可以繼續吃出問題啊!咱記得當時咱就坐在他對面吃飯,一抬頭就看到學弟面色僵硬,問他怎麼回事他指了指咱的後方,咱回過頭去看根本啥都沒有。

#27 draw00to01 (從零畫起):他都吃到拉肚子了你還繼續帶他去食堂……???擼主你這智商也是沒準了。

#28 No31578825 (第3千多萬號):擼主只是想要加入一起整學弟的行列吧!

#29【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事後聽他說好像是看到了印在牆上的慘白人臉,被這麼折騰一整天學弟回到宿舍也沒心情放曲子了,不過看來這件事情還沒結束……一抬頭又看到窗外的人臉——學弟嚇得整晚躲在棉被裡不敢出來。

#30【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27、28樓你們別污蔑咱啊,咱可是真心誠意的在關心咱家學弟的!

#31 No31578825 (第3千多萬號):……

#32【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各位,第二日了,學弟害怕晚上又會遇到那張人臉……今晚他已經打算來我房間借住了。你們說,這不是偵探的報復還會是什麼?!

#33 orgpaperG (橘紙):擼主很努力的想把偵探塑造成是犯人,但是我總覺得或許事情沒有擼主想得那麼簡單……

#34 THing (進行式):雖然很不想潑擼主冷水,但是說不定擼主學弟是真的卡到陰啊= =這怪罪怪到偵探身上也是奇了。

#35【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呵呵呵,這你們就有所不知,學弟每當發生事故的時候都會看到一旁站著疑似是偵探的人影,大家也知道偵探的鴨舌帽標誌,那個身高再加上灰色鴨舌帽還能夠是誰!這一定是偵探刻意設的局!

#36 FuFaRaaa (我偏不):謝謝擼主寫了這麼一段精彩小說,擼主不去文學系真是太浪費人才了!

#37 warnMoon (烘暖月圓):我到底看了什麼,這一看就知道是假的吧。

#38 initialwait (初始等待):其實當作是看短文還滿有趣的w

#39 miasura (米亞蘇拉):覺得這是黑偵探黑得最好笑的一次hhhhh。

#40【樓主】seriousCFS (認真搞亂!):唉,先知總是孤獨的。

#37 initialwait (初始等待):擼主你夠了www

#41 Arkersid (亞爾克辛達) : 學……學長,拜託快刪帖吧!我……我真的很怕,拜託了,嗚嗚嗚嗚嗚……

#42 pandaKaGo (パンダのかご):事主出現了?!

#43 clolclolc (如窗字):41樓……學弟本人?

#44 Sorry2U (ゴメン):哇喔,好像越來越精彩了。

#45 kumaDave (戴夫熊是也):哪裡精彩?這戲劇效果太假了吧= =

#46 LaysaltFancient (古老的鹽佈陣):@月下,喀喀喀,看來你也知道一些神秘的巫術呢。

#47 pianoRerun (鋼琴重奏):樓上……

#48 Versionbox (只是個盒子):我的媽,民俗學者這是在搞事啊!

#49 zpapapa (啪啪啪):這就是直接把演員湊齊的概念。

#50 nonelight (月下) : 怎、怎麼回事?!

#51 LaysaltFancient (古老的鹽佈陣):看看留言,我還滿想與你交流有關控鬼術的陣法呢。

#52 Sorry2U (ゴメン):坐等反應www

#53 I11I111I0 (排列?):好奇偵探反應+11037

#54 NofindNowantNodid (無施):樓上你們超過分的啊hhhh

#55 nonelight (月下):這這這……我……我不是……我沒有!我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的!

#56 Versionbox (只是個盒子):瞧這偵探嚇得比學弟還驚恐,懷疑他是黑道的根本腦袋有洞!

#57 TAT (哇我在哭耶!):哈哈哈哈哈,瑟瑟發抖的偵探。

#58 MitoFa (無黑鍵):@亞爾克辛達,原來文中的學弟是你?難怪昨天看你臉色一整個黑的。

#59 No31578825 (第3千多萬號):哇連目擊證人也出現啦?!

#60 B2ikachu (變種黃色老鼠):搞得我好亂啊……

#61 pomota (波咩):已經不知道該相信誰了!!!

#62 darkhumorDown (dhD):我百分之百相信偵探是無辜的!不過學弟看起來也不像是演的……

#63 draw00to01 (從零畫起):同意樓上,不過這樣的話又是誰在整學弟呢?

==================================




———【總部—希望峰學院任務執行中】——

[Dice跑腿戶]仁宗:Boss,我覺得鴨舌帽快把我的髮型壓壞了……最原先生的髮絲一定裝有自動呼吸裝置,不然到底怎麼能夠承受這種腦袋悶熱的感覺啊?

[Dice愉快犯]芽:芽醬我剛剛把不小心抖掉的低筋麵粉又抹上了!!雖然沒有面膜那麼好用,但是這種臉上有些糊糊的感覺還是第一次體驗到呢!

[Dice參謀]薰:你們能不能正經點……現在還在任務中好嗎!

[Dice觀察兵]淇:81E5A位置,目標開始移動,推測路線D,路亞修……十秒後目標將會進入三點鐘方位。

[Dice實驗員]路亞修:OK收到!芽妳快過來,這次再用一次鏡子的光反射看看。

[Dice記錄士]霖瓦:我覺得上次在食堂牆壁上的比較成功。

[Dice無]漢參:真好呢……其實我也滿想參加的。

[Dice參謀]薰:漢參,打工辛苦了。

[Dice愉快犯]芽:辛苦了!

[Dice觀察兵]淇:辛苦。

[Dice跑腿戶]仁宗:漢參等等回去我請你吃大麥克!

[Dice無]漢參:大麥克就不用了……最近又胖了,還是節制點好。

[Dice跑腿戶]仁宗:欸是嗎?我是看不出來你有變胖啦,倒不如說你一直都很……

[Dice無]漢參:唔……是這樣嗎ˊ人ˋ

[Dice觀察兵]淇:目標更新移動方向。往Boss那邊去了。

[Dice實驗員]路亞修:Boss,Boss!

[Dice愉快犯]芽:阿勒?Boss人呢?

[Dice參謀]薰:鬥琴時間快到了,他應該在準備吧。

[Dice暫不參與]珀本木:鬥琴地點外面已經聚集一堆人了,目標恐怕也是為了看鬥琴才改變移動方向的吧——

———————————————————————


  低頭看了眼手機訊息,王馬按黑屏幕後轉了轉手機順手塞回內側的口袋裡。

  距離鬥琴的約定時間還有半小時,依照最原的個性應該也快來了。

  這麼想著的王馬從椅子上跳起,果不其然有個人影走到門外,唰地一聲拉開了門。

  「……誒?!竟然不是最原醬嗎——」

  東條環視了教室四周,在確定只有王馬之後一腳踏進教室並且反手把門帶上。

  「希望我這樣突然來訪沒有影響到等等你的鬥琴狀況才好,王馬君。」似公式般平淡地說著,東條手掌規規矩矩地交叉在前走了過來,「會這個時候過來我想你應該也知道是什麼原因了。雖然我們學院沒有限制外來人士入內,但是身為現任的學生會長,我有義務請你立刻把你的手下撤出我們校園。」

  對於東條冷絕又帶有不容拒絕的態度王馬只是歪了歪頭,手指抵在唇下疑惑地開口。

  「東條醬在說什麼啊?我可不知道什麼手下唷。」

  「王馬君是打算裝傻到底嗎。」東條嘆了口氣,閉眼幾秒後又緩緩睜開,「我知道你這麼做的原因,那名學弟昨日得到的教訓我覺得足矣,而且今日就是約定期限了,之後最原君發生的任何事情都與你沒關係了不是嗎。」

  「東條醬倒是一副很理解我的樣子。」王馬揚起了沒什麼溫度的笑容,背對著東條走至鋼琴旁,「真不好意思啊,雖然學生會長親自前來了,但是我這個總統還真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呢——」

  聞言,東條微微皺了下眉頭,不過很快地又恢復往常正經的面容。

  「我沒記錯的話,你的『Dice』是樂團而不是二流幫派吧?」

  「哼嗯~是樂團沒錯喔。」

  不過也沒有明文規定樂團私底下的活動一定得是音樂相關的,對吧?

  低頭看著琴蓋上亮面烤漆反射出的一片曝白,王馬手指在上頭輕輕畫了畫,然後勾起嘴角。

  「東條醬好像誤會了什麼,我可是真的什麼也沒做喔,那個學弟打擾到最原醬,或許是有什麼人看不下去了也說不定。」

  「我想能夠做到這樣的只有你了——」

  「唰——」

  被開門聲打斷,東條望了過去然後朝門外的那人禮貌地微鞠了個躬。

  一開門就看到室內多了一人的最原頓時有些錯愕,他遲疑地待在原地,總感覺方才兩人望過來的瞬間……那目光都帶有戾氣。退後幾步抬頭看了下教室的標示牌,的確沒走錯教室才對。最原下意識地壓下帽檐,腦中開始進行該不該走進教室的選項分析。

  「最原醬可以進來沒關係唷,東條醬只是正好路過看看而已。」

  總感覺室內的氣氛有些怪怪的,最原停頓了片刻嗯的一聲用疑惑的神情走進教室。

  果然還是有些不對勁,東條基本上沒有要離開的打算,而王馬臉上雖然掛著笑卻沒有往常胡鬧時的恣意,到了這種時候兩人都沒有繼續開口說下去的意思,總感覺……好像在等待什麼。

  「那個……如果打擾到你們的話,我可以時間到了再過來。」

  最原等了一會卻意外地沒有得到另外兩人的回應,王馬好像想開口但是礙於在場的東條而選擇沉默;東條左右觀察了下兩人,手捂著唇像是在思考些什麼。

  想了想還是先出去好了,最原揚起抱歉的笑後提著琴盒轉身就往外頭走。

  「請等一等。」

  「……是?」

  東條微微偏頭掃了王馬一眼,確定了某件事情後轉頭朝最原揚起了淡淡禮貌似的微笑。

  「最原君,我們恐怕需要談談。」

  「呃,談……談什麼?」

  「關於昨日——」

  「女僕醬。」

  很罕見的王馬竟然用這麼不客氣的方式直接打斷別人,感覺到氣氛更加緊張的最原越發感到不自在。不過王馬的注意力並不在最原身上,他看似隨意地瞄了下東條,但是全身散發出來的壓迫卻都是針對那個人的。

  「妳是否已經越矩了呢?」

  「告知當事人真相應該不算越矩吧。」

  兩人再度沉寂下來反而讓氣氛更加違和,好像有某種東西在空間裡霹靂啪啦撞擊著,而且從這個角度看過去的王馬眼神……雖然和平時沒甚麼兩樣,但總覺得裡面夾雜了些許怒意?

  連最原自己也感到驚訝,原來王馬也是會有這種情緒的人嗎……不過會這麼認為的原因恐怕只是因為王馬在自己面前總是外覆一層偽裝吧。

  「那個……」

  覺得自己如果再不出個聲這兩人恐怕會直接持刀互砍了,不過還好最原的擔憂並沒有發生。

  「你會有這種反應,相信你也知道他不會喜歡這種做法。」

  「尼嘻嘻,東條醬又猜錯了唷——」王馬咧嘴一笑,壓迫的氣場頓時一閃而逝,他的食指在空氣中晃了晃,略帶淘氣的舉動彷彿方才的對峙只不過是幻覺而已,「不過為了讚賞一直努力推理的妳,我倒是可以告訴妳我的計畫。」

  王馬動身走到門前,轉身後朝東條眨了眨眼。

  「我其實也不想把事情鬧大,畢竟學院長那裡我也沒辦法給個解釋。所以在一開始我就沒打算進行超過三天的計畫時間,今日過後明天也是依他的行為而定,這樣——妳應該能夠放心了吧?」

  深嘆一口氣,東條輕輕鬆下了肩膀。

  「既然這樣的話,那我也沒辦法再說什麼了。不過與此的前提是希望你適度。」

  「東條醬覺得現在這樣超過了嗎?」

  「……基於學生的精神狀況分析,我覺得有些過了。」

  王馬笑嘻嘻地推開門扇,朝外頭擺了個請的姿勢。

  「那還真是遺憾。」

tbc。

评论 ( 2 )
热度 ( 53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