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微最赤/六十分圖文活動】大正浪漫

*微最赤,超短文。

*題目: 大正浪漫

*QQ群內的六十分圖文活動。

*記錄用。

*因為對這個名詞很陌生所以在查閱了下相關資料之後就下筆了,一小時擠出來的文,缺乏邏輯、可能有關大正時代知識錯誤、沒有表現出那種感覺。


---正文---

  雪被刮落地面,帶點冷意的風吹過時最原不自覺地拉了拉肩上的羽織,不過很快的雙手又離開衣料上頭。

  為了趕在上工之前把這幅畫完成,最原起了個大早,可惜天空早已泛起了魚白肚,逐漸靠港的輪船響起了笛鳴,煙囪管吐出的一圈圈灰煙在白皙的雲層中擴散開來。

  看著下方海港的景象,最原才突然反應過來自己又停下手邊的動作,連忙低下頭繼續作業。

  赤松打算這個時候回來的。接觸了名叫鋼琴的西洋樂器之後,為了更多相關知識而前往遙遠的西方之都學習。

  最原在這期間考過了政府新策劃的列車職員測試,今日是第一天上工,雖然有些不好意思,但是甄試通過的第一時間最原就因為太過振奮而寫了信寄了出去,當熱度緩和下來時想後悔也已經來不及了。

  等待的那一週是他最提心吊膽的一段時日,擔心打擾了赤松又害怕太久沒有聯絡而被對方冷落,就這樣戰戰兢兢地等著郵差的到來。

  不過很值得高興的是,赤松很快就回覆了。

  那是一個非常大的驚喜,收到信件的最原用剪刀剪開後,在攤開的信紙上只看到了幾個字。

  『最原君,近日可好?為了替你慶賀,我找個時間回去日本!』

  之後定下的回來時間正好是上任的第一天,赤松當時還打趣地說這一定是神大人的惡趣味。

  不過也好,因為如此赤松或許是第一個看到他穿上新制服的模樣。

  終於勾勒完畢最後一束筆鋒,最原衝回屋內,花了些時間把不太熟悉的洋式制服穿上,面對著鏡子戴上了有著列車長標誌的硬頂扁帽。

  鏡中的自己看起來和以往大相徑庭,少了穿著和服寬褲加下駄的樸實氣質,多了嚴謹正直的冷然。

  第一次看到這樣的自己最原也愣了一下,不過看了下時間後馬上拉回了神智。

  「還有一小時……」

  評估著在這段時間之內還可以到街上的商店買些蛋糕,女性應該都喜歡甜食,至少每次看到赤松吃的時候都會露出幸福的表情,雖然事後還會嘟著嘴說自己好像胖了之類的話……

  捂著嘴思考了下,果然還是去買吧!當作是為了自己而回來日本的謝禮。

  走到門前拉開門把後,直面看到的卻是站在門口正抬起手想敲門的赤松。

  「呃!赤、赤松桑!」

  「哇嗚——最、最原君!」

  頓時陷入了沉默,接著兩人噗哧地笑了出來。

  「真是的,最原君太突然了啦。」

  「我……嗯。」

  「哈哈哈,你怎麼還是這個樣子。明明穿得很有威嚴的感覺。」

  「啊……啊抱歉。」

  「不用道歉啦,真是的。」

  脫下身上的羽織披在椅背上,最原領著赤松來到了屋外的小庭院中。

  「哇……這是最原君畫的嗎?」

  「……嗯,覺得應該表示點什麼就努力試試看了,不過畫得有些倉促。」

  那是一名女子穿著振袖和服,手裡提著風呂敷包裹的方形便當盒,在充滿落櫻的西式及日式雙排建築交錯的十字路口前輕轉過身望向窗口的景致。

  「因為是初學,畫得不是很好。」

  「不,不會喔!我很喜歡。」

  轉過頭來望向因為自己言語而有些臉紅的最原,赤松揚起了溫柔又愉快的笑,輕聲地開口。

  「真的很謝謝你,最原君。」

End。

评论
热度 ( 13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