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04 (上)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因為是這樣的敘事手法或許閱讀上會感到混亂,若是有這個問題可以告知我,我會收斂一點的(掩面)。


---正文---


  妳說:「謝謝你的讚美,我很開心。」

  而我,卻在意外發生時踐踏了這樣的回應。


  舞台暗了下來,布幕拉低高度後聚光燈打出一束白光。

  白光之下黑色的人影漸漸染上了色彩,待到濾鏡清晰之後才發現站在台上的是他熟悉且許久不見的女性——

  赤松楓半闔著眼朝空無一物的布幕輕點了點地,那是表演者給予來賓以示敬意的鞠躬。

  身穿著粉色蕾絲長裙的她在鞠躬後雙腿微蹲,接著優雅地抬起雙手。

  她停頓的下一刻,名為《霉落》帶有淡藍憂愁風格的樂曲緩緩響起,隨著旋律的起伏赤松點踏地板、跳起,雙手擺出一個圓環,然後輕輕地旋轉起來。

  「赤松桑?妳怎麼會在這裡?」

  無予回應。

  僅有的還是迴繞空間的曲音,那是低落卻不至於悲鳴哭吼的旋律,講述著不管做什麼事情都得不到喜悅的主角妲莉亞,在經過一連串的經歷之後,最終緩緩步入河中。

  就像發霉的藍色果實,即使掉入河裡也依然洗不淨——這是潰爛於根本、即使做再多努力也是徒然的本質,從出生到死亡僅剩的冷漠及憂愁,屬於妲莉亞可悲人生的冷行曲。

  最原在台下漫步著,一片黑暗的觀眾席以及僅有一道光源的表演台,明明如此冷清的場景赤松卻依然忘我地在這無人觀看的舞台上舞蹈著。

  不知為何,在這僅有他與赤松兩人的演藝廳裡最原卻能夠感受到音樂中那第三人對於自身性格的哀傷。

  「赤松桑是在練習嗎?如果是表演的話這裡沒有人喔。」

  壓下了內心微澀的情感,最原再一次嘗試呼喚了舞台上的女性,結果還是沒有得到任何回覆。

  不知何時多出的三角鋼琴靜靜佇立於舞台中央,赤松在饒了一圈鋼琴之後,手指輕輕滑過了琴鍵,純粹的琴鍵單音混入了舞曲裡,赤松轉過身朝最原伸出了手,下一秒手裡竄出了黑與白的彩帶。

  最原愣愣看著這像是魔術般的表演,內心其實充滿疑惑,但是他還是接下了赤松的邀請走上舞台。

  「赤松桑,為什麼不說話呢?妳的手傷怎麼樣了?應該很快就可以回來了吧。」

  自己的聲音被舞曲的音源吞噬,夾雜著管樂沉落的聲調,舞曲駛向下一個章節。

  下一章描述著嘗試各樣方法還是失敗的妲莉亞受不了人們的目光而逃開了家。隨著低音管吹響的鋪陳,彷彿能夠感受到她一步步走入即將終結她一生的森林時藏在心中的壓抑。

  「若是真的不行,或許換個跑道走會比較好些。因為照這樣下去……就會變得像妲莉亞一樣了。」

  不知不覺給予了對此章節有如自身感觸般的感歎,不過馬上的最原又後悔把這些說出口了,所幸赤松好像沒有聽到的樣子。

  來到她的面前最原其實感到有些不知所措,雖然她還是掛著笑,但是卻感覺不到屬於赤松平時散發出來的那種充滿元氣的溫暖。

  「吶,赤松桑。是不是當時合演的不是我會比較好……」

  或許是為了回應這句話,赤松向前靠近,她的嘴唇靠向了最原耳旁,這樣的距離讓最原僵了身子,不過也因為如此最原才終於聽清楚赤松發出的聲音。

  『是……的唷……』

  啊啊——果然被發現了嗎……

  因為自己太過惡質了嘛。

  因為在赤松發生意外的那刻內心湧起的不是擔憂或者緊張,而是最不應該產生的惡劣、過分的想法啊!

  「我、我一直都是知道的!對不起……」

  臉頰被她的掌心覆上,最原抬起頭卻看到了赤松微微勾起嘴角的……絕對不是赤松會露出的、帶有冷意的笑。

  『事到如今,你說這些有什麼用呢,因為你,我可是無法再彈琴了唷。』

  「不,不是的!妳的手傷明明多休養就能夠恢復的啊!」

  『嗯?那麼你覺得我為什麼一直在跳舞呢?』

  為、為什麼——

  『因為我只能轉換跑道了呀——』

  尾音落下,伴為背景舞曲的音調瞬間拔高八度,轟隆隆的管樂共鳴響徹整個空間,衝擊著鼓膜、撞擊著胸膛,舞台隨著響聲開始變形,最原害怕地後退一步卻踩了空。

  整個身體向後跌下,抬起手想抓住上方能夠防止自己落下的救命稻草,卻在視野的一角看到了旁觀著整個過程的赤松楓。

  赤松發現最原的目光後朝他微微一笑。

  『最原君喜歡我送給你的禮物嗎?啊對了。』抬起纏著琴弦的左手,赤松微歪著頭半眯起眼眸,輕輕地笑了聲。

  『果然很漂亮,對吧?』


  「啊!……哈……哈、哈……」

  驚醒過後是虛脫地呆望前方,仰面凝視著一片霧茫的黑色天花板,因室內過暗導致視野變得朦朧不清,最原微喘著氣,意識到這裡還是自己的臥室後才慢慢緩和下來。

  冷汗幾乎浸濕了衣衫,濕冷感令他再度憶起夢境裡的畫面,最原難受地抹了把臉,坐起身子卻沒有想下床的意願,看著窗外黑鴉鴉的一片,恐怕時間還在午夜左右。

  彎起身抱住了自己的膝蓋,最原下巴抵在上頭,眼皮疲憊地又闔了上。

  空間裡還在持續流散著《霉落》的曲音,已經進入終章節最後一個段落的尾奏,在妲莉亞走入河底之後河川的流速加快,好似不想給她有反悔的機會而毫不留情地將之滅頂,持續著這樣的流速直至隔日早晨,當她的家人到森林找人時已經什麼也沒有了。

  最原記得在這一小節的最後會一次響起全管樂的合鳴,不過因為是很激烈的一個結束,通常最原都會被這麼個突然增大的音量嚇得正著。

  「嘩——!」

  果不其然,最原無奈地張開眼,眼睛好像已經習慣了黑暗,四周變得清晰了些,只不過沒有光線還是影響了視覺。

  五天了,這首樂曲已經連續在夜晚播了五天;若說一開始還有些好奇旋律中帶出來的壓抑感的話,那麼現在……漸漸有些吃不消了。

  或許應該去和隔壁同學反應一下,晚上聽著交響樂睡覺是享受,但是音量放得太大還持續像洗腦般播給別人聽也太過了。

  最原在腦中排練著婉轉表示自己不滿的言行——如果跟對方說這是一首不錯的樂曲,但是因為太過致鬱使得他快被逼瘋了不知道能不能夠緩解一下同學對於自己熱愛的曲子被批評的憤怒?

  不對……為什麼明明是自己被吵到還得顧慮到這些……?

  沉重地嘆了口氣,決定不再去思考這沒意義的問題,最原拉起被子又躺回床上,把臉深深埋進澎軟的枕頭裡,用棉被把自己的腦袋蓋個緊實,接著在眼皮闔上的瞬間意識漸漸返回黑夜。


==================================

希望峰論壇》打混摸魚區》

【無聊】文化祭的說!

作者: kamisama (神樣)

時間: 20XX-XX-XX

神大人說祂快累死啦——所以拜託我上來放鬆放鬆一下~~

說到文化祭就會提到這次的部活動啦!我部打算趁客人來的時候嘿嘿嘿的敲嚇對方唷——

聽說指揮部打算玩一場全學院場地的接力演奏,感覺很有趣呢——早知道當初我就應該報考指揮部囉?

————————————

#1 kerriion (不可考) : ……好像知道了什麼東西啊!!!????

#2 runinLoop (無止境的奔跑) : 神樣好久不見啦,每天不看妳傳教一次就渾身難受。

#3【樓主】kamisama (神樣) : 喵哈哈——

#4 yusika (尤) : 擼主畫風略新奇……

#5 soso5183 (還好) : 擼主你用了很不正經的語氣講了非常重要的情報耶!

#6 raindropKaede (楓紅上的滴雨) : 咦,真的嗎?看來指揮部這次想鬧個大的呢^^

#7 giligili (哩哩哩) : 美術部大人快快回來啊!咱們排練沒有妳沒辦法繼續啊啊啊——

#8 10Cant2See (無以察明) : 樓上你找人找到這裡來也太悲催了吧!

#9 Amer (阿門) : 6樓的ID……

#10 yoyuyiya (Y字母) : 發現6樓神ID!!!

#11 weWorkWow (www) : 哇啊——跪拜超高校級鋼琴家大大≥∀≤!!

#12 raindropKaede (楓紅上的滴雨) : 啊順便一提,鋼琴部已經預訂了文化祭整週的演藝廳開放時間了,所以其他部恐怕沒辦法再預約那個時段的使用權限囉。

#13 yyymmdd (碼) : 一週?你們鋼琴部其實也想搞個大的吧?

#14 dragon9 (龍九) : 哈?我們只不過打算在演藝廳用無間斷接力的方式演奏鋼琴,這算搞個大的?跟指揮部的那群神經病比起來我們不算什麼好嗎?到底是誰提議這種玩命累死人的演奏方式啊,全學院場地樂器接力賽?!學院佔地面積多廣你們又不是不知道,簡直一群瘋子。

#15 Hinata (創) : 哈、哈哈哈……龍九稍微冷靜一下吧。另外@楓紅上的滴雨,手好點了嗎?大家都在等妳回來呢。

#16 raindropKaede (楓紅上的滴雨) : 啊前輩早安。手傷好得差不多了,我想近期就能回來了,謝謝關心^^

#17 pianoRerun (鋼琴重奏) : 無徵兆的獲得了新的重要消息。

#18 OuterEarth (球表之外) : @月下,喏。

#19 nonelight (月下) : 唔……赤松桑……

#20 redEyes (紅夜玫瑰) : 百田,你這是在幹什麼?別亂tag。

#21 OuterEarth (球表之外) : 哇勒,他上次把我拖下水怎麼就沒怪他了!

#22 LieinDice (黑白骰面) : 尼嘻嘻w

#23 OuterEarth (球表之外) : ls別來亂!

#24 deltaRam (謎符R) : 這帖默默被一股高大上的氣壓籠罩著。

#25 weekdie (虛脫至死) : 莫名成為神ID留名串了。

#26 superApple (超蘋) : 算一算才囚眾留名的佔多數。能不能湊齊全16人呢?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27 aaallert000 (無效警告) : 到底在幹嘛wwwww完全歪樓了好嗎。

#28 penNNN (筆誤) : 等等,那個尼嘻嘻是怎麼回事?!

#29 ccccclear (清清清清掃) : ……?!!!

#30 nonelight (月下) : …………

==================================


  絕對不是為了最原醬唷——

  這句話……也是謊言吧。


  或許是因為最近太過疲憊的緣故,一覺到天明後卻還是沒有得到紓解,保持著沉重的身軀在會議上幾次差點撲向桌面。

  指揮部的討論會議定下了原案,但是這卻導致了他近日連練小提琴的時間都抽不出來。

  雖然即使抓緊空閒也沒什麼用,一想到只要把下巴抵上腮托那惱人的記憶又會浮現出來最原就感到頭痛。

  ——完全無法好好習練。

  大概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加上每日會議的疲乏,雙重壓力之下讓最近的最原不是很能提起精神。

  「唔……」

  又一次差點睡著,最原雙手拍了拍臉頰集中注意到會議的司儀上。

  「OK……那麼曲目和樂器都分配好了,還、還有人有什麼問題的嗎?」

  「啊我我我——」

  熟悉的聲音讓最原打了個機伶,他轉頭望向正舉著手在空中搖晃的人,突然有點羨慕對方總是那麼精力旺盛的性格。

  「王……王馬同學,你有什麼事嗎?」低頭看了下出席成員表,司儀有一瞬間顯得慌亂,不過很快又鎮定了下來。

  「昨天我們班上交出的樂器配置,關於我的部分想更改一下。」王馬眼角偷偷瞟了最原一眼後,揚起笑容大方地說道:「麻煩幫我從鋼琴組調去小提琴組謝謝。」

  「呃……小、小提琴?」

  司儀錯愕地重複了一遍,而台下的人也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進入指揮部之前得先填寫一個配置樂器的欄位,身為指揮自然少不了要有一兩項拿手樂器,而這個配置樂器便是類似於其他“部”的主修樂器的意思。因為每個指揮主修的樂器不同,所以在主修樂器的學習上幾乎都歸順於那個“部”的課程進度。在指揮團員演奏之餘也必須學習掌握樂器演奏的技巧,其被稱為萬能部也不是沒有道理的。

  而這也是為什麼最原也同樣感到詫異的原因,當初在查閱資料時他記得王馬進入指揮部登記的主修樂器是鋼琴才對,其他的資料檔案也從來沒有提及過他還會拉小提琴的這件事。

  「恕我直言,總統君,你想搞事的話建議還是去找『Dice』成員吧,這裡是指揮部,文化祭這樣重要的活動可不是給你搞亂用的。」

  或許是為了袒護因突來事件而不知所措的司儀,坐在講台旁的書記站起身直直朝王馬投射了敵意。

  「啊、啊……那個,王馬同學……你的主修不是鋼琴嗎?我是說……你你還會小提琴?」

  「尼嘻嘻,會的唷。」

  ……他在說謊。

  本來還不是很確定的最原在聽聞王馬的回應之後確信了這件事情。

  若說自己進入匯報組唯一值得高興的是什麼?那就是在好幾次會議後被王馬的謊言弄得焦頭爛額之後的現在……終於能夠分辨一點點細微的、在王馬說謊時下意識釋放出來的感覺。

  雖然王馬如果想要做到完全不被察覺也是可以的,但是剛剛會議上對於司儀的那句回覆完完全全就是不去掩飾說謊意圖的——謊言。

  「所以,王馬同學打算換到小提琴組是嗎?」

  「是的。」朝司儀露出了大大的微笑,王馬愉快地達成了今天的目的。

  接著把頭轉回正面後卻看到了最原投射過來的瞪視。

  『嘻嘻,怎麼了嗎?』

  用無聲的口型詢問了對方,而最原在驚覺王馬用著頗有深意的笑容回望自己後則皺起了眉,然後壓下帽檐移開了方才的目光。

tbc。

评论
热度 ( 41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