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小吉生賀文】感示虹膜症

*王馬小吉 x 最原終一

*小吉生賀文

*非常短篇,結束得不明所以。

*完全不帶腦子打的一篇,努力趕在十二點前寫完了唔唔唔。寫得不好很抱歉,我知道我這篇真的打得不好Orz|||

*很努力想寫甜了……但是我果然……唉。

*為在群裡得到的一個梗,出自推特:

對人的感情會表現在眼睛顏色上。厭惡是黃,好感是藍,性慾會混入紅色。


---正文---

  王馬想,最原應該是得了感示虹膜症。

  第一次覺得奇怪時是在夜晚的圖書館裡。

  巨大的聲響後,書籍啪嗒啪嗒的掉了滿地,轉過頭去正好看到正扶住腦袋看起來有些疲憊的最原。

  「最原醬?」

  「沒、沒事,只是有些走神……」

  最原朝王馬扯了下嘴角,然後邊壓著自己的太陽穴邊蹲下身子把地板上的東西整理起來。

  王馬本來也覺得沒什麼,於是繼續把心思放回手中的書本裡,只不過他還是能感受到眼角蹲在地上一直都沒有站起的人影。

  疑惑之餘再度抬起頭望過去。

  「最原醬,需要幫忙呼喚我也沒關係的唷。」

  「不不不用了……我先走了。」

  被王馬突然一個呼喚最原嚇了一跳,趕緊把書籍抱起衝出了圖書館。

  王馬斜歪著頭望向離去人的背影,好像在剛剛兩人對視時看到了什麼,但是最原跑得太快沒辦法觀察得仔細。

  不過既然最原看起來想要離自己遠點的樣子,那就當作什麼都沒發現好了。

  第二次撞見異狀時王馬反而感到有些新奇。

  「最原君,你的眼睛怎麼了嗎?」

  「赤、赤松桑,太太太近了!」

  王馬從轉角處走出來時正好看到赤松湊近想看最原的眼,而最原臉脹得通紅向後拉開距離的畫面。

  「尼嘻嘻,看來我打擾到兩人的甜蜜時光了呢——」

  不由自主的就是想要揶揄一下他們,當然不是因為嫉妒心……這是騙人的。

  「王、王馬君?!」

  看起來是沒預料到身後還站著人,最原慌張地轉身,頭上的鴨舌帽忘記壓下,兩人的視線直直地對了上。

  淡藍色的眼眸撞入了王馬的視網膜裡,王馬愣了許久後才意識到這是屬於最原卻不是平常他所熟悉的眼瞳顏色。

  「最原醬,你的眼睛——」

  王馬打住了後半句話,他回想了下記憶中最原的眸色,好像是灰金來的才對。

  不過變成了這樣透明般令人湧起想要納為己有衝動的色澤,其實也沒什麼不好。

  「王馬君也覺得很奇怪對吧?最原君最近眼睛有什麼不適嗎?」

  赤松站在一旁直盯著最原的眼,近乎透明的水晶體上透著一絲乾淨的藍,好像不是人類該有的東西,隨時都可能失明似的。

  「呃,我想應該沒什麼大礙……」並不想多談自己雙眼的事情,最原緊抓著帽檐看起來有些緊張。

  王馬看著最原這樣刻意隱藏的模樣內心頓時漾起了個惡意的念頭。

  「最原醬,你看起來好像想隱瞞什麼呢——眼睛變色的事情有什麼秘密嗎?」

  「並沒有。」最原側臉掃了王馬一眼,看來在他充滿戒備的情況下想要擊破他的心房還是有些難度。

  不過——

  「上次在圖書館看到你借的書——尼嘻嘻,是什麼呢——」

  其實王馬當初也沒有多注意最原抱走的書籍有哪些,只不過與現下的情況比對一下,索性就做了偽證了。

  果不其然,王馬一說完最原臉色就變了,只見他轉頭狠狠瞪了王馬一眼,或許是王馬刻意拉長的音調特別令人不悅,最原眼眸的顏色竟然被氣得逐漸從淡藍轉成了黃綠色。

  王馬盯著那雙有如水體滴入了顏料暈開般的渲染過程,腦袋刷地一片空白。

  「最原君……你還去查了資料?」赤松擔憂地看了看最原的臉,「我想還是去保健室看看比較好?」

  「真的沒關係,只是……小感冒而已,過幾天就好了。」

  看著漸漸走遠的兩人以及耳邊竄過的最原的話音,王馬眨眨逐漸轉明的雙眼,輕輕勾起了懷有意圖的笑。

  第三次再次看到最原時是王馬發現最原把自己關在宿舍裡三天之久都還沒出來後忍不住去敲了他的門的時候。

  「呀——最原醬好久不見了呢——」

  房門被打開來時,王馬立刻用著充滿愉快的語調打了招呼。

  最原一見是王馬表情變得很是微妙,看起來是在掙扎什麼,又看起來是想逃避什麼,不由自主繃緊的身子看在王馬眼裡更加覺得有趣。

  「唉,王馬君,你到底想要做什麼?」最原露出了一副什麼都豁出去的嚴肅表情,繼續說:「我很抱歉之前對你有些不禮貌,最近幾日我身體不太舒服……所以如果可以的話就讓我休息休息吧。」

  王馬想到了前幾日查到的有關於「感示虹膜症」的症狀,他有意無意地瞄了下最原的眼瞳,發現顏色不知為何變得更深了些。

  偏藍的翡翠綠好似可以把人吸入的深淵,隨著外頭的光線反射出淡淡的光流,帶有紅點雜質卻透著純淨。

  「最原醬,你的情感到底是對著誰呢?」

  王馬直盯著他的雙眼輕輕地笑出了聲音,而最原聽聞後卻像是被外物嚇到的貓一樣撇開眼縮起了身子。

  「王、王馬君抱歉,先告辭了……」

  擋住快要被關上的門,王馬壓住最原握著門把的手漸漸靠近了他。

  「吶,別這樣嘛——我都知道了唷,你的這個症狀——」

  「什什什麼……我我不知道!」

  明顯是被王馬這樣突來的舉動嚇得不輕,最原想要抽回手卻反而被王馬握得更緊,不經意地再次與對方對上了視線,只見王馬望著他的瞳孔,舔了舔嘴唇,那個笑容充滿著計畫得逞的嘲笑。

  「竄出更多紅色了呢,最原醬。」

  查閱過相關資料的最原自然是知道這顏色代表著什麼,腦門一瞬間轟得燒了起來,迅速竄紅的臉蛋使得王馬單手覆上他的臉頰。

  「嘛,這又沒什麼。尼嘻嘻——正好我也——」話說到一半,王馬微張著嘴看起來像是怔然,不過片刻後立刻換上了邪笑。

  「紫色水流中帶著細絲淡黃的眼瞳,真是可愛呢。」

  最原全身僵得連動都不敢再動一分,甚至在呼吸有加快的意圖時被他刻意壓抑下來。

  王馬看著最原連論破的心神都沒有,內心深處其實感到無比的慶幸。

  「最原醬,我想我們應該談談,對吧?」

End。


後語: 

厭惡為黃,好感為藍。黃+藍 = 綠。我想最原對於王馬應該是有好感的同時卻又帶著不滿。

最後的紫色為紅與藍的混合顏色,夾雜點淡黃代表著即使喜歡上了對方,還是會頭痛於對方這樣令人忍不住想要生氣的性格吧w

這大概是我對於顏色很粗淺很粗淺的寫法,當作是第一次的練習。

另外,

祝王馬小吉

生日快樂!!!

评论 ( 9 )
热度 ( 81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