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03 (下)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因為是這樣的敘事手法或許閱讀上會感到混亂,若是有這個問題可以告知我,我會收斂一點的(掩面)。


*啊啊,這周的目標達成了(滿足w),打完後默默吐槽了下論壇體呢?然後還是丟了上來(x

*完全題外話: 03(上)整理列表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天海很適合薩克斯風,總覺得那股氣質配上樂器會很有感覺w,這讓我想到了以前朋友初學薩克斯風的時候一直狂練吐氣,當時內心的想法只有——挖哩……還好我是學小提琴,不然薩克斯風也太難了吧??!!!!,這樣天真的想法然後踏上了發現小提琴其實也滿需要努力的挫敗之旅。


---正文---

  琴聲持續好一陣子,王馬雙手捧著臉頰直盯著桌面上熱茶攀升而起的白氣發呆。

  身為領導Dice的總統自然還是有一定程度的搜查情報能力。

  這間孤兒院是提拔春川進入音樂學院的地方,總得來說算是春川背後的精神支柱,雖然之後脫離了孤兒院名下卻還是會在特定時間來到這裡與其他孩子們交流。

  而此時在交誼廳彈琴的卻是赤松楓,原因自然顯而易見。

  琴音在這時突然敲了個分岔,王馬抬起頭來仔細研究方才的小節音符,聽起來是高速度的黑白琴鍵交互連彈後一個跳按高音……看來即使是赤松這樣有才能的鋼琴家,許久沒有練習實力還是會下滑呢。

  終於在最後一個急煞結束整段演奏,雖然當中有些紕漏,但是整體而言還是相當完美,用後來居上的連奏彌補了不小心岔音的失誤,該說真不愧是被稱為超高校級鋼琴家的人物嗎。

  處在接待室的王馬在演奏結束後迎來了一段寂靜,正想著差不多該出去找人時就聽到外頭走廊急跑過來的腳步聲。

  「哇嗚——聽說有人在等我,還以為是被發現了……嚇死我了……」

  在瞧見是王馬後赤松楓輕輕撫平了下自己的胸口,雖說這個等待之人也令她有些吃驚,但怎麼樣都不會比被自己更加熟悉的人發現來得驚悚。

  「尼嘻嘻,我也是費了些功夫才找到這裡的,赤松醬藏得太好了啦——」

  嘆了口氣,赤松苦笑道:「我在這裡幫忙的事情可別告訴別人,好不容易拜託春川桑介紹我過來的,我可不想浪費這次的機會。」

  自從舞台意外傷到左手後就被眾人以休息養傷的名義限制了彈奏時間,這對自稱琴癡的赤松來說無疑是一大打擊。

  前段時間醫生也確定手傷無大礙,但學院和家人竟然一致地認為還得再休養個半年,這簡直是對赤松有如地獄般的處刑。

  「放心吧!赤松醬偷偷跑到孤兒院彈琴給孩子們聽的事情,我是絕對、不會、告訴任何人——的!」

  「太大聲了唷,王馬君。」輕聲笑了笑,赤松轉身把包包背上,「王馬君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我記得我們最後一次見面好像是半年前的時候了。」

  「尼嘻嘻,赤松醬記性真好!」眼看赤松應該是結束孤兒院這裡的工作準備離開了,王馬也跟拿起外套和側背包。

  赤松抿起嘴,無奈地笑了笑。

  「你那種找法太印象深刻了想忘記也難,而且當時你的問題也很神奇,真要說的話就是我覺得你找錯詢問對象了。」等到王馬把外套穿好後,赤松讓他先行出去然後才關上接待室的燈和門。

  「啊啦啦啦……沒辦法嘛,當時最原醬處在低潮期呀,總不能衝上去直接抓著他的肩膀大喊『最原醬你和赤松醬到底怎麼發生意外的呀,放心放心你沒有受傷沒問題的!』,這樣不被打死才怪呢——」

  輕笑了聲,赤松忍不住揶揄道:「所以直接來找實際上真正受傷的我就不會被打死嗎?」

  王馬無所謂地聳肩。

  「嘛,妳又不是最原醬。」

  也就是說被最原以外的人打死就沒關係嗎?赤松笑著搖搖頭,對於眼前這種性格的人好笑勝過了無奈。

  「欸——我說的是真的,妳想想如果最原醬真的把我打死了,他一定會自責到連拿小提琴的心情都沒有,這樣全世界豈不就真的失去一位才華洋溢的小提琴手了嗎!所以呀為了這個世界好我也只能委屈點來找妳了。」

  聽聽,這都是些什麼厚顏無恥的話?

  不過也沒等到赤松吐槽,兩人來到大門前時婦女正好從一側的房間裡頭走出來。

  「哎呀,這就要回去了嗎?」

  「是的!承蒙您的關照了!」

  赤松朝婦女微微行了個禮,然後轉頭看向斜著臉一副事不關己的王馬,沒辦法只好用手肘撞了下對方。

  「痛!啊,謝謝老太婆了!啊痛!赤松醬妳幹嘛呢?」

  「抱歉館長,我朋友他有點……」

  「呵呵那沒什麼,我的確也到這個年紀了呢。」婦女溫柔地瞇起尾角帶有些許皺紋的眼,柔聲說道:「沒想到赤松醬的朋友會到這裡來,我還有些吃驚呢,早知道就多準備一些甜點了。」

  「不勞煩您費心啦!他只是正巧路過而已!」

  「赤松醬的朋友如果有興趣的話,下次有空也可以來我們這裡彈彈琴呀。」

  王馬看了赤松一眼後朝婦女揚起淡笑。

  「這裡的孩子們看起來都很喜歡音樂呢?」

  「是啊,多虧你們孩子們才總是那麼活潑朝氣。他們每週末最期待的活動就是你們帶來的演奏了。」像是回憶起什麼令人高興的事情,婦女的表情變得鮮明起來,「想當初春川還只是那麼小個子的時候直直盯著樂器行小提琴的模樣……呵呵,當初能夠依照她的願望買下來真是太好了。」

  「春川醬的話現在正努力進入有著可以包容下整個宇宙大氣的指揮家樂團唷——到時候想必能夠聲名大噪吧!」

  「哎呀,她怎麼沒告訴我這些呢?下次見面一定要好好問問她才行。」婦女朝王馬回以道謝的笑,又開口問道:「說到春川醬,她最近是不是比較忙呢?都沒怎麼見到她呢。」

  「啊啊是的!學院的文化祭快要開始了,春川桑正好是策劃組的一員,所以才會拜託我過來補償她沒來的空白時間。」

  「是這樣啊——誒?那我豈不是佔用到你們的時間了?快快快,得趕緊讓你們回去準備才行。」

  「哈哈……不不會的啦,那個我們……」赤松搔搔臉頰,眼神飄移地向王馬望了過去。

  「阿姨,我們的單位比較輕鬆一些,春川醬負責的工作是前期繁忙後期輕鬆的類型,我想很快的就能夠回來了!」

  「原來如此,看來是我多費心了呢。」

  朝緩緩向他們揮手的婦女道別,王馬和赤松離開了流浪兒之家,兩人走過幾個陰涼小巷後才重新踏上連接市中心的大道。

  雖然比早晨的溫度提升了些,卻還是能夠看到從自己嘴裡呼出來的團團白霧。

  將近正午的外頭感受不到空氣的熱,一陣風吹過帶來的還是那覆蓋在由石頭鋪成的地板上的一層濕冷。

  佈滿灰雲的天低得好似伸手就能撈起一團細絲一樣,雖然頗具壓迫,卻矛盾地感到一股被包覆起來的安全感。

  「還記得最後一次見面時我和妳說的關於最原醬的事情嗎?」

  王馬打破了沉靜,直直望著遠處的街景好似這句話不是說給赤松聽的。

  「你是指……轉到指揮部……的事嗎?明明已經和他說不是他的問題了,怎麼還是這樣鑽牛角尖呢……」

  赤松難得露出了難過的神情,偏過頭時正好吹起一陣冷涼的風。

  若是一開始王馬也會這麼認為的,不過在與最原數次相處後,再加上那段視頻……王馬大概能夠推測出,除了愧疚之外,應該還有其他最原自己不敢說出口的因素在裡頭。

  不過,這些並不是最原以外的人需要知道的事情,尤其是眼前這位影響他至深的當事者之一。

  「嘛沒辦法呀,最原醬的個性本來就這樣——」輕鬆地繞過這個話題,王馬收回望向遠方的視線,「吶赤松醬,如果我說我有個方法可以讓他回去小提琴部,妳會幫我嗎?」

  「聽起來是不太好的手段?」赤松壓下被風吹起的淡金色頭髮,抬眼對上了透露出帶有不良意圖的王馬的雙眼。

  「嘛,只要目的達到了過程怎樣都沒關係不是嗎?」

  王馬看著赤松不發一語認真注視自己的審視模樣,垂下頭輕輕低笑了幾聲。

  「尼嘻嘻,赤松醬真是嚴肅呢——好吧,最原醬不會有事的啦,只不過短期內可能會變得非常厭惡我就是了……啊不過赤松醬負責的部分其實是在後半段,不會太為難妳的唷!」

  赤松微微嘆了口氣,把臉轉回正面後望著大道交會後形成的廣場,正中央噴水池裡的水正不懈於周遭的沉悶空氣持續向上竄出。

  『赤松桑的琴聲,就好像是噴水池潺潺吐出清泉時,被陽光照射後閃爍出點點光芒那樣的耀眼。』

  王馬看向像是回憶過往而閉上雙眼的赤松,在唸出這段簡短的話語後微微張開,類似於王馬的紫瞳色調填上些許桃紅的眸光注視著沒有陽光照射的水池上頭。

  「最原君這麼說的時候我是有些驚訝的,你想嘛他總是很安靜、基本上不太會說話……合演的前一週我們趁著休息時間到外面逛逛;天氣很好,陽光也不是很烈,然後最原君就愣愣地看著噴水池下意識地脫口而出了。啊不過一說出口他就臉紅了,讓我不自覺地笑出聲音呢。」

  「被妳這樣講的,我都有些嫉妒起來了呢——」王馬雙手擺在腦後踢了踢腳下的小石子。

  不過,其實這句話是謊言。

  看著赤松揚起舒坦的笑,王馬心想赤松回憶裡的最原一直都是這樣的人吧,但是僅僅是這樣的他——王馬是不會接受的。

  因為不夠,還不夠啊。

  他想要的是更多更加忠於自我、存於謊言中真實的自己才對,而不是像這樣僅存於紙面形象的最原終一。

  只要是個活生生的人,都不可能只有美好的一面,負面的殘酷的焦慮的等等深層情緒……只有在最重要的人面前才會被逐一撥撕開來。

  「啊啊——王馬君別誤會了,我們只是朋友而已。」赤松看著盯著自己沉下臉色的王馬,趕緊擺擺手撇清道。

  注意到自己的失態王馬拉回思緒,揚起開朗的笑蓋過了方才的沉陰。

  「尼嘻嘻,我知道啦——不過既然赤松醬對我講了這些,就代表妳是答應和我站到同一陣線了吧?」

  「是的,因為最原君這麼說而備受鼓舞的我覺得應該讓他回到他該屬於的地方才行。」

  赤松握起了拳頭在前方晃了晃,拳頭晃過了由噴水池廣場作為背景的視野,她瞇起眼盯著依然因曇天而沉冷的水池。

  「而且如果一直陰天的話,也看不到閃爍的點點光芒了呀。」

tbc。

评论
热度 ( 48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