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03 (上)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因為是這樣的敘事手法或許閱讀上會感到混亂,若是有這個問題可以告知我,我會收斂一點的(掩面)。

*此篇關於Dice成員的性格及姓名會有自創&腦補的成份在裡頭。

*因為這篇靈感來得太快,還是打一打比較好些,另一篇絕對沒有要棄坑的意思!

*啊啊忘記說了……別去找《佛斯多的搵蘭屋》,別去找《佛斯多的搵蘭屋》,沒有這樂曲,沒有!!純粹我掰的(跪)


---正文---


==================================

希望峰論壇》詢問啟示》

Re:【新人詢問】請問一下,關於論壇上一些人的稱呼?

作者: stoneMu (石姆)

時間: 20XX-XX-XX

有鑑於這篇是用來解惑新人對論壇上某些人物的專用稱呼,所以會盡量寫得易懂一點。因為做成了目錄列表的形式,篇幅可能會有些長但用在搜尋上會快一些。

為了不讓新手感到混亂,此列表只記錄第79屆——也就是被《才囚社刊》第v3期討論過的學生資訊。

主要內容包括姓名稱謂、緣由以及其特色說明,沒問題的話那麼就開始吧。


=目錄列表

     〒《指揮部》

      ﹂最原終一 (偵探)

      ﹂王馬小吉 (總統)

      ﹂百田解斗 (宇宙領航員)

     〒《鋼琴部》

      ﹂赤松楓 (超高校級鋼琴家)

         [點擊展開]

     〒《小提琴部》

      ﹂春川魔姬 (暗殺者)

         [點擊展開]

     ≡《中提琴部》

     〒《大提琴部》

      ﹂獄原昆太 (昆蟲學家)

         [點擊展開]

     ≡《長笛部》

     〒《小號部》

      ﹂夢野秘密子 (魔術師)

         [點擊展開]

     ≡《單簧管部》

     《雙簧管部》

     〒《薩克斯風部》

      ﹂天海蘭太郎 (旅行家)

         [點擊展開]

     ≡《木琴部》

 ------[列表展開]------



※《指揮部》

> 最原終一 (偵探)

  在79屆入學典禮擔任新生演奏會的成員之一,演奏樂曲為《佛斯多的搵蘭屋》,沉穩氣場有如偵探般帶領所有人進入蘭香的冷寂空屋裡搜查(詳情可點擊下方鏈結),奏後獲得熱烈迴響,偵探之稱從此處而來。

  [鏈結]:希望峰79屆新生入學典禮演奏——最原終一

  論壇上曾被拿來與78屆霧切響子做比較,雖各屬不同的主修樂器但氣場以及風格都極為相似,唯一突顯兩人不同在於聲音的醞釀。相比霧切的泰然處之,最原多了一層小心翼翼,這也是經常被黑粉拿來調侃的一點。

  屬於近期少數風格以沉穩嚴謹為特色的人物之一。

  一年前與[超高校級鋼琴家]赤松楓同臺演奏,舞台的意外讓赤松傷及左手;受其影響,最原於半年前申請轉至指揮部,直到近期的鬥琴傳聞傳出後才有較活躍的消息。

  [鏈結]:交流於《月光》的鋼琴與小提琴——赤松楓、最原終一

  [鏈結]:最原赤松演奏意外片段

  雖然指揮能力也不容忽視,甚至也有其嚴謹穩定的風格在裡頭,但是與小提……

------[篇文展開]------


> 王馬小吉 (總統)

  荒誕風特色最為顯著的新人指揮。能夠在短時間掌握陌生團員的能力並將其帶入演奏中,是極少數領導能力滿級的人物。

  於國中時自組名為「Dice」的課後交響樂團,在團中擔任指揮,於《才囚社刊》中訪談Dice團員的話得知音樂佈局和指導幾乎都是王馬一手包辦,團員稱呼其為Boss,曾在演出後笑著稱自己是無惡不作的總統,又因為「Dice」基於他才行動的作亂能力,因而得名。

  在國三畢業典禮時上臺演出,奇妙的是演奏到一半竟然直接從原本的西洋古典樂轉成現代搖滾;當時場面一度非常混亂,導師欲衝上舞台制止卻被靠近後台的Dice團員擋住,並且在下一瞬間全員有默契地轉拿藏在舞台板下的電音樂器,全場驚愕聲連連,導師則是昏了過去。

  [鏈結]:帝都大帝都國中部——畢業典禮的Dice,搞事事蹟再添一筆

  「簡直是胡鬧,但是不得不說演奏得頗有水準。」

  當時也在現場的希望峰學院長給了上述的評語後離開,本來還被揶揄只是表面上的讚美,沒想到在學院招生期間竟然直接對王馬釋出了學院就讀的邀請。

  以暫時停止對外的樂團活動為前提,王馬成為第79屆希望峰音樂學院的學生。

  是這屆入學……

------[篇文展開]------


> 百田解斗 (宇宙領航員)

  以描述宏大場景為強項的新人指揮,在半年前的成果試演中完美的把管絃樂器間聲調的融會做出了彷佛浩瀚宇宙般廣闊無邊的境界……

------[篇文展開]------


目前先寫到這裡,之後會陸續做更新。

因正準備國外的樂團報考所以不太能夠一次寫完,雖然進度緩慢但還是希望能夠幫到所有剛加入論壇的新手們。

By 石姆

————————————

#1 pomota (波咩) : 哇哇哇石姆大大!!!

#2 swimming (游魚) : 這帖該加精華吧?誰來跟版主說一下。

#3 redend (血腥落幕) : 果然是超高校級的彙整達人呢——

#4 penNNN (筆誤) : 說什麼寫不了太多,大大你不就一次就把指揮部的全寫完了嗎?!

#5 deltaRam (謎符R) : 百田的經歷特神啊……本來還不是多出色的傢伙,一上高中就整個爆發了?

#6 backBad (迴壞) : 回ls,有傳聞說是遇到最原後才開始的。

#7 weWorkWow (www) : 咦?真的假的?!這麼說是偵探造出了宇宙領航員囉!

#8 superApple (超蘋) : ls這劇情我不行,太可怕了,虧你們腦補得出來。

#9 weekdie (虛脫至死) : 只有我一個人在糾結總統的入學經歷嗎?為什麼被學院邀請了還要被限制對外的活動啊?這不就好像顛倒過來了嗎?

#10 ccccclear (清清清清掃) : 被你這麼一說的確很像是王馬拿自己的籌碼換來入學的。

#11 warnMoon (烘暖月圓) : 喂喂不會吧?!總統可不是這種性格的人啊,你們別OOC好嗎!

#12 nonelight (月下) : 呃……原來如此……不過沒想到會被寫得那麼仔細,竟然連這種事也……

#13 pianoRerun (鋼琴重奏) : 這種事……?

#14 Fillist (滿) : 12樓這語氣好像當事者似的……

#15 greenWater (清水) : 12樓讓我覺得不單純。

#16 guruguru (滾下來) : 他不就是一開始發問的小萌新嗎?等等……回去翻了一下他的原文,覺得有些用詞怪怪的。

#17 clolclolc (如窗字) : 聽ls一講我也回去看了下,除了偵探外對另外兩人都是用同一種慣用稱呼……感覺好像認識後習慣的叫法?

#18 greenWater (清水) : 赤松桑、王馬君……論壇裡很少會用這種方式稱呼知名人物,大部分都是稱他們鋼琴家或是總統居多吧?

#19 UmmmmU (鏡面) : 啊勒?!細思恐極啊啊啊啊!不會吧……?!!!!

#20 MiuMiuNiu (猜你覺得我打錯字) : 他是論壇新手,對於人物的稱呼和我們這些資深網民不能比吧?腦補太過了。

#21 IPHHEQ (暗) : ls雖然有道理但我還是抱持懷疑,若真是這樣為什麼不乾脆三個人都打全名?

#22 LieinDice (黑白骰面) : 他可能特別不熟悉最原終一吧w

#23 leavelife (離開人世間) : ls你講得他好像更熟另外兩個似的= =

#24 clolclolc (如窗字) : 直接問他不就得了?@月下

#25 nonelight (月下) : 誒?突然跳出了視窗……嚇我一跳。這、這是……?

#26 xxxazza (用臉滾鍵盤) : 各位,雖然當事人一臉狀況外楚楚可憐讓人想捏的模樣,但是我覺得就是我想的那樣了。

#27 realfun (實在好玩) : ls加我一個……

#28 backBad (迴壞) : 沒憑沒據的,你們真的確定?

#29 LieinDice (黑白骰面) : 你們這些人怎麼問話問一半呢~來來來我幫你們問。@月下,你是最原終一嗎?

#30 nonelight (月下) : ……咦?咦咦……唔。

#31 nonelight (月下) : @球表之外,抱歉……求助。

#32 OuterEarth (球表之外) : …………你,你你你在搞我啊?!我的老天!!!

==================================


  「Boss,你是在忍笑嗎?」綁著雙馬尾的女孩轉頭就看到了正摀住自己嘴角卻止不住顫抖的王馬,女孩疑惑地歪了歪頭,帶著撞見稀有景象的新奇感開口問道。

  「噗,嘻嘻嘻——沒事的唷,我只是,」嘴角又不自覺地勾起,王馬難得笑得那麼沒辦法控制,「只是覺得我的中意之人果然是可愛到一個不行呢~」

  女孩看起來有些疑惑卻又好像明白什麼,她晃了晃腦袋,用著不怎麼正經的口氣開口。

  「最原終一嘛——Boss就是為了他才入學的不是嗎,這次能夠把他納入我們Dice裡頭嚕?」

  「本來是這麼打算的——」王馬勾起了夾雜異樣心思的笑,「不過我改變主意了。」

  「啊啊又來了,每次看到這個笑容就知道Boss打算私底下偷偷來嚕。」

  「芽,最原的事情咱們可插不上手喔。」

  「啊,薰醬!早呀!」

  從外頭開門進來的短髮女子朝雙馬尾女孩回了個招呼,接著大步走到王馬坐的沙發旁。

  「薰醬今天特別早呢,工作結束啦?」

  把軟帽和圍巾解下後丟上桌面,名為薰的女子向後督了王馬一眼,無奈地說:「要不是你和那個什麼學院長有約定,我們Dice老早就可以存一筆資金了好嗎。」

  「阿啦啦啦,抱歉抱歉~我這不是很努力在做了嗎——」

  微微抽蓄了下嘴角,薰死目般地望向沒羞沒臊講出這種話的人。

  「鬥琴的消息連校外的我們都聽說了,我說Boss,你真的是認真的在追人嗎?」

  「欸——好過分!當然是超認真的啊!我可是用了這輩子最最最誠懇的心發出挑戰耶——」

  「搞得要互掐的追人方式……你確定你不是想樹立敵人?!」

  「超有Boss格調的呀呀呀——」

  「芽妳夠了。去把漢參叫起來,他的打工時間快到了。」

  「哈哈哈,薰醬好兇好兇~」

  看著爬上樓梯消失在轉角的女孩背影,王馬轉了轉手上的手機,方才看到一半的論壇畫面自然也落入了薰的眼裡。

  「怎麼,最近迷上了希望峰論壇?」

  「嘛,算是吧。」王馬把手機隨意地丟上桌面,軟帽被壓出了一個凹陷。

  看著論壇畫面上彙整的關於王馬的情報,薰微微一個挑眉。

  「這作者也滿厲害的,我記得當時畢業典禮的影片都被鎖得差不多了,虧他還能夠找到。」

  「尼嘻嘻,超高校級的彙整達人可不是說假的。」王馬用手指把介面向上滑了下,點開了介紹最原終一篇文裡頭的一個鏈結,「有鑑於他的情報真實度還是頗高,我很好奇這支影片最後最原醬的反應。」

  播放中不停變動畫面的視頻,因為燈光昏暗以及距離因素導致整個畫質粗糙且夾雜了些許糊點,不過還是能夠看到裡頭人物間的互動:最原與赤松楓爬上舞台,鞠躬後站定位,兩人對視一眼後由赤松楓抬起雙手敲下演奏開始的琴音。

  「這影片是去年發生意外的那支?」

  笑了笑,王馬撥弄了下進度條。

  舞台突然起了變化,處在變動板塊中央的鋼琴向移動產生出來的縫隙傾斜下去,最原著急地衝上前去——

  「為了拉住快要掉下去的赤松,我覺得這反應還滿正常的。」

  「到這裡都沒問題,我好奇的是這裡——」等到畫面轉向下一幀時王馬迅速地按下暫停,指了指跪坐在縫隙邊緣望著底下出神的最原。

  王馬抬起頭朝自家團員露出一抹得瑟的笑。

  「發現了嗎?雖然畫質有些差,不過這一剎那最原的表情——很值得探究呢。」

  「你打算從這裡下手?」

  「尼嘻嘻,妳說呢?」

  和往常一樣用反問替代了回答,王馬試想若這句是朝最原說的話,通常都能夠把對方撼得一傻一愣的。

  一想到他眨著淺懷疑惑思緒的眼眸,微皺起的眉頭像是苦惱於應對,明明在第一時間就想到了最佳解的人卻還是會微微向一側偏了偏臉蛋思索能夠比最佳解更好的辦法。

  只要像這樣用著看似飽含隱喻的語氣加上耐人尋味的微笑望向對方的話,他一定又會陷入自我思索的沉默當中吧。

  勾起嘴角,王馬斜眼看向同樣皺著眉卻透出與最原相去甚遠氣質的薰。

  「怎麼啦薰醬,有什麼話就直說吧。」

  「我這樣講可能會有些多餘。但是對著別人的心理陰影下手這點……恐怕會被討厭也說不定。」

  像是在嘲笑對著自己說出這樣話語的夥伴,王馬臉上掛上了惡質的笑,輕輕地帶著挑釁般的語氣開口。

  「我可是無惡不作的邪惡總統呢——妳以為我會在意這種事嗎,而且——」

  停頓了片刻,王馬微瞇起雙眼,語氣從高昂墜入低沉。

  「可別把最原醬和外面那些普通人相提並論了。」



  比起把失落無能的他捆在身邊,在他散發出璀璨光彩的當下奪走他的目光不是更加令人興奮嗎?



  鋼琴的柔和聲調飄蕩在空氣當中,王馬拉了拉脖子上的圍巾呼口暖氣後抬頭望向上方的門牌字樣——流浪兒之家。

  週末太陽剛升起的早晨,街道上渺渺無人煙的冷清,伴隨著和煦陽光映照在昨日剛下過雨的地板上,琴聲成了主題。

  向前踏出一大步,王馬輕輕地叩響了房屋的木門。

  門被打了開,一個惦著腳尖才勉強勾到門把的男童拉開門後才看清了站在玄關石階上的人。

  「啊啊啊——陌生人!!!」

  嚷嚷著令人聽得哭笑不得的話語,男童門也不關就這樣衝回了屋內深處,王馬眨了眨眼順勢把一覽無遺的屋內給看了個淨。

  「哎呀呀。」

  被男童在後頭緊抓住蓬裙布料的婦女擦拭著手掌,看起來應該是剛從廚房被男童硬拉出來的。她轉頭望向站在門口的王馬,露出了和藹的笑容。

  「請問登門拜訪有什麼事呢?」

  木門被打開後琴聲變得更加清晰,少了隔閡物的阻擋更能夠感受到彈奏者恣意流連在琴鍵上的雀躍。

  王馬閉上眼聆聽了會才揚起禮貌性的微笑。

  「是來找人的,不過琴聲停下來的話可就掃了那些孩子們的興了呢。」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5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