浸。涼葉

摘浸茶葉,沾其沁涼。 PercolaTea

【吉最】旋律方逝 02 (下)

*[樂團指揮]王馬小吉 x [小提琴師]最原終一

*就讀音樂學院的兩人的故事。

*OOC、Bug都歸我,角色屬於他們自己。

*文中會不定時切換【論壇體】與【回憶的話語】,因為是這樣的敘事手法或許閱讀上會感到混亂,若是有這個問題可以告知我,我會收斂一點的(掩面)。


---正文---


  三分的外界因素及七分對小提琴的渴望,接下邀請的同時也是為了逼迫自己死心,卻沒想到那竟是導向餘燼復燃的一個火種。


  「最原?沒想到你會這種時候來這。」

  春川放下架在肩上的琴,意外的情緒並沒有維持太久。

  「是、是啊,哈哈……畢竟只剩這個時間有空練習了……」乾笑了幾聲,話語的後半段講得有些含糊,為了掩飾這股心虛最原連忙扯開話題,「春川桑也在習練嗎?真難得看到妳也在這裡。」

  「嗯,因為是最好的位置。」

  的確,最原點點頭表示贊同。在現在全學院都忙著文化祭的時候也只有這裡最不會被外人打擾,位於小提琴部一角的這間教室是最適合用來偷偷練習樂器的地方了。

  然而即使是這麼一個三好場地,有人使用的話也只是空談而已。眼看這次應該又不能練習了,雖然有些失落最原的內心深處卻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既然春川桑在這裡的話,那我還是下次再來好了。」

  一聽就知道最原想要避開兩人共處一室的尷尬氣氛,根本沒有意義,春川的紅眸冷冷地掃了過去。

  「教室空間那麼大,不礙事。」

  「可、可是……」

  「你和王馬的鬥琴期限快到了吧?不練習的話你以為能夠贏他?那混蛋雖然不是主修鋼琴但琴技也算是頂尖的吧。」

  「唔……」一秒被戳中了痛穴,最原呆在原地顯得不知所措。

  最原當然知道王馬的能力。為了鬥琴做準備自然也少不了查閱一些他的相關資料,只能說這個人從國中開始就是個令人頭痛的人物,學院老師雖然總是被搞得焦頭爛額但同時卻也佩服於他的領導能力。

  雖然之後被勒令暫時停止外界的樂團活動,但是即使待在學院裡也依然不減他瘋狂搞事的神奇事蹟。

  「不然這樣吧。」眼看最原躊躇了許久依然沒有一個結論,春川無奈地搖了搖頭,「我正好缺個人對弈,你執黑子。」

  「誒……?」

  對弈在希望峰學院裡指的是特定兩人用來磨練琴技的一種對奏模式,延用其術語的意思執黑子為出題者,先演奏一小段落後在緊接著的下一次重複演奏中由執白子方插入合奏,解題者選擇伴奏還是爭取主導位置並不特別限制,只要兩方能夠合成一個曲子就行。

  這類的對奏某種程度上也算是鬥琴的一種,考驗的是出題者的靈活運用以及解題者的觀察應變能力,只不過與正式鬥琴不同的點在於這是較不嚴謹的習練遊戲,相比之下少了競爭意識卻多了些琴藝上的交流。

  「由我……出題嗎?」

  許久沒接觸琴弦的生疏感令最原感到一絲緊張,而且對弈對象竟然還是主導氣勢強烈的春川,怎麼說都覺得主旋律由她負責會比較適合一點。

  春川顯然也明白最原的意思,她聳聳肩膀反常地堅持了目前的分配。

  「前段時間進入百田指揮的樂團……我想自己應該學習如何融入他人的旋律才行。」把垂下的髮絲繞至耳後,春川看起來有些沮喪,恐怕是在團練時發現自己格格不入吧。

  同樣也苦於這個問題的最原自然能夠理解,個人的演奏風格太過突出在樂團裡反而會壞了和諧,若是沒辦法調整演奏氣場,那在樂團裡也只是累贅而已。

  思及此最原才放心了些,既然是陪同練習那也不算打擾到人家對吧。

  「需要選擇比較容易合奏的曲調嗎?」

  考慮到春川演奏風格的冷冽,最原打算以較平淡的緩慢節奏當作主旋律的開場。

  「不用了,照你往常的風格就好。」

  直接斬斷了最原的顧慮,春川拾起弓朝對方比了個手勢,那是琴師已經準備完畢能夠隨時進入狀況的示意。

  發現對方完全不給自己提醒的機會,最原苦笑了下,只能趕緊掀開琴盒完畢小提琴演奏前的前置作業。

  「你隨時都可以開始,我聽著。」春川朝把小提琴擺至肩上的最原淡淡說道。

  春川這主導者般的架勢到底該怎麼駕馭啊……最原無奈地笑了笑,他可沒忘記自己現在是扮演出題者的主旋律部分。

  「好吧……那我開始囉。」

  確定春川輕微的點了下頭後最原把弓放上了弦上,若是按照往常的彈奏習慣,首先會先來一段平推。

  纖細又帶絲般的長音響起,從這裡開始對弈拉開了序幕。

  最原把推至頂部的弓拉下,開始進入自己最擅長的三音符竄流。

  在對弈的一開始執黑子者以出題的方式先彈奏一段曲調,執白子者聽從曲調的節奏和風格插入旋律,最原把一個小節最後的音劃上後微微抬眸朝春川使了個眼色。

  春川嚴肅地頷首,在下一秒的小停頓中滑開了音弦。

  解題者在適當的時機插了進來,帶有屬於春川氣質的冷冽寒氣隨著旋律攀上了平穩的節奏。

  非常漂亮的一個開始,最原忍不住在內心鼓掌,果然沒有劇烈變化的前奏是難不倒她這種等級的提琴手的。

  感受到自己快壓抑不住春川襲上的氣勢,最原提起弓擺弄出一個大轉音,因為是出題者的關係所以必須不定時地給予題目,在轉音的尾聲換上了一串連綿的泛音。

  類似於洞穴裡獨自行走的空洞感取代了平緩的音調。

  春川閉上的雙眼微微顫動了下,皺起的眉頭令人不免猜想起她的想法,是在糾結如何化解呢?還是在苦惱難於應對呢?在最原疑惑的剎那春川張開雙眼直直望向了他的眼睛。

  沒想到春川會直接拉起長弓蓋過主旋律,最原一時錯愕了會,打算收弓換回主音時已經遲了。

  春川藉著泛音低靡的聲調當作踏板,浩浩蕩蕩的站上了主旋律的寶座。

  ——等等春川桑……妳不是要練習融和旋律嗎?!

  最原矇了,有一瞬間差點按錯琴弦,出題者在短短不到幾個小節內被解題者狠狠地壓制在地上,這簡直是最慘烈的失誤。

  但是演奏的途中卻不容最原開口詢問,他只能趁著春川換弓時趁勢追擊,必須奪回原來的主導權才行,被這樣的思維佔據,最原在幾次與春川的交鋒中衝上了尖嶺。

  好不容易取回領導位置卻來不及平緩下來,因為春川突來的高音刺穿,第一次感受到有如刺客暗殺獵物般的恐懼,最原驚愕之餘只能硬著頭皮和她繼續對奏。

  平穩的音調搭上了冷冽的旋律,兩人的合曲彷佛是在描述西方近至極冬的冷寒,扮演穩定飄逸空中氣流的最原被屬於春川的刺寒侵蝕為凍結一切的風,有如細線般刮破了皮膚,滲出的血液順著振動流下,鮮血滴至下方踩著的純白的雪……然後擴染至四周的白,成了明顯色彩。

  就好像彩工藝術的畫……

  就好像逐漸轉紅的花……

  就好像……

  就好像……

  就好像……

  「嘰——!」

  尖銳到噁心的細音劃破了曲調的延續,春川手持的弓抵在琴弦上定格半分,微微詫異的張著眼望向最原。

  「啊……啊啊,抱、抱歉!」

  最原回神後連忙朝春川道歉,春川搖搖頭表示這並沒有什麼但是她緊鎖的眉卻令最原感到不安,擔心對方還是心有芥蒂,他朝著對方彎下身卻在最後被按住了肩膀。

  「最原,」春川盯著那雙灰金卻蒙上一層陰霾的眼睛,「你沒事吧?」

  「……」

  瞬間沉默了下來,最原向後退了一小步藉此脫離對方的碰觸,扯出不自然的表情後硬是露出了笑容。

  「沒事的。」

  「你……」

  「真的沒事,不好意思在快要分出勝負的時候故意中斷對弈。」

  「不,我也有錯……我只是忍不住想要和你認真比一回……」

  「沒關係,真的沒關係!」

  因為不是春川的錯,是自己的問題。

  因為是自己的問題,所以責怪的應該是自己。

  因為血液流下肌膚沾上了白色烤漆的琴鍵,搭配著一旁彎折的小提琴琴板,斷開的琴弦似點綴般纏上了她的掌心……


  很美麗。


  很美麗。


  嗯,很……美麗……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34 )

© 浸。涼葉 | Powered by LOFTER